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迪南德·舍纳尔

纳粹德国的陆军元帅费迪南德·舍纳尔[Ferdinand Schörner]
加入收藏已收藏

纳粹德国的陆军元帅费迪南德·舍纳尔[Ferdinand Schörner]
出生日期:
1892年6月12日
去世日期:
1973年7月2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4-09-15
人物热度:
1763 次关注

人物介绍

约翰·费迪南德·舍纳尔(德语:Johann Ferdinand Schörner,1892年12月5日-1973年2月7日)是纳粹德国的陆军元帅,也是最后一位获得钻石橡叶骑士佩宝剑铁十字勋章的高级将领和德意志国防军陆军总司令。舍纳尔对自己军队极为严格,曾因不经军事审判就直接处决士兵而颇受争议。

概要

费迪南德·舍纳尔
Ferdinand Schörner

1892年6月12日(1892-06-12)—1973年7月2日 (81岁)

1941年的舍纳尔

昵称:
莽汉费迪南德
嗜血的费迪南德(Bloody Ferdinand)
嗜血的舍纳尔(Sch?rner the Bloody)

出生地点:
德国巴伐利亚慕尼黑

逝世地点:
德国巴伐利亚密腾瓦德

效命:
 德意志帝国(至1918年)
 魏玛共和(至1933年)
 纳粹德国

服役年份:
1911年—1945年

军衔:
陆军元帅

统率:
德国南方集团军群(1944年3月)
德国北方集团军群(1944年7月)
德国中央集团军群(1945年1月)
国防军陆军总司令部(1945年4月30日)

参与战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

卡波雷托战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

维斯瓦河-奥德河攻势
布拉格攻势
柏林战役

获得勋章:
蓝马克斯勋章
钻石橡叶骑士佩宝剑铁十字勋章

约翰·费迪南德·舍纳尔(德语:Johann Ferdinand Schörner,1892年12月5日-1973年2月7日)是纳粹德国的陆军元帅,也是最后一位获得钻石橡叶骑士佩宝剑铁十字勋章的高级将领和德意志国防军陆军总司令。舍纳尔对自己军队极为严格,曾因不经军事审判就直接处决士兵而颇受争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舍纳尔被送往苏联政治监狱服刑,期间西德媒体对其大篇幅报道,认为他已成为苏联军官。舍纳尔获释后,受到东德的工作邀请,他对此拒绝并前往西德,结果被当地法院起诉战争期间对麾下军官的处决,最终判处4年监禁。

 生平
 早年生涯
约翰·费迪南特·舍纳尔在1892年6月2日出生于巴伐利亚慕尼黑的中产阶级家庭中,父亲约翰为一名警察,母亲安娜·鲍尔(Anna Bauer)是巴伐利亚传统的中产阶级。舍纳尔于慕尼黑度过了童年,之后上了卢伊波耳德中学(Luitpold Gymnasium),于1911年6月毕业,舍纳尔后来志愿加入了巴伐利亚皇家陆军,就像当年许多人期望加入军队提升社会地位一样,但是只能以后备军官的形式保留,主因是他来自警察阶级的家庭,不被陆军所接受。因此舍纳尔想转作一名教师,并在慕尼黑、洛桑和格勒诺布尔等各大学修习外语。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不久,舍纳尔弃笔从戎,加入巴伐利亚皇家步兵团,以预备军官的身份参加作战;1914年11月,晋升少尉。在一战中,舍纳尔表现杰出,曾参与著名的卡波雷托战役,在1917年秋天突破意大利军队的防线。在凡尔登战斗受伤后,被送到慕尼黑野战医院,在未取得出院许可就回到部队中服役。舍纳尔也参加了阿尔卑斯山脉一带的战斗,曾率领一步兵连在红塔山隘(Roter-Turm-Pass)阻击,使罗马尼亚第一集团军往山中撤退。其他还有在锡比乌和伊松佐河(Isonzo)等地战斗,其中舍纳尔在伊松佐河的战斗中,率领第12连部队在托勒敏(Tolmein)进行突破,占领了考劳夫拉特山(Kolovrat),舍纳尔也因为此功绩获得当时德军最高荣誉勋章—蓝马克斯勋章,他也是唯一一个以少尉身份被授予其勋章的士兵。舍纳尔后来又参与了攻取凯末堡(Kemmelberg)的战斗,并且表现优秀。1918年,舍纳尔以中尉的身份退役。

 战间期
大战结束后,魏玛共和国政府意欲对国内的共产主义者进行打击。舍纳尔加入了政府军,担任第21猎兵营营长,先后在慕尼黑和鲁尔地区与共产党人作战。在他的出色表现下,舍纳尔被配入陆军第19步兵团。1922年,舍纳尔参加军区考试合格,并于1926年7月1日升为上尉,并担任驻兰茨胡特第19猎兵营的一名连长。1931年,舍纳尔成为第一位被派往意大利军队担任翻译官的德国军人,之后又担任德累斯顿军校的战术教官,舍纳尔在担任教官期间严格训练了武装党卫军,使其能有与德意志国防军并肩作战之能力。1934年,舍纳尔升为少校。1935年担任参谋部人事人员,到了1937年升为中校后,舍纳尔成为了新生德军的第98山地步兵团团长,并曾受命准备入侵奥地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
 西线
舍纳尔和他的山地步兵团在波兰战役中表现出色,特别是指挥第98和第99山地步兵团在9月12日突击利沃夫,并以少量兵力成功防御了利沃夫以东波军的攻击,也因此军阶升到上校。德军不久后开辟了西线战线,舍纳尔担任了新成立的第6山地步兵师师长,负责自莱茵河对面的弗格森山(Vogesen)向东部突击。法国战役结束后,舍纳尔本来要参加海狮计划入侵英国的行动,却因为德国不列颠空战的失败而作罢。1940年8月,舍纳尔晋升少将,接着在1941年率领第6山地步兵师在巴尔干战区参与对希腊和英国军队的进攻,突破了希腊的梅塔克萨斯防线(Metaxas Line)。1941年4月20日,舍纳尔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4月27日,他的前锋部队在希腊奥林帕斯山和卫城升起德国军旗,为德军第一个在该地区占领的师。

 东线

1941年6月,德国入侵苏联,开辟了东线战场。在秋季时,舍纳尔与他的山地步兵被派到摩尔曼斯克去接替艾德华·迪特尔(Eduard Dietl)的职务。舍纳尔这时指挥第19山地军于芬兰北部一带,负责攻击盟军经由大西洋到该港的商船,并保护佩琴加省附近的镍矿。在该区舍纳尔多次防守苏军优势兵力的进攻,并未使任何土地落入他手。舍纳尔于该处作战时总是在军队的正中央设置指挥所统筹,这段时间里他有句在部队里流行的标语:“就算是北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德语:Arktis ist nichts
!)”,以激励部队在北极地区的战斗士气。1942年2月28日晋升为中将;5月15日,晋升为上将。

 苏军反攻
1943年1月,舍纳尔成为纳粹党的一员。苏联红军开始反攻,德军开始撤退。1943年11月,舍纳尔负责指挥第20装甲集团军,在前期舍纳尔一再率部击退苏军的进攻,但到了1944年1月,苏军突破第30军的防守,使得全军有被包围的危机,但他还是坚守一条3千米的撤退路线,全军逃过被围歼的命运。另外还有希特勒要求他坚守聂伯河东岸的桥头堡,但舍纳尔与其部属皆认为不可行,不惜违反命令撤出该处。1944年2月17日,舍纳尔的骑士铁十字勋章被加上了“橡叶”。

舍纳尔在指挥在指挥罗马尼亚集团军时,将其与德军防线连结起来,使扬·安东内斯库(罗马尼亚军事最高权力者)无法单独撤离自己的军队;同时也为了提高罗马尼亚人的士气,将其部队渗入德国指挥官、尽量给予完整的装备。他还曾下令,任何人放弃阵地均视为敌前逃亡,无条件处决;若苏军突破防线至后方,前线德军以最快速度补上缺口后,后方苏军仍持续挺进,后方士兵也就要受罚。相对的,任何士兵只要以火箭炮或装甲拳击毁苏军坦克,就有3星期的长假。舍纳尔还曾被派为陆军总司令部的“国家社会主义指挥部”主任,他与纳粹党的马丁·鲍曼发生激烈争吵,原因是鲍曼坚持使用党员担任军队指挥,而舍纳尔则反对,并在担任此职务14天后辞职。

 持续撤退

到了1944年3月,改指挥A集团军群,5月则接替指挥南乌克兰集团军群总司令。在苏联的攻势下,德国与罗马尼亚的军队被迫退至塞瓦斯托波尔附近,元首大本营认为即使克里米亚已沦陷,该处能够长时间把守。为了脱离被围歼的危机,舍纳尔赶紧说服希特勒撤出至黑海港口,但当希特勒答应时间已经太晚,德国/罗马尼亚第17军已蒙受严重损失,失去不少装备、场面混乱、多人聚集于港口等待撤出。

1944年春末,舍纳尔指挥一系列防御作战,以稳定离罗马尼亚本土极近的天然防线—德涅斯特河。其后,被苏军以优势兵力突破防线,他发现第六集团军面临被围歼的可能,再次向元首大本营请求撤退,却因为要考量罗马尼亚与土耳其(主要是不愿见到克里米亚重回苏军手中)两国的政治利益,遭到拒绝,舍纳尔为此飞往元首大本营见最高统帅部的大将阿尔弗雷德·约德尔,仍得到相同答复。舍纳尔再次违反命令,指挥第六集团军撤离该处,于聂伯河南岸建立新防线。舍纳尔此举虽令敖德萨丢失了,但保留大部分人力与装备,且这条新防线持续防御到8月20日才被放弃。

1944年7月,舍纳尔成为重新编制的北方集团军群司令(北方集团军群后来集结其残部,改名为库尔兰集团军群(Courland))。他在赴任后知道德军无法阻止苏联的突破,下令位于里加-登纳堡防线以北的第16集团军与那尔瓦战斗群(Narva)尽速脱离敌军,穿越里加走廊至库尔兰,放弃北波罗的海的城市。8月8日,舍纳尔的骑士勋章上再度加上“宝剑”。舍纳尔还曾不从希特勒“固守萨列马岛”的命令,将2万原本会被歼灭的德军秘密撤出。

1945年1月1日,舍纳尔获得钻石橡叶配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但苏军于12日开始维斯瓦河-奥德河攻势,不但突破巴拉诺夫防线,还持以深入挺进。舍纳尔先在20日担任A集团军群司令又被转任命为中央集团军群总司令,而苏联发动接连的东普鲁士攻势,德军无法有效的防御,已无力抵抗苏军进攻德国本土。此时,德军与苏军的坦克数量比是一比七,步兵人数是一比十,炮兵是一比二十,飞机是一比四十,舍纳尔只得持续撤军以回避苏军强硬的攻势,降低其伤亡,将部队退至拉提包尔和科塞勒之间的奥德河,持续了20天的防御。苏军在进行完与舍纳尔集团军的交战与西里西亚攻势后(为扫除进攻柏林时的侧翼威胁),消耗太多而暂停攻击,重新整顿军队。1945年2月25日,有一篇来自“自由德国”报纸的文章开始被印制成传单散发到各前线 ,内容主要是在扰乱德军的士气和对舍纳尔的指责,也成为战后西德媒体对舍纳尔评论的一个根据。

 德国本土
舍纳尔在战争后期帮助苏台德地区与西里西亚的难民撤离,自将被苏联占领的地区撤出约160万人。同时,他派遣许多士兵和国民突击队进行类似自杀式的攻击,以抵挡苏军,救出更多难民。舍纳尔成为纳粹高层最喜爱的军事将领,如纳粹德国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在他1945年3月和4月的日记中,有很多夸奖舍纳尔的字句。

“元首还认为舍纳尔是我军最优秀的指挥官……舍纳尔令前方战线归于安定并使该处部队的士气回复。舍纳尔向元首报告了,为达此目的而使用了激烈的方法。在敌人面前逃跑的士兵他并没有宽恕,他将逃兵吊死在树上,在身上挂上牌子写道:‘我是一个逃兵,我没有保护德国妇女和儿童,因此被吊死。’这种方法显然非常有效,舍纳尔所指挥的士兵将会在前进阵亡之前清楚的认知到:往后方逃走下场将会是死。”

——约瑟夫·戈培尔的日记,1945年3月12日。

1945年4月5日,舍纳尔晋升为陆军元帅(但由于德国情势危及,希特勒没有替他制作元帅杖 ),4月30日被任命为德意志国防军陆军总司令与“阿尔卑斯山要塞”总司令。然而,此时以没有足够的士兵供舍纳尔指挥,他仅能作为一个名义上的集团军群总司令,对纳粹德国最后战败的结局没有影响。舍纳尔在5月7日解散了他的部队和参谋人员,随后在午夜即动身离开。5月8日,纳粹德国投降,在战后西德媒体和舍纳尔麾下士兵指出5月18日时舍纳尔抛弃柏林的部属,自己搭乘“鹳鸟式”飞机离开,而他是前往提罗尔会见古德里安,而古德里安早被盟军俘虏。其后舍纳尔也前往德军第一集团军司令部向美军投降,美军不久后将他交给了苏军。对于他离开指挥集团军群的原因,一说是因为他害怕落入苏联人手中,另一说则是他要前往指挥阿尔卑斯要塞,并以待命的身份整顿整个战线。

 战后
 苏联监狱
舍纳尔后来被送至莫斯科附近的克拉斯诺哥尔斯克第27战俘营,短时间收留后舍纳尔被迫转移到各个地方,在卢比扬卡(Lubyanka)、弗索夫卡亚(Lefortsovkaya)被内务人民委员部拷问、在布提尔斯卡亚(Butyrskaya)被施以非人待遇,之后又因为舍纳尔早期随军队在德国西部扑灭共产党份子的纪录,以及“身为希特勒的爱将,在占领地指挥德国陆军,积极参与筹备对苏联的战争,违反国际法和国际条约”,在1952年2月的军事委员会,苏联最高法院判处他25年监禁(原判50年)与强迫劳动,由于政治监狱中替其他犯人仗义执言,曾受到几次减粮的处罚,1953年到1954年的冬天也未领到冬服。后来减刑为18年。在舍纳尔的狱里服刑期间,多次拒绝了苏联要他加入自由德国国家委员会的建议。

 西德的报道
在他待在苏联战俘营时,西德当地多家媒体报道舍纳尔,1950年10月11日的英国“每日电讯报”曾报道说:“舍纳尔曾由北朝鲜写信,说他在北朝鲜军总司令部里充任顾问。”1952年6月20日的“卢比克电讯”(Lubecker Nachrichten)曾报道:“舍纳尔被派到苏俄某一步兵学校工作,在那里讲授攻击战术和军队指挥。”,又说“他确实被斯大林召见过”1952年5月10日的“回声周报”(Echo der Woche)曾报道:“舍纳尔元帅在近东担任苏联的间谍工作。”英国记者泰瑞(Antbony Terry)报道说:“依照苏联的情报资料,昔日的德国舍纳尔元帅现在指挥一个属于自己约有4万人的“阿拉伯别动队”,一切武器都是由昔日德意志国防军的仓库中取得的。”,其他还有“舍纳尔成为了苏联元帅,成为了东德人民军总监,舍纳尔其实已经不在人世”等报道,但这些报道大部分是由东德政府与莫斯科在背后发出,主要目的是为了激起西德民众反对德国再武装和使舍纳尔留在东德替其工作。

 东德
在1952年4月,舍纳尔的刑期被减为12年又6个月。舍纳尔自苏联战俘营获释,于1955年抵达东柏林后,受到苏联占领区红十字会会长路易(Ludwig)、德国社会统一党职员盖斯奈(Gessner)、苏联大使普什金(Puschkin)的代表、前国防军代表团的欢迎,在东柏林“约翰大饭店”上,前国防军的格哈德·费尔本(Gerhard Feyerabend)要求舍纳尔留在东德,并为当局工作,舍纳尔拒绝了。盖斯奈则说道:“你不要心存幻想!你要到西方去的话,一过边境就会被捕。否则我们也会运用我们的手段和力量,使你和你的孩子们无法生活下去。你在西方所希望的,你可以在这里从你每天所读的西德报纸上都知道了!”,12月他被移交给东德当局,直到1958年他才获准前往西德。

 西德法院

兰茨贝格监狱

回到西德的慕尼黑后,舍纳尔被当地法院起诉,指控他在1945年3月未经审判就处决了阿恩特(Arndt)上校,理由是他被发现醉倒于补给卡车车轮后。舍纳尔的律师是鲁道夫·爱斯坦瑙(Rudolf Aschenauer),后来爱斯坦瑙找出目击证人指出阿恩特并未遭到处决,而是被其他军官释放了,但此证言遭到非纳粹化的法院驳回重审的要求。另外舍纳尔还有被控两件意图谋杀:在1945年3月24日聂兹失守时,舍纳尔认为是该处指挥官—史培尔(Sparre)上校怠慢所致,要求处决该指挥官与其副手(但实际上是因为上校因心脏病送医而缺乏指挥才失守)。哥德哈德·海因里希和弗德里希·舒尔兹(Friedrich Schulz)与舍纳尔争论后取消了该命令,但舍纳尔又被判处4年半监禁并被剥夺退休金,舍纳尔在判决后说道:“我对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愿意完全负责。我已经为祖国效了命,并尽一切努力去固守阵线,以抵挡布尔什维克党徒们的突击……”

他于1963年从兰茨贝格监狱(德语:Justizvollzugsanstalt Landsberg)被释放,并在慕尼黑默默无名地生活(虽有西德总统海因里希·吕布克给他部份的退休金,但仍曾到需要亲友接济的程度),直到1973年因心脏病去世,葬于密腾瓦德(Mittenwald)。60年代末,舍纳尔曾受到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力欧·塞勒凡斯提(Mario Silvestri)访问他在一战的表现,而不是二战。

 评价
有德国退伍士兵指出,在1945年时舍纳尔对躲在战线后的士兵未经军法审判就直接处决,这些讯息在汉斯·冯·路克(Hans von Luck)、齐格佛里德·科内普(Siegfried Knappe)的著作中均有提到。曾在1944年至1945年于舍纳尔指挥下的步兵军官哥特罗普·彼得曼(Gottlob H. Bidermann)在其回忆录中描述,舍纳尔对军官与士兵皆是以藐视的态度对待,经常任意处罚士兵或是将其降级(也有一说是他们工作怠慢被罚,因而挟怨报复,在军中散播谣言),即使到了战争即将结束依旧如此。舍纳尔也被认为十分崇敬希特勒,这个观点主要是在战争最后希特勒任命舍纳尔为陆军总司令,以及在对希特勒错误的战略判断时表示肯定,让希特勒认为红军的目标是布拉格,而非柏林。舍纳尔的军事能力则因为过晚担任集团军群司令而不明显,但在其负责战线已方伤亡并不多,敌人优势兵力下也能防御较长的时间,也因此使其深受希特勒与纳粹高层的敬重。

“嗜血的舍纳尔”这个绰号,是一位参加过凡尔登战役的德国老兵—法朗兹·艾普(Franz Ritter von Epp)所说的,并且将舍纳尔评价为“希特勒手下最残暴的陆军元帅”。直到今天,关于舍纳尔对麾下士兵的对待、有无擅离职守、是否为纳粹主义忠诚信徒的疑问仍未有统一的评价。

 升官年序

上等兵—1912年4月1日
下士—1912年8月1日
二级上士—1913年5月22日
临时少尉—1914年11月29日
少尉—1917年12月26日
中尉—1918年7月15日
上尉—1926年8月1日
少校—1934年8月14日
中校—1937年3月16日
临时上校—1939年8月27日
上校—1940年1月30日
少将—1940年8月
中将—1942年2月28日
上将—1942年5月15日
大将—1944年5月20日
元帅—1945年4月5日

 荣誉

军官级意大利王冠勋章

蓝马克斯勋章

铁十字勋章:二级(1914年12月27日)和一级 (1917年1月27日)
奥地利军功十字章:第三级战争勋章(1916年4月)
巴伐利亚军事功绩勋章:第四级皇冠佩剑  (1917年10月24日)
蓝马克斯勋章:针对他于意大利的表现(1917年12月5日)
重伤勋章:银色级(1918年)
国防军服务章:二级(1936年10月2日)
意大利王冠勋章:军官级(1938年8月2日)
德奥合并纪念章(1938年11月8日)
二级铁十字勋章:二级(1939年9月12日)和一级(1939年9月20日)
亚历山大指挥章:二级带剑(1941年7月15日)
芬兰自由十字章:一级橡叶(1942年1月1日)
骑士铁十字勋章系列:

骑士铁十字勋章:1941年4月20日
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1944年2月17日(第398位)
橡叶配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1944年8月28日(第93位)
钻石橡叶配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1945年1月1日(第23位)

东线从军勋章(1942年8月20日)
纳粹党党章:金质(1943年1月30日)
库尔兰袖饰
德意志十字章:金质
被国防军日报(Wehrmachtbericht)表扬于1944年2月18日、11月30日;1945年1月1日、4月5日和3月9日

 参考资料
 脚注

^ a 内容为:“现在于西里西亚和下劳西茨的A集团军群总司令自1月中旬以来是舍纳尔上将。舍纳尔如何能够有此光荣,要和指挥靠在北方集团军群的希姆莱站在一起呢?他是配的上这光荣的,因为凡是不顺利的地方,他就出现了,而凡是他出现的地方,就不顺利了...他是一个贪图功名的人,是一个充满虚荣心的人,是一个军人所说的“骑脚踏车”的人,他的眼往上看而脚向下踏。他的残暴特性是无人不知的。他动不动就要立刻将人判处死刑。他以将官兵关到监牢里去为他莫大的威名。他是希特勒的忠臣,完全遵守国家社会主义的法律规则。他自己声明过:‘我不认识法律,我制定我自己的法律。’德国军人!这就是你们的“领袖”,把他们赶走吧,转过枪口来,不要再打仗了!凡是反抗你们的,希特勒那些走狗们—党卫军和宪兵,都要把他们处死。如此你们才能生存,德国才能生存!”署名—阿希勒(Leopold Achile),1945年2月25日。

 资料来源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帝国骑士 ,Cunther Fraschka著 p.335~356
^ 德国历史研究所(伦敦)"Soldiers into Citizens: Wehrmacht Officers in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1945-1960)", p. 63.
^ Brillantentr?ger Ferdinand Sch?rner
^ Gie?ler, Klaus-Volker: Sch?rner, Johann Ferdinand στο Neue Deutsche Biographie (NDB) (德文)
^ Mitcham, σ. 127-128
^ Ernst Klee: Das Personenlexikon zum Dritten Reich. Wer war was vor und nach 1945. Fischer Taschenbuch Verlag, Zweite aktualisierte Auflage, Frankfurt am Main 2005, ISBN 978-3-596-16048-8, S. 556.
^ Hitler and His Generals ,David Irving著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德军元帅小传,Otto E. Moll著
^ Joseph Goebbels: Tagebücher 1945. Die letzten Aufzeichnungen. Berlin 1977, S. 164.
^ André Stirenberg, André Hüsken: Mythos Marschallstab. Der Marschallstab in der preu?ischen und deutschen Geschichte von 1852 bis 1945. H.M. Hauschild, 2004. – ISBN 3-89757-252-4
^ Ziemke References Page 134
^ V.K. Vinogradov and others, Hitler's Death, Chaucer Press 2005, 241. 这些资料是作者译自苏联文件。
^ Mark Mazower: Milit?rische Gewalt und nationalsozialistische Werte – Die Wehrmacht in Griechenland 1941 bis 1944 in: Hannes Heer, Klaus Naumann (Hrsg.): Vernichtungskrieg. Verbrechen der Wehrmacht 1941 bis 1944, Hamburg 1995, S. 172
^ 14.0 14.1 14.2 14.3 14.4 Rangliste des Deutschen Reichsheeres, Mittler & Sohn Verlag, Berlin 1930, 144页
^ Veit Scherzer: Die Ritterkreuztr?ger 1939-1945, Scherzers Militaer-Verlag, Ranis/Jena 2007, ISBN 978-3-938845-17-2, S.681

 参考书目

Osprey.-.Elite.118.-.German.Commanders.of.World.War.II.(1).Army

(中文)Fraschka, Gunther, 《帝国骑士:27位骑士十字勋章得主》, 麦田出版社. 1997, ISBN
957-708-495-8

Rudolf Aschenauer: Der Fall Sch?rner, 1962.
Erich Kern: Generalfeldmarschall Ferdinand Sch?rner: Ein deutsches Soldatenschicksal, ISBN 3-87725-083-1.
Klaus Sch?nherr: Ferdinand Sch?rner - Der idealtypische Nazigeneral, in: Roland Smelser/ Enrico Syring (Hrsg.): Die Milit?relite des Dritten Reiches - 27 biographische Skizzen, Ullstein Verlag, Berlin / Frankfurt am Main 1995, S. 497–509. ISBN 3-550-07080-2
Peter Steinkamp: Generalfeldmarschall Ferdinand Sch?rner; in: Gerd R. Uebersch?r (Hrsg.): Hitlers milit?rische Elite. Vom Kriegsbeginn bis zum Weltkriegsende Bd. 2, Primus Verlag, Darmstadt 1998, ISBN 3-89678-089-1, ISBN 3-534-12678-5 (Wissenschaftliche Buchgesellschaft), Seite 236-244
Duffy, Christopher (1993), Red Storm on the Reich. Cassell Military. ISBN 0-306-80505-7.
Fraschka, Günther (1994). Knights of the Reich. Atglen, Pennsylvania: Schiffer Military/Aviation History. ISBN 0-88740-580-0.
Knappe, Siegfried (1992). Soldat: Reflections of a German Soldier, 1936-1949. Dell Publi. ISBN 0-440-21526-9.
von Luck, Hans Panzer Commander
Pickert, Wolfgang (1955). Vom Kuban nach Sewastopol - Flakartillerie im Verbund der 17. Armee - Die Wehrmacht im Kampf Band 7 (in German), Heidelberg: Scharnhorst-Buchkameradschaft
Scherzer, Veit (2007). Ritterkreuztr?ger 1939 - 1945 Die Inhaber des Ritterkreuzes des Eisernen Kreuzes 1939 von Heer, Luftwaffe, Kriegsmarine, Waffen-SS, Volkssturm sowie mit Deutschland verbündeter Streitkr?fte nach den Unterlagen des Bundesarchives (in German). Jena, Germany: Scherzers Miltaer-Verlag. ISBN 978-3-938845-17-2.
Searle, Alaric (2003). Wehrmacht Generals, West German SOciety, and the Debate on Rearmament, 1949-1959. Praeger Pub.
Williamson, Gordon (2006). Knight's Cross with Diamonds Recipients 1941-45. Osprey Publishing Ltd. ISBN 1-84176-644-5.
Ziemke, Earl F. Battle for Berlin: end of the Third Reich

军职

前任:
大将 约翰斯·弗里塞纳
北方集团军群司令
1944年7月23日 – 1945年1月27日
继任:
大将洛塔尔·伦杜利克

前任:
阿道夫·希特勒
国防军陆军总司令部司令
1945年4月30日 – 1945年6月8日
继任: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