村上春树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
加入收藏已收藏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
出生日期:
1949年1月12日
编撰用户:
小秋秋
最近更新:
2017-04-18
人物热度:
4498 次关注

人物介绍

出生于日本京都市伏见区。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听风的歌》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沈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

概要

生平

于1949年1月12日出生在日本京都市伏见区,为国语教师村上千秋、村上美幸夫妇的长子。出生不久,家迁至兵库县西宫市夙川。“我生在关西长在关西,父亲村上千秋是京都一和尚之子,母亲村上美幸是船场一商家之女,可说是百分之百的关西种。自然每天讲的是关西方言。所受教育带有相当浓厚的地方主义色彩,认为关西以外的方言都是异端,使用‘标准语’的没一个地道之人。那是这样一个世界:棒球投球手则非村山莫属,食则清淡为主,大学则京大为贵,鳗鱼则烤制为上。”(《村上朝日堂的反击》)

1955年6岁
4月,入西宫市立香栌园小学就读。“我家是非常普通的家庭,只是父亲喜欢书,允许我在附近书店赊账买自己中意的书。当然漫画、周刊之类不行,只限于正经书。但不管怎样,能买自己中意的书实在让人高兴。我也因此得以成为一个像那么回事的读书少年。”(《村上朝日堂》)

1961年12岁
4月,入芦屋市立精道初级中学校就读。“讲起过去的事来,当时(60年代前期)我家每月让书店送来一册河出书房的《世界文学全集》和一册中央公论社的《世界 文学》,我便一册接一册地看,如此送走了中学时代。由于这个缘故,我的读书范围至今仍只限于外国文学。或许可以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吧,总之最初的机遇或环境基本决定了一个人的喜好。”(《村上朝日堂》)

1964年15岁
4月,入兵库县神户高级中学就读。该校为新闻委员会所属。“反正我就是喜欢看书,一有时间就看文学方面的书,以致怎么用功国语的成绩也过得去。英语方面,由于一上高中就以自己的方式涉猎英语筒装书,对英文阅读本身是有信心的。但英语成绩不怎么样,因为没有理会那些技巧性的小东西。记忆中成绩也就是中间偏上一点。若是当时的英语老师知道我如今搞这么多英语翻译,想必会觉得莫名其妙。社科方面世界史很拿手。为什么呢,因为中央公论社的《世界历史》那套全集上初中时我就已反复看了二十遍。记得全集广告词有这样一句话:‘历史比小说更有趣’。”(《转而悲哀的外国语》)

1967年18岁
听从父母劝告,准备考国立大学。经常去芦屋图书馆。

1968年19岁
4月,到东京,入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就读。在目白原细川藩邸的私立宿舍“和敬寮”寄居半年,后退出。“经营者是臭名远扬的右翼分子,宿舍长是个陆军中野学校出身的面目可憎的汉子。而我这样的人居然未遭驱逐,很有点不可思议。时间是1968年,正是学潮迭起的年代,我也正血气方刚,对什么都愤愤不平。”(《村上朝日堂》)后来迁往练马区寄宿。距离最近的车站是都立家政,几乎不去学校,在新宿打零工,其余时间泡在歌舞伎町的爵士乐酒吧里。

1969年20岁
4月,《问题只此一个,没有交流68年电影观感》在《早稻里》发表。迁入三鹰市一间宿舍。“由于情绪好,在一家当铺买了支长笛。练习时,隔壁房间一个吉他少年提议吹哈比曼,于是每天都吹《memphis undergronud》结果在我记忆中,三鹰市就是(memphis undergronud)。”(《村上朝日堂》)

1971年22岁
以学生身份同阳子结婚。入居阳子夫人父母家(其父母在文京区千石经营床上用品店)。

1974年25岁
在国分寺开爵士乐酒吧。开店资金500万日元。250万为夫妇打零工存款,其余由银行贷款。“起始觉得找工作也未尝不可,便去几家有关系的电视台转了转,但工作内容实在无聊透顶,只好作罢。心想与其干那样的工作,还不如自己好好开一家小店。开店可以亲自采购,亲自动手做,亲自为顾客服务。终归,说起我能做的事,也就是开爵士乐酒吧了。反正我就是喜欢爵士乐,做事也想做多少同爵士乐有关的。”(《村上朝日堂》)店名取自在三鹰寄居时养的一只猫的名字。后移店至千驮谷。
1975年26岁
3月,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毕业。毕业论文题目是《美国电影中的旅行思想》。
1979年30岁
在涩谷区千驮附近的神宫球场起了写小说念头,随后每晚在餐桌上挥笔不止,写罢投给“群像新人奖”评审委员会。投稿的原因在于“有字数限制”。6月,《且听风吟》获第23届“群像新人奖”。“走出校门后几乎从未提笔,刚开始写得异常吃力。唯一给我鼓励的是菲茨杰拉德那句话:‘如果叙述与人不同的东西,就要使用与人不同的语言。’但毕竟不是件容易事。边写边这样想道:40岁时肯定能写出像样些的东西来。现在仍那样想。获奖固然让我欣喜万分,但我不愿意受有形物的束缚,已经不再是那样的年纪。”(《群像》)7月,《且听风吟》由讲谈社印行。

1980年31岁
在涩谷区千驮谷一边经营酒吧,一边从事创作。3月,发表译作《失却的三小时》(菲茨杰拉德著,载于《happy end通讯》)。4月,发表《去中国的小船》(载于《海》)。6月,《1973年的弹子球》由讲谈社印行。7月,发表《读米歇尔-克莱顿的小说令人想入非非,从“说谎方式”想到“熵的减少”》(载于《happy end通讯》)。9月,发表《街,以及不确切的壁》(载于《群像》)。12月,发表译作《残火》、《酒精中》(均系菲茨杰拉德著,载于《海》)。发表《穷婶母的故事》(载于《新潮》)。

1981年32岁
决心从事专业创作。酒吧转让他人,移居千叶县船桥市。3月,发表《纽约煤矿的悲剧》(载于《brutus》。4月,发表《袋鼠佳日》(同上),由此至1983年在该刊发表系列短篇。5月,译作《菲茨杰拉德作品集》由讲谈社印行。7月,与村上龙的对谈集《Walk Don'Trun》?(慢慢走,别跑)由讲谈社印行,作为“同时代的美国”系列随笔发表《疲劳中的恐怖——史蒂芬·金》(载于《海》)。9月,发表《被夸大的情况——围绕越南战争的作品群》(同上)。11月,发表《无政府主义??弗兰西斯同〈地狱启示录〉》(同上)。12月,同广告词撰稿人系井重里合写的《梦里相会》,由冬树社印行;《与朋友永久运动的终结》于《文学界》边载。是年开始作为编委参与《早稻田文学》的编辑工作,为时一年半。《且听风吟》由初中下届同学大森一树搬上银幕。
1982年33岁
2月,《青心学院大学——面临危机的自治与基督教精神》于《朝日周报》连载,作为“同时代的美国”系列随笔发表《反现代的现代性——约翰(阿宾格的小说》(载于《海》)。5月,发表《都市小说的形式与发展——昆德拉与昆德拉以后》(同上)。7月,发表《事先备好的牺牲者的传说——吉姆·莫里森/德阿兹》(同上)。8月,发表《寻羊冒险记》(载于《群像》)和《下午最后的草坪》(载于《宝岛》)。10月,《寻羊冒险记》由讲谈社印行,该作获“野间宏文艺新人奖”。11月,发表《她的埋在土中的小狗》(载于《昴》)。12月,发表《悉尼的绿色长街(台译:雪梨的绿街)》(载于《海》临时增刊《孩子们的宇宙》)。

1983年 34岁
1月,发表《萤》、《烧仓房》(载于《中央公论》)。2月,发表《E·T式地看〈E·T〉》(载于《中央公论》)。4月,发表《作为符号怕美国》(载于《群像》),短篇集《去中国的货船》由中央公论社印行,发表《我打电话的地方》等7篇雷蒙德短篇译作(载于《中央公论》),发表《通过“沙滩男孩”长大的我们》(载于《penthouse》)。6月,发表《避雨》(载于《in·pocket》)。由此至翌年10月隔月在该刊发表小品。7月,雷蒙德短篇译作集《我打电话的地方》由中央公论社印行。9月,短篇集《袋鼠佳日》由平凡社印行。10月,发表《游泳池边》(载于《in·pecket》)。11月,发表《关于穿制服的人们》(载于《群像》)。12月,发表《盲柳与睡美女》(载于《文学界》),同插图画家安西水丸合写的《象场喜剧》由cbs索尼出版社印行。是年初次赴海外旅行,在希腊参加雅典马拉松赛。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插图短篇集《象厂喜剧》出版。

1984年35岁
1月,发表《跳舞的小人》(载于《新潮》)。2月,发表《出租车上的男人》(载于《in·pecket》),在《翻译世界》连载《村上春树的简装书生活》(至6月号)。3月,同摄影师稻越功一合写的《波画波语》由文艺春秋社印行。4月,发表《三个德国幻想》(载于《brutus》)和《献给死去的女王》(载于《in·pecket》)。6月,发表《猎刀》(载于《in·pecket》)。7月,《萤》短篇集由新潮社印行,《村上朝日堂》由若林出版企画社印行,发表《迪斯尼·威尔逊与加利福尼亚神话的缓慢的死》(载于《小说新潮》临时增刊“大专栏”)。10月,发表《呕吐1979》(载于《in·pecket》)。12月,同上中健次 对谈(载于《国文学》1885年3月号)。是年夏赴美国旅行约6个星期。

1985年36岁
4月,在《mari clair》连载译作《牧熊》(John Irving著),在《周刊朝日》连载《村上朝日堂》(至翌年4月)。6月,《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由新潮社印行,10月获第21届“谷崎润一郎奖”;雷蒙德短篇译作集《夜幕下的马哈鱼》由中央公论社印行;发表托洋曼短篇译作《无头鹰》(载于《小说新潮》增刊);发表《小说中的制度》(载于《波》)。8月,发表《再袭面包店》(载于《marichair》和《象的失踪》(载于《文学界》)。10月,短篇集《旋转木马鏖战记》由讲谈社印行。11月,译作连环画《西风号遇难》(c.v.奥尔兹巴格著)及连环画《羊男的圣诞节》(与插图画家佐佐木合著)印行。12月,发表《家庭事件》(载于《lee》和《双胞胎与沉没的大陆》(载于《小说现代》附册),评论电视剧化电影的《电影冒险记》(同川本三郎合著)由讲谈社印行。

1986年37岁
1月,发表《罗马帝国的崩溃/1881年印第安人起义/希特勒入侵波兰/以及狂风世界》(载于《月刊角川》和《拧发条鸟与星期二的女郎们》(载于《新潮》)。4月,短篇集《再袭面包店》由文艺春秋社印行。6月,《村上朝日堂的反击》由朝日新闻社印行,发表波尔短篇译作《滴翠岛》、《世界尽头》、《志愿讲演者》、《弥天大谎》、《方便屋》、《一个小姐的肖像》、《马戏团与战争》(均载于《东京人》创刊号至秋季号)以及《科西嘉岛冒险记》(载于《mari clair》12月号)。是年,移居神奈川县大矶町。10月,在意大利罗马滞留10日,后赴希腊。11月,《朗格尔汉斯氏的午后》由光大社印行。留居希腊米科诺斯岛。
1987年38岁
1月,留居意大利西西里岛。发表波尔短篇译作《文坛游泳术》(载于《文学界》),《“the scrap”怀念80年代》由文艺春秋社印行。2月,留居罗马。3月,赴博洛尼亚。4月,赴法国的科西嘉岛和希腊的克里特岛旅行。6月,回国。纪实性小说《日出国的工厂》由平凡社印行,发表《反正去过希腊》(载于《winps》)。7月,波尔短篇译作集《世界尽头》由文艺春秋社印行。9月,重赴罗马。《挪威的森林》由讲谈社印行,上下册畅销430万部;发表《“October Light”所放之光》(载于《青春与读书》)。10月,参加雅典马拉松赛。11月,翻译c.d.b.布莱恩的《伟大的德斯里夫》,由新潮社印行。12月,译作连环画《特快列车“北极号”》(c.v.奥尔兹巴格著)印行。

1988年39岁
2月,发表《罗马哟罗马,我们必须准备越冬》(载于《新潮》)。3月,赴伦敦,翻译托尔曼的《忆伯父》,由文艺春秋社印行。4月,回国。《司各特·菲茨杰拉德book》由tbs britannica社印行。回后国取得汽车驾驶许可证。8月,返罗马,同摄影师松村遇三结伴赴希腊、土耳其采访旅行。先去希腊东北部阿索斯半岛上建有希腊正教修道院的圣可索斯山,之后驱车由伊斯坦布尔进入土耳其,用21天沿国境线绕土耳其周游,途经黑海、苏联、伊朗、伊拉克国境、地中海、爱琴海,最后折回罗马。此次游记首先刊载于《03》(1990年1?2月),大幅修订后以《雨天炎天》为书名由新潮社于1990年8月印行。9月,译作《and other stories——珍本美国小说12篇》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0月,《舞!舞!舞!》由讲谈社印行。

1989年40岁
4月,发表《雷蒙德的早逝》(载于《新潮》)。5月,赴希腊罗得旅行。6月,发表《电视人的反击》(载于par avion》)和《飞机》(载于《eureka》)。7月,驾驶私家车赴德国南部、奥地利旅行。《村上朝日堂哟!》由文化出版局印行,《小而有用的事》由中央公论社印行。9月,译作连环画《陌生人》(c.v.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翻译托尔曼的《一个圣诞节》,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0月,回国,即赴纽约。译作《原子时代》(t.o’brien著)由文艺春秋社印行,发表《我们时代的民间传说》(载于《switch》和《上等瑕玉——p·奥斯塔的〈幽灵们〉》(载于《新潮》。11月,发表《眠》(载于《文学界》)。
1990年41岁
1月,回国。《电视人》由文艺春秋社印行。以《神园漫步》等为题发表希腊、土耳其游记(载于《03》)。2月,在居住地涩谷区千驮谷目睹奥姆真理教竞选众议院议员的宣传活动。5月至翌年7月,八卷本《村上春树作品集1979——1989》由讲谈社印行,发表《杰克·伦敦的假牙,突如其来的个人教训》(载于《朝日新闻》)。6月,叙写作为希腊、意大利“常驻旅行者”的体验并收有同阳子夫人的照片的《远方的鼓》由讲谈社印行,发表《托尼·瀑谷)(载于《文艺春秋》)。8月,《雨天炎天》由新潮社印行。10月,译作《谈一下真正的战争》(t.o\'brien著)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1月,译作连环画《哈里斯·巴蒂克之谜》(c.t.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

1991年42岁
1月,赴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任客座研究员。“1月 去美国领事馆取签证的时候,正值海湾战争爆发。我们在驶往赤坂的出租车中听到美军用导弹袭击巴格达的消息。我们不认为那是个好去处。虽说战场遥远,但去一个打仗的国家并在那里生活毕竟不是件开心的事。可是一切手续都已办完了,作为我们除了赴美已别无选择。结果固然没有受战争的直接影响,不过坦率说来,当时美国那激昂的爱国气氛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终究悲哀的外国语》)。4月,发表《绿兽》、《部男》(载于《文学界》临时增刊《村上春树book》)。12月,译作连环画《天鹅湖》(c.t.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

1992年43岁
由于延长美国滞留期限,以客座教授身份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院讲现代日本文学,内容为“第三新人”作品读解,副教科收为江藤淳的《成功与失落》。10月,《奇鸟行状录》(或译拧发条鸟编年史》)第一部开始在《新潮》连载(至翌年8月),《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由讲谈社印行。

1993年44岁
1月,发表《非故弄玄虚的小说诞生——同雷蒙德交往的10年》(载于《朝日新闻》)。6月,译作连环画《神奇的扫帚》(c.t.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7月,赴马萨诸塞州剑桥城的塔夫茨大学任职。11月,翻译《归来的翻空猫》(格温著),由讲谈社印行。
1994年45岁
2月,《终究悲哀的外国语》由讲谈社印行。4月,《奇鸟行状录》第一部《贼喜鹊》和第二部《预言鸟》由新潮社印行。在普林斯顿大学与同为该校客座教授的河合隼雄进行公开对话,题目为“物语在现代日本的含义”。6月,赴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旅行(兼采访。由大连经海拉尔、中国一侧的诺门坎、蒙古的乌兰巴托去哈拉哈河东侧的旧战场察看。此次纪行发表于《马可·波罗》(9——11月)。7月,夫妇去千叶县仓町旅行,当地出身的安西水丸同行。旅行目的之一是“补偿在蒙古期间糟糕透顶的饮食”。12月,发表《袭击动物园》(载于《新潮》)。

1995年46岁
3月,美国大学春假期间临时回国,在神奈川县大矶家里得知地铁毒气事件。6月,退掉剑桥城寓所,驱车横穿美国大陆至加利福尼亚,之后在夏威夷考爱岛逗留一个半月回国。8月《奇鸟行状录》第三部《捕鸟人篇》由新潮社印行。9月,在神户市与芦屋市举行自选作品朗诵会。“由我来朗诵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我还是尽力做了,哪怕有一点点用处也好,人们说我不习惯出头露面,其实也是和大家一样的人。既无什么技能,又不善言辞,所以很少出场。给人拍照也不喜欢。虽说拍照也不至于狂蹦乱跳或咬断小指。”(《spa》10月第4期)。11月,同河合隼雄对话。发表《盲柳与睡女》(载于《文艺界》)。

1996年47岁
12月,独自采访东京地铁毒气事件62名受害者,每5天采访1名。2月,发表《第七个男人》(载于《文艺春秋》)。《奇鸟行状录》获第47届“读卖文学奖”。5月,《村上朝日堂周报·漩涡猫寻觅法》由新潮社印行。6月,翻译《利穿心脏》(米歇尔·吉曼著,作者系书中主人公因连续杀人而自求一
村上春树
死的犯人之胞弟),由文艺春秋社印行。发表《列克星敦的幽灵》(载于《群像》)。11月,短篇集《列克星敦的幽灵》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2月,《去见村上春树·河谷隼雄》由岩波书店印行。
1997年48岁
3月,经采访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受害者写成的《地下》由讲谈社印行。6月,《朝日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锻造的》由朝日新闻社印行。10月,《为了年轻读者的短篇小说导读》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2月,《爵士乐群英谱》(和田诚插图)由新潮社印行。

1998年49岁
4月,《边境·近境》由新潮社印行。5月,《边境·近境——摄影篇》(松村映三摄影)由新潮社印行。6月,漫画《毛绒绒软蓬蓬》(安西水丸作画)由讲谈社印行。7月,《地下》的续篇《约定的场所》(获1999年度桑原武夫奖)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0月,《CD-ROM版朝日村上堂》由朝日新闻社印行。翻译马克·斯特兰多的《狗的人生》,由中央公论社印行。

1999年 50岁
4月,《斯普特尼克恋人》由讲谈社印行。5月,翻译格雷斯·佩利《最后瞬间的剧变》,由文艺春秋社印行。赴北欧旅行两个星期。8月—12月,发表“地震之后系列”——其一《UFO降落钏路》,其二《有熨斗的风景》,其三《神的孩子全跳舞》,其四《泰国之旅》,其五《青蛙君救东京》(载于《新潮》1999年8—12月号)。

2000年,51岁
2月,短篇集《神的孩子全跳舞》由新潮社印行。

2001年,52岁
插图传记集《爵士群英谱2》、随笔集《村上广播》、插图随笔集《轻飘飘》出版。

2002年,53岁
长篇小说《海边的卡夫卡》印行,插图旅行记《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出版。

2003年,54岁
E-MAIL通讯集《少年卡夫卡》出版。

2004年,55岁
长篇小说《After Dark》(天黑以后)印行。

2005年,56岁
插图小说《奇怪的图书馆》出版。

2006年,57岁
短篇集《东京奇谭集》出版。

2007年,58岁
10月,具有自传色彩的随笔文集《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由文艺春秋社印行。

2009年,60岁

长篇小说《1Q84》 BOOK1 BOOK2出版,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时值新一轮巴以冲突高峰期,支持巴勒斯坦的各方力量极力劝阻,但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最终前往以色列受奖,并发表了以人类灵魂自由为主题的获奖感言。“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此举使村上名声大噪,一跃成为和平主义者的典范。
2010年,61岁
长篇小说《1Q84》BOOK3出版
2012年,63岁
散文集《村上收音机2, 大芜菁、难挑的酪梨》时报文化出版

获奖经历

1979年 - 《且听风吟》获得群像新人文学奖、芥川奖候补 。
1980年 - 《1973年的弹子球》获得芥川奖候补。
1982年 - 《寻羊冒险记》获得野间文艺新人奖。
1985年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获得谷崎润一郎奖。
1996年 - 《奇鸟行状录》获得读卖文学奖。
1999年 - 《约束的场所》获得桑原武夫学艺奖。
2006年 - 捷克法兰兹卡夫卡奖、短篇小说选集《Blind Willow,Sleeping Woman》 获得Frank O’Connor 国际短篇小说奖。
2006年 - 《海边的卡夫卡》获得World Fantasy Awards。
2007年 - 2006 朝日奖(文学) 。
2007年 - 短篇小说集《盲柳睡女》获桐山环太平洋图书奖。
2009年 - 耶路撒冷文学奖。
2009年 - 《1Q84》获得第63回 每日出版文化奖。
2011年 -荣获西班牙卡塔龙尼亚国际奖。

作品列表

长篇小说
著作年代 / 日文书名/ 大陆译名/ 台湾译名/ 英文译名
1979年 / 风の歌を聴け/ 且听风吟/ 听风的歌 / Hear the Wind Sing
1980年/ 1973年のピンボール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973年的弹珠玩具 / Pinball, 1973
1982年 / 羊をめぐる冒険 / 寻羊冒险记/ 寻羊冒险记 /A Wild Sheep Chase
1985年 / 世界の终りとハードボイルド?ワンダーランド/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 / Hard-Boiled Wonderlandthe End of the World
1987年 / ノルウェイの森 / 挪威的森林 / 挪威的森林 / Norwegian Wood
1988年 / ダンス?ダンス?ダンス/ 舞!舞!舞!/ 舞·舞·舞 / Dance Dance Dance
1992年 / 国境の南、太阳の西 /
国境之南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 国境之南、太阳之西 / South of the Border, West of the Sun
1992年-1995年 / ねじまき鸟クロニクル / 奇鸟行状录 /发条鸟年代记/The Wind-Up Bird Chronicle
1999年 /スプートニクの恋人/
斯普特尼克恋人 / 人造卫星情人 / Sputnik Sweetheart
2002年 / 海辺のカフカ/海边的卡夫卡 / 海边的卡夫卡/ Kafka on the Shore
2004年 / アフターダーク/ 天黑以后 / 黑夜之后/ After Dark
短篇小说
发表年代 / 日文名称 / 中英译名 / 发表于
1980年 / 中国行きのスロウ?ボート / 开往中国的慢船(A Slow Boat to China) /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0年/ 贫乏な叔母さんの话/ A 'Poor AuntStory / Blind Willow,Sleeping Woman
1981年/ ニューヨーク炭鉱の悲剧 / New York Mining Disaster / Blind Willow,Sleeping Woman
1981年/ スパゲティーの年に /
The Year of Spaghetti / Blind Willow,Sleeping Woman
1981年/ 四月のある晴れた朝に100パーセントの女の子に出会うことについて/
遇见百分之百的女孩(On Seeing the 100% Perfect Girl One Beautiful April Morning) /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1年 / かいつぶり/ Dabchick / Blind Willow,Sleeping Woman
1981年 / カンガルー日和 / A Perfect Day for Kangaroos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1年/ カンガルー通信 / The Kangaroo Communique /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2年/ 午后の最后の芝生/ The Last Lawn of the Afternoon /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3年/ 镜 / 镜子(The Mirror)/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3年 /とんがり焼の盛衰 / The RiseFall of Sharpie Cakes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3年/ 萤 / 萤火虫(Firefly)/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3年 / 纳屋を焼く/ Barn Burning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4年/ 野球场 / 棒球场(Crabs)/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4年 / 呕吐1979 / Nausea 1979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4年 / ハンティング?ナイフ / 猎刀(Hunting Knife)/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4年/ 踊る小人 / 跳舞的矮人(The Dancing Dwarf)/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5年 /レーダーホーゼン / Lederhosen /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5年/ パン屋再袭撃 / 再袭面包店(又译:面包店再袭击)(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再袭面包店(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
1985年/ 象の消灭 / 象的消失(The Elephant Vanishes)/ 再袭面包店(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
1985年 / ファミリー?アフェア/ 家务事(A Family Affair) / 再袭面包店(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
1986年 / ローマ帝国の崩壊?一八八一年のインディアン蜂起?ヒットラーのポーランド侵入?そして强风世界 /
罗马帝国的瓦解?一八八一年群起反抗的印地安人?希特勒入侵波兰?以及强风世界(The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The 1881 Indian Uprising, Hitler's Invasion of Poland, And The Realm
of Raging Winds) / 再袭面包店(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
1986年 / ねじまき鸟と火曜日の女たち/ 发条鸟与星期二的女人们(The Wind-up Bird And Tuesday's Women) / 再袭面包店(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
1989年 / 眠り/ 眠(Sleep)/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9年 / TVピープルの逆袭 / 电视人(TV People)/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89年 / 飞行机―あるいは彼はいかにして诗を読むようにひとりごとを言ったか /
Aeroplane: Or, How He Talked to Himself as if Reciting Poetry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89年 / 我らの时代のフォークロア―高度资本主义前史 / A Folklore for My Generation: A Prehistory of Late-Stage Capitalism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90年 / トニー滝谷 / 东尼泷谷(Tony Takitani )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91年/ 沈黙 / 沈默(The Silence)/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91年/ 绿色の獣 / 绿色的兽(The Little Green Monster) / The Elephant Vanishes
1991年/ 冰男 / 冰男(The Ice Man)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91年 /人喰い猫 / Man-Eating Cats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95年 / めくらやなぎと、眠る女 / 盲柳?与睡觉的女人(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96年/ 七番目の男 / 第七个男人(The Seventh Man)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1999年/ UFOが钏路に降りる/ UFO ga kushiro ni oriru(UFO in Kushiro) / after the quake
1999年 / アイロンのある风景 / Landscape with Flatiron /after the quake
1999年/ 神の子どもたちはみな踊る/神的孩子都在跳舞(All God's Children Can Dance)/ after the quake
1999年/ タイランド / 泰国 (Thailand) / after the quake
1999年 / かえるくん、东京を救う/ Super-Frog Saves Tokyo / after the quake
2000年/ 蜂蜜パイ/ Honey Pie / after the quake
2002年/ バースデイ?ガール/ Birthday Girl / 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2005年 / 偶然の旅人 / 偶然的旅人(Chance Traveller) / 东京奇谭集
2005年/ ハナレイ?ベイ / 哈那雷湾(Hanalei Bay) / 东京奇谭集
2005年 / どこであれそれが见つかりそうな场所で /
不管是哪里,只要是能找到那个地方(Where I'm Likely to Find It) / 东京奇谭集
2005年 / 日々移动する肾臓のかたちをした石 /
日日移动的肾脏石(The Kidney-Shaped Stone That Moves Every Day) / 东京奇谭集
2005年 / 品川猿 / 品川猿(A Shinagawa Monkey) / 东京奇谭集
2006年 / 东京奇谭集 / 东京奇谭集 / 东京奇谭集

随笔
1983年- 象工厂的Happy End(象工场のハッピーエンド)安西水丸/插图
1984年 - 村上朝日堂(村上朝日堂)
1986年 -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村上朝日堂の逆袭)
1986年 -朗格汉岛的午后(ランゲルハンス岛の午后)
1987年 - 怀念的一九八0年('The Scrap', 懐かしの一九八〇年代)
1987年 - 日出国的工厂(日出る国の工场)安西水丸/插图
1989年 - 村上朝日堂 嗨嗬!(村上朝日堂 はいほー!)
1994年 -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やがて哀しき外国语)
2001年 - 村上收音机(村上ラジオ)
旅游文学
1990年 - 遥远的太鼓/远方的鼓声(远い太鼓)
1990年 - 雨天炎天(雨天炎天)
1998年 - 边境·近境(辺境·近境)
2000年 -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报告文学
1997年 - 地下铁事件(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
1998年 - 约束的场所:地下铁事件Ⅱ(约束された场所で)
2004年 - 雪梨!
翻译
1996年 - バビロンに帰る(Babylon Revisited)
1996年 - 心臓を贯かれて(Shot In The Heart)
2002年 - 诞生日の子どもたち(Children On Their Birthday)
2002年 - 英雄を讴うまい(The Complete Works of Raymond)
2003年 - キャッチャー?イン?ザ?ライ(The Catcher in the Rye)
2006年 - 大亨小传グレート?ギャツビー(The Great Gatsby)
共同创作作品
1985年 - 羊男的圣诞节/佐佐木MAKI 绘图,村上写作
1996年 - 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与河合隼雄共同写作
1998年 - 爵士群像/和田 诚 绘图,村上写作
2003年 - 爵士群像2/和田 诚 绘图,村上写作
改编
2004年 - 短篇小说《东尼泷谷》改编成电影,片长70分钟,由市川隼执导,宫泽里惠主演。
最新
2009年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2009年5月29日-小说/1Q84/作者:(日)村上春树/出版社: 新潮社/装帧: 单行本(BOOK1/BOOK2)
2010年4月16日 - 小说/1Q84 BOOK3出版,《1Q84》日文版创上市12天销售100万册的空前记录,荣登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畅销年度第一名。
村上春树名作《1Q84》第3卷于2010年初夏推出 。截止2009年,《1Q84》共印了18次,第1卷印数高达123万册,第2卷印数也达100万册。日本评论界认为《1Q84》中的男女主人公天吾和青豆是以往村上作品中从未出现过的人物形象。村上春树表示,将在第三卷中着力刻画个人与体制的对立、相克的主题。

作品语录

孤独一个人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1Q84》(Book1)
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可能被嫌弃。大人们的世界也差不多,但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直接。——《1Q84》(BOOK1)
你再怎么才华横溢,也未必就能填饱肚皮;但只要你拥有敏锐的直觉,就不必担心混不上饭吃。——《1Q84》(BOOK1)
重大知识,意味重大责任。——《1Q84》(BOOK2)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挪威的森林》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挪威的森林》
死已不再是生的对立。死早已存在于我的体内,任你一再努力,你还是无法忘掉的。——《挪威的森林》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挪威的森林》
但我那时还不懂,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给她以无法愈合的重创。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山川寂寥,街市井然,居民相安无事。可惜人无身影,无记忆,无心。男女可以相亲却不能相爱。爱须有心,而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头盖骨化为“古老的梦”——《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至于我是何以抛弃原来世界而不得不来到这世界尽头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无从记起,记不起其过程、意义和目的。是某种东西、某种力量——是某种岂有此理的强大力量将我送到这里来的!因而我才失去身影和记忆,并正将失去心。——《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我们的心不是石头。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但心不会崩毁。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神的孩子全跳舞》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且听风吟》
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时代,任何人都想活得冷静。——《且听风吟》
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遇见百分百女孩》
真巧,也许你不相信,我一直在寻找你,你对我是百分百的女孩。——《遇见百分百女孩》
两人已不再孤单,百分百需求对方,百分百被对方需求,而百分百需求对方和被对方需求。——《遇见百分百女孩》
而更重要的,是弄清楚导致一九八一年四月的一个晴朗的早晨我们在原宿后街擦肩而过这一命运的原委,那里边肯定充满着和平时代的古老机器般的温馨的秘密。——《遇见百分百女孩》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舞!舞!舞!》
一旦死去,就再也不会失去什么了,这就是死亡的起点。——《舞、舞、舞》
网无所不在,网外有网,无处可去。若扔石块,免不了转弯落回自家头上……时代如流沙,一般流动不止,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我们站立的位置 ——《舞 舞 舞》
人死总是有其相应的缘由的。看上去单纯而并不单纯。根是一样的。即使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只是一点点,但用手一拉就会连接出来很多。人的意识这种东西是在黑暗深处扎根生长的。盘根错节,纵横交织……无法解析的部分过于繁多。真正原因只有本人才明白,甚至本人都懵懵懂懂。——《舞!舞!舞!》
那时我懂了,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哪里也去不了的囚徒。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我们便这样相会了。也可能两颗心相碰,但不过一瞬之间。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 《斯普特尼克恋人》
为什么人们都必须孤独到如此地步呢?我思忖着,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呢?这个世界上生息的芸芸众生无不在他人身上寻求什么,结果我们却又如此孤立无助,这是为什么?这颗行星莫非是以人们的寂寥为养料来维持其运转的不成?—— 《斯普特尼克恋人》
有时候,昨天的事恍若去年的,而去年的事恍若昨天的。严重的时候,居然觉得明天的事仿佛昨天的。
——《1973年的弹子球》
活着就意味必须要做点什么,请好好努力。——《地下》

编辑     删除

年表

1949年1月12日

1949年1月12日

出生于日本京都市伏见区,为国语教师村上千秋、村上美幸夫妇的长子。出生不久,家迁至兵库县西宫市夙川。“我生在关西长在关西,父亲是京都一和尚之子,母亲是船场一商家之女,可说是百分之百的关西种。自然每天讲的是关西方言。所受教育带有相当浓厚的地方主义色彩,认为关西以外的方言都是异端,使用‘标准语’的没一个地道之人。那是这样一个世界:棒球投球手则非村山莫属,食则清淡为主,大学则京大为贵,鳗鱼则烤制为上。”(《村上朝日堂的反击》)

编辑     删除
1955年

1955年

4月,入西宫市立香栌园小学就读。“我家是非常普通的家庭,只是父亲喜欢书,允许我在附近书店赊账买自己中意的书。当然漫画、周刊之类不行,只限于正经书。但不管怎样,能买自己中意的书实在让人高兴。我也因此得以成为一个像那么回事的读书少年。”(《村上朝日堂》) 

编辑     删除
1961年

1961年

4月,入芦屋市立精道初级中学校就读。“讲起过去的事来,当时(60年代前期)我家每月让书店送来一册河出书房的《世界文学全集》和一册中央公论社的《世界文学》,我便一册接一册地看,如此送走了中学时代。由于这个缘故,我的读书范围至今仍只限于外国文学。或许可以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吧,总之最初的机遇或环境基本决定了一个人的喜好。”(《村上朝日堂》) 

编辑     删除
1964年

1964年

4月,入兵库县神户高级中学就读。该校为新闻委员会所属。“反正我就是喜欢看书,一有时间就看文学方面的书,以致怎么用功国语的成绩也过得去。英语方面,由于一上高中就以自己的方式涉猎英语筒装书,对英文阅读本身是有信心的。但英语成绩不怎么样,因为没有理会那些技巧性的小东西。记忆中成绩也就是中间偏上一点。若是当时的英语老师知道我如今搞这么多英语翻译,想必会觉得莫名其妙。社科方面世界史很拿手。为什么呢,因为中央公论社的《世界历史》那套全集上初中时我就已反复看了二十遍。记得全集广告词有这样一句话:‘历史比小说更有趣’。”(《转而悲哀的外国语》) 

编辑     删除
1967年

1967年

听从父母劝告,准备考国立大学。经常去芦屋图书馆。 

编辑     删除
1968年

1968年

4月,到东京,入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就读。在目白原细川藩邸的私立宿舍“和敬寮”寄居半年,后退出。“经营者是臭名远扬的右翼分子,宿舍长是个陆军中野学校出身的面目可憎的汉子。而我这样的人居然未遭驱逐,很有点不可思议。时间是1968年,正是学潮迭起的年代,我也正血气方刚,对什么都愤愤不平。”(《村上朝日堂》)后来迁往练马区寄宿。距离最近的车站是都立家政,几乎不去学校,在新宿打零工,其余时间泡在歌舞伎町的爵士乐酒吧里。 

编辑     删除
1969年

1969年

4月,《问题只此一个,没有交流68年电影观感》在《早稻里》发表。迁入三鹰市一间宿舍。“由于情绪好,在一家当铺买了支长笛。练习时,隔壁房间一个吉他少年提议吹哈比曼,于是每天都吹《memphisundergronud》结果在我记忆中,三鹰市就是(memphisundergronud》。”(《村上朝日堂》) 

编辑     删除
1971年

1971年

以学生身份同阳子结婚。入居阳子夫人父母家(其父母在文京区千石经营床上用品店)。

编辑     删除
1974年

1974年

在国分寺开爵士乐酒吧。开店资金500万日元。250万为夫妇打零工存款,其余由银行贷款。“起始觉得找工作也未尝不可,便去几家有关系的电视台转了转,但工作内容实在无聊透顶,只好作罢。心想与其干那样的工作,还不如自己好好开一家小店。开店可以亲自采购,亲自动手做,亲自为顾客服务。终归,说起我能做的事,也就是开爵士乐酒吧了。反正我就是喜欢爵士乐,做事也想做多少同爵士乐有关的。”(《村上朝日堂》)店名取自在三鹰寄居时养的一只猫的名字。后移店至千驮谷。 

编辑     删除
1975年3月

1975年3月

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毕业。毕业论文题目是《美国电影中的旅行思想》。

编辑     删除
1979年

1979年

在涩谷区千驮附近的神宫球场了写小说念头,随后每晚在餐桌上挥笔不止,写罢投给“群像新人奖”评审委员会。投稿的原因在于“有字数限制”。6月,《且听风吟》获第23届“群像新人奖”。“走出校门后几乎从未提笔,刚开始写得异常吃力。唯一给我鼓励的是菲茨杰拉德那句话:‘如果叙述与人不同的东西,就要使用与人不同的语言。’但毕竟不是件容易事。边写边这样想道:40岁时肯定能写出像样些的东西来。现在仍那样想。获奖固然让我欣喜万分,但我不愿意受有形物的束缚,已经不再是那样的年纪。”(《群像》)7月,《且听风吟》由讲谈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80年

1980年

在涩谷区千驮谷一边经营酒吧,一边从事创作。3月,发表译作《失却的三小时》(菲茨杰拉德著,载于《happyend通讯》)。4月,发表《开往中国的慢船》(载于《海》)。6月,《1973年的弹子球》由讲谈社印行。7月,发表《读米歇尔-克莱顿的小说令人想入非非,从“说谎方式”想到“熵的减少”》(载于《happyend通讯》)。9月,发表《街,以及不确切的壁》(载于《群像》)。12月,发表译作《残火》、《酒精中》(均系菲茨杰拉德著,载于《海》)。发表《穷婶母的故事》(载于《新潮》)。 

编辑     删除
1981年

1981年

决心从事专业创作。酒吧转让他人,移居千叶县船桥市。3月,发表《纽约煤矿的悲剧》(载于《brutus》。4月,发表《袋鼠晴日》(同上),由此至1983年在该刊发表系列短篇。5月,译作《菲茨杰拉德作品集》由讲谈社印行。7月,与村上龙的对谈集《walkandrun》?(慢慢走,别跑)由讲谈社印行,作为“同时代的美国”系列随笔发表《疲劳中的恐怖??史蒂芬?金》(载于《海》)。9月,发表《被夸大的情况??围绕越南战争的作品群》(同上)。11月,发表《无政府主义??弗兰西斯同〈地狱启示录〉》(同上)。12月,同广告词撰稿人系井重里合写的《梦里相会》,由冬树社印行;《与朋友永久运动的终结》于《文学界》边载。是年开始作为编委参与《早稻田文学》的编辑工作,为时一年半。《且听风吟》由初中下届同学大森一树搬上银幕。 

编辑     删除
1982年

1982年

2月,《青心学院大学??面临危机的自治与基督教精神》于《朝日周报》连载,作为“同时代的美国”系列随笔发表《反现代的现代性??约翰(阿宾格的小说》(载于《海》)。5月,发表《都市小说的形式与发展??昆德拉与昆德拉以后》(同上)。7月,发表《事先备好的牺牲者的传说??吉姆?莫里森/德阿兹》(同上)。8月,发表《寻羊冒险记》(载于《群像》)和《下午最后的草坪》(载于《宝岛》)。10月,《寻羊冒险记》由讲谈社印行,该作获“野间宏文艺新人奖”。11月,发表《泥土中她的小狗》(载于《昴》)。12月,发表《悉尼的绿色长街(台译:雪梨的绿街)》(载于《海》临时增刊《孩子们的宇宙》)。 

编辑     删除
1983年

1983年

1月,发表《萤》、《烧仓房》(载于《中央公论》)。2月,发表《e?f式地看〈e?f〉》(载于《中央公论》)。4月,发表《作为符号怕美国》(载于《群像》),短篇集《去中国的货船》由中央公论社印行,发表《我打电话的地方》等7篇雷蒙德短篇译作(载于《中央公论》),发表《通过“沙滩男孩”长大的我们》(载于《penthouse》)。6月,发表《避雨》(载于《in?pocket》)。由此至翌年10月隔月在该刊发表小品。7月,雷蒙德短篇译作集《我打电话的地方》由中央公论社印行。9月,短篇集《袋鼠晴日》由平凡社印行。10月,发表《游泳池边》(载于《in?pocket》)。11月,发表《关于穿制服的人们》(载于《群像》)。12月,发表《盲柳与睡美人》(载于《文学界》),同插图画家安西水丸合写的《象工厂的happyend》由cbs索尼出版社印行。是年初次赴海外旅行,在希腊参加雅典马拉松赛。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插图短篇集《象厂喜剧》出版。

编辑     删除
1984年

1984年

1月,发表《跳舞的小人》(载于《新潮》)。2月,发表《出租车上的男人》(载于《in?pecket》),在《翻译世界》连载《村上春树的简装书生活》(至6月号)。3月,同摄影师稻越功一合写的《波画波语》由文艺春秋社印行。4月,发表《三个德国幻想》(载于《brutus》)和《现在为了死去的女王》(载于《in?pecket》)。6月,发表《猎刀》(载于《in?pecket》)。7月,《萤?烧仓房及其他》短篇集由新潮社印行,《村上朝月堂》由若林出版企画社印行,发表《迪斯尼?威尔逊与加利福尼亚神话的缓慢的死》(载于《小说新潮》临时增刊“大专栏”)。10月,发表《呕吐1979》(载于《in?pecket》)。12月,同上中健次对谈(载于《国文学》1885年3月号)。是年夏赴美国旅行约6个星期。 

编辑     删除
1985年

1985年

4月,在《mariclair》连载译作《牧熊》(johnirving著),在《周刊朝日》连载《村上朝日堂》(至翌年4月)。6月,《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由新潮社印行,10月获第21届“谷崎润一郎奖”;雷蒙德短篇译作集《夜幕下的马哈鱼》由中央公论社印行;发表托洋曼短篇译作《无头鹰》(载于《小说新潮》增刊);发表《小说中的制度》(载于《波》)。8月,发表《再袭面包店》(载于《marichair》和《象的失踪》(载于《文学界》)。10月,短篇集《旋转木马鏖战记》由讲谈社印行。11月,译作连环画《西风号遇难》(c.v.奥尔兹巴格著)及连环画《羊男的圣诞节》(与插图画家佐佐木合著)印行。12月,发表《家庭事件》(载于《lee》和《朋胞胎与沉陷的大陆》(载于《小说现代》附册),评论电视剧化电影的《电影冒险记》(同川本三郎合著)由讲谈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86年

1986年

1月,发表《罗马帝国的崩溃?1881年印第安人起义?希特勒入侵波兰以及狂风世界》(载于《月刊角川》和《拧发条鸟与星期二的女郎们》(载于《新潮》)。4月,短篇集《再袭面包店》由文艺春秋社印行。6月,《村上朝日堂的反击》由朝日新闻社印行,发表波尔短篇译作《滴翠岛》、《世界尽头》、《志愿讲演者》、《弥天大谎》、《方便屋》、《一个小姐的肖像》、《马戏团与战争》(均载于《东京人》创刊号至秋季号)以及《科西嘉岛冒险记》(载于《mariclair》12月号)。是年,移居神奈川县大矶町。10月,在意大利罗马滞留10日,后赴希腊。11月,《朗格尔汉斯氏的午后》由光大社印行。留居希腊米科诺斯岛。 

编辑     删除
1987年

1987年

1月,留居意大利西西里岛。发表波尔短篇译作《文坛游泳术》(载于《文学界》),《“thescrap”怀念80年代》由文艺春秋社印行。2月,留居罗马。3月,赴博洛尼亚。4月,赴希腊的科西嘉和克里特旅行。6月,回国。纪实性小说《日出国的工厂》由平凡社印行,发表《反正去过希腊》(载于《winps》)。7月,波尔短篇译作集《世界尽头》由文艺春秋社印行。9月,重赴罗马。《挪威的森林》由讲谈社印行,上下册畅销430万部;发表《“octoberlight”所放之光》(载于《青春与读书》)。10月,参加雅典马拉松赛。11月,翻译c.d.b.布莱恩的《伟大的德斯里夫》,由新潮社印行。12月,译作连环画《特快列车“北极号”》(c.v.奥尔兹巴格著)印行。 

编辑     删除
1988年

1988年

2月,发表《罗马哟罗马,我们必须准备越冬》(载于《新潮》)。3月,赴伦敦,翻译托尔曼的《忆伯父》,由文艺春秋社印行。4月,回国。《司各特?菲茨杰拉德book》由tbsbritannica社印行。回后国取得汽车驾驶许可证。8月,返罗马,同摄影师松村遇三结伴赴希腊、土耳其采访旅行。先去希腊东北部阿索斯半岛上建有希腊正教修道院的圣可索斯山,之后驱车由伊斯坦布尔进入土耳其,用21天沿国境线绕土耳其周游,途经黑海、苏联、伊朗、伊拉克国境、地中海、爱琴海,最后折回罗马。此次游记首先刊载于《03》(1990年1?2月),大幅修订后以《雨天炎天》为书名由新潮社于1990年8月印行。9月,译作《andotherstories??珍本美国小说12篇》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0月,《舞!舞!舞!》由讲谈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89年

1989年

 4月,发表《雷蒙德的早逝》(载于《新潮》)。5月,赴希腊罗得旅行。6月,发表《电视人的反击》(载于paravion》)和《飞机》(载于《eureka》)。7月,驾驶私家车赴德国南部、奥地利旅行。《村上朝日堂哟!》由文化出版局印行,《小而有用的事》由中央公论社印行。9月,译作连环画《无名的人》(c.v.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翻译托尔曼的《一个圣诞节》,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0月,回国,即赴纽约。译作《原子时代》(t.o’brien著)由文艺春秋社印行,发表《我们时代的民间传说》(载于《switch》和《上等瑕玉??p.奥斯塔的〈幽灵们〉》(载于《新潮》。11月,发表《眠》(载于《文学界》)。 

编辑     删除
1990年

1990年

1月,回国。《电视人》由文艺春秋社印行。以《神园漫步》等为题发表希腊、土耳其游记(载于《03》)。2月,在居住地涩谷区千驮谷目睹奥姆真理教竞选众议院议员的宣传活动。5月至翌年7月,八卷本《村上春树作品集1979?1989》由讲谈社印行,发表《杰克?伦敦的假牙,突如其来的个人教训》(载于《朝日新闻》)。6月,叙写作为希腊、意大利“常驻旅行者”的体验并收有同阳子夫人的照片的《远方的鼓》由讲谈社印行,发表《托尼?瀑谷)(载于《文艺春秋》)。8月,《雨天炎天》由新潮社印行。10月,译作《谈一下真正的战争》(t.o\'brien著)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1月,译作连环画《哈里斯?巴蒂克之谜》(c.t.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91年

1991年

1月,赴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任客座研究员。“1月去美国领事馆取签证的时候,正值海湾战争爆发。我们在驶往赤坂的出租车中听到美军用导弹袭击巴格达的消息。我们不认为那是个好去处。虽说战场遥远,但去一个打仗的国家并在那里生活毕竟不是件开心的事。可是一切手续都已办完了,作为我们除了赴美已别无选择。结果固然没有受战争的直接影响,不过坦率说来,当时美国那激昂的爱国气氛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继而悲哀的外国语》)。4月,发表《绿兽》、《部男》(载于《文学界》临时增刊《村上春树book》)。12月,译作连环画《天鹅湖》(c.t.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92年

1992年

由于延长美国滞留期限,以客座教授身份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院讲现代日本文学,内容为“第三新人”作品读解,副教科收为江藤淳的《成功与夫落》。10月,《奇鸟行状记》(或译拧发条鸟编年史》)第一部开始在《新潮》连载(至翌年8月),《国境南?太阳西》由讲谈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93年

1993年

1月,发表《非故弄玄虚的小说诞生??同雷蒙德交往的10年》(载于《朝日新闻》)。6月,译作连环画《神奇的扫帚》(c.t.奥尔兹巴格著)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7月,赴马萨诸塞州剑桥城的塔夫茨大学任职。11月,翻译《归来的翻空猫》(格温著),由讲谈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94年

1994年

2月,《继而悲哀的外国语》由讲谈社印行。4月,《奇鸟行状记》第一部《贼喜鹊》和第二部《预言鸟》由新潮社印行。在普林斯顿大学与同为该校客座教授的河合隼雄进行公开对话,题目为“物语在现代日本的含义”。6月,赴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旅行(兼采访。由大连经海拉尔、中国一侧的诺门坎、蒙古的乌兰巴托去哈拉哈河东侧的旧战场察看。此次纪行发表于《马可?波罗》(9?11月)。7月,夫妇去千叶县仓町旅行,当地出身的安西水丸同行。旅行目的之一是“补偿在蒙古期间糟糕透顶的饮食”。12月,发表《袭击动物园》(载于《新潮》)。

编辑     删除
1995年

1995年

3月,美国大学春假期间临时回国,在神奈川县大矶家里得知地铁毒气事件。6月,退掉剑桥城寓所,驱车横穿美国大陆至加利福尼亚,之后在夏威夷考爱岛逗留一个半月回国。8月《奇鸟行状录》第三部《刺鸟人》由新潮社印行。9月,在神户市与芦屋市举行自选作品朗诵会。“由我来朗诵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我还是尽力做了,哪怕有一点点用处也好,人们说我不习惯出头露面,其实也是和大家一样的人。既无什么技能,又不善言辞,所以很少出场。给人拍照也不喜欢。虽说拍照也不至于狂蹦乱跳或咬断小指。”(《spa》10月第4期)。11月,同河合隼雄对话。发表《盲柳与睡美人》(载于《文艺界》)。 

编辑     删除
1996年

1996年

12月,独自采访东京地铁毒气事件62名受害者,每5天采访1名。2月,发表《第七个男人》(载于《文艺春秋》)。《奇鸟行状录》获第47届“读卖文学奖”。5月,《村上朝日堂周报?漩涡猫寻觅法》由新潮社印行。6月,翻译《利穿心脏》(米歇尔?吉曼著,作者系书中主人公??因连续杀人而自求一死的犯人之胞弟),由文艺春秋社印行。发表《列克星敦的幽灵》(载于《群像》)。11月,短篇集《列克星敦的幽灵》由文艺春秋社印行。12月,《去见村上春树?河谷隼雄》由岩波书店印行。 

编辑     删除
1997年

1997年

3月,经采访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受害者写成的《地下》由讲谈社印行。
  6月,《朝日村上堂是如何锻造的》由朝日新闻社印行。
  10月,《为了年轻读者的短篇小说导读》由文艺春秋社印行。
  12月,《爵士乐群英谱》(和田诚插图)由新潮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98年

1998年

4月,《边境·近境》由新潮社印行。
  5月,《边境·近境——摄影篇》(松村映三摄影)由新潮社印行。
  6月,漫画《毛绒绒软蓬蓬》(安西水丸作画)由讲谈社印行。
  7月,《地下》的续篇《约定的场所》(获1999年度桑原武夫奖)由文艺春秋社印行。
  10月,《CD-ROM版朝日村上堂》由朝日新闻社印行。翻译马克·斯特兰多的《狗的人生》,由中央公论社印行。

编辑     删除
1999年

1999年

4月,《斯普特尼克恋人》由讲谈社印行。
  5月,翻译格雷斯·佩利《最后瞬间的剧变》,由文艺春秋社印行。赴北欧旅行两个星期。
  8月—12月,发表“地震之后系列”——其一《UFO降落钏路》,其二《有熨斗的风景》,其三《神的孩子全跳舞》,其四《泰国之旅》,其五《青蛙君救东京》(载于《新潮》1999年8—12月号)。

编辑     删除
2000年2月

2000年2月

短篇集《神的孩子全跳舞》由新潮社印行。

编辑     删除
2002年

2002年

长篇小说《海边的卡夫卡》印行。

编辑     删除
2004年

2004年

长篇小说《After Dark》(天黑以后)印行。

编辑     删除
2005年

2005年

插图小说《奇怪的图书馆》出版

编辑     删除
2006年

2006年

短篇集《东京奇谭集》出版。

编辑     删除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