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林翼

晚清大臣,湘军首领胡林翼
加入收藏已收藏

晚清大臣,湘军首领胡林翼
出生日期:
1812年7月14日
去世日期:
1861年9月30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4-02-08
人物热度:
6874 次关注

人物介绍

晚清大臣,湘军首领。字贶生,号润之(一作润芝)。湖南益阳人。

概要

  1836年(道光十六年)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捐升知府, 1846年分发贵州。在安顺、镇远、黎平等府任内,因举办保甲团练,自练壮勇,镇压各族群众有功,得到云贵、湖广督抚倚重。1854年(咸丰四年)擢贵东道员,奉调带勇赴湖北、湖南抗击太平军。曾国藩以其“才大心细”加以奏保,并令其自领一军,随同作战。

  1855年1月,随曾国藩湘军进攻江西九江、湖口,大败。旋任湖北布政使,带所部回援武汉。4月,清廷因武昌失守,巡抚自杀,命其署理湖北巡抚。此后,胡林翼不断整顿、扩充所部湘军,在武汉及其外围州县与太平军反复争战。在强行攻城屡遭失败后,采取围城打援战术,于1856年12月攻陷武昌,又遣军夺武昌县(今湖北鄂城)、黄州(今湖北黄冈)等地。因收复湖北失地,实授湖北巡抚,加头品顶戴。随令李续宾等进围九江,自居武昌调度。于湖北竭蹶经营,多方与督办军务钦差大臣、湖广总督官文等满族官僚交好,使无掣制。同时大力整饬吏治,广泛引用人才。先后以“贪纵不职”等罪名,参革文武官吏数十人,代以办事干练和操守较好者。并整顿厘金,增设局卡,严防偷漏,力杜中饱。还改革漕粮征收,奏定新章,厘正积弊。对境内群众斗争和武装起义,悉以武力镇压。于是,使湖北统治得以巩固,成为湘军对付太平天国的有力基地。

  1857年,在黄州督战,击溃进入鄂东的太平军陈玉成部。进又视师九江,制定围攻方略,次年5月攻占九江。旋分兵合围安庆,但因主力李续宾部11月在三河镇(今安徽桐城东北)之战中全军覆没而受挫。1859年,与曾国藩定议四路进攻安徽,主张“歼敌为上,得城次之”。次年,以道员曾国荃一军围攻安庆,副都统多隆阿、按察使李续宜两军于桐城外围阻遏太平军援军,迭有捷仗。但由于后方空虚,太平军于1861年春夏攻入湖北,威逼武汉,胡林翼遂率部回援。9月,所遣之军攻陷安庆,被推为首功,加太子太保衔。同月30日,病死武昌。赠总督,谥文忠。时人以与曾国藩并称“曾胡”。著作有《读史兵略》,所遗奏稿、书牍辑为《胡文忠公遗集》。

  胡林翼生于1812年(嘉庆十七年)7月14日生,父胡达源,官至詹事府少詹事。1836年(道光十六年)胡林翼中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土,旋授编修,充江南副考官,捐升知府。1846年起,历署贵州安顺,镇远、思南知府,1851(咸丰元年)补黎平知府,以“剿匪”有功,擢贵东道员。

  1853年秋,云贵总督吴文镕调任湖广总督。时太平天国业已定都天京(今南京),遣军西征,威逼武昌,吴文镕奏调胡林翼带勇赴湖北协助他办理军务。

  1854年1月8日,胡林翼率黔勇600名自贵州镇远启行。2月下旬抵湖北金口,闻吴文镕在鄂东堵城被太平军击毙,遂止行。后曾国藩商得湖南巡抚骆秉章的同意,所部遂由湖南支给饷械,回驻岳州,并在曾国藩指挥下与太平军作战。

  1854年夏,湘军水陆师连败西征太平军,攻占武昌后又三路东下。胡林翼授湖北按察使,驻防崇阳,通城。秋,曾国藩率湘军破太平军半壁山防线,兵锋直抵九江城下,因兵力不敷,奏调胡林翼助攻九江。胡林翼带勇2000人自咸宁东出瑞昌,于1855年1月7日进抵九江城外,会同塔齐布、罗泽南,围攻九江,连攻数日不下。曾国藩改取“舍坚而攻瑕”之策,调胡林翼,罗泽南部转攻九江以东、湖口对岸的梅家洲。23日,抵盔山,当即分三路攻扑,遭到太平军守将罗大纲的迎头痛击。次日,击退了太平军的四路反攻。之后,又配合水师连日向梅家洲发动进攻,终未获大的进展。

  1855年1月29日,湘军水师120条轻便战船冒险冲入鄱阳湖,上驶姑塘,被太平军阻截于湖内,从而使长江内的大型战船,失去轻便战船的护卫与配合,战斗力顿减,湘军八里江水师老营当天即遭太平军水师的火攻,船只被焚40余号,余船纷纷逃回九江。2月11日,九江官牌夹水营又遭太平军夜袭,曾国藩的坐船被焚夺,文案全失,险些丧命,余船也纷纷上驶溃逃。太平军乘胜转入全线反攻,2月23日占汉阳、武昌。曾国藩转守南昌。胡林翼也被迫撤离九江外围,回援武昌。他带勇1800人于3月6日驻营沌口。4月3日,武昌失守,巡抚陶恩培被杀,清廷以胡林翼署湖北巡抚,与道员李孟群所部水师共守金口。由此开始了长达年余的围困武昌之战。

  胡林翼受命署理湖北巡抚后,在军事上开始独当一面。这时,他“巡抚号令不出三十里”,手下兵少将疲,一时难以有所作为,怎么办呢?他在向皇上的第一份奏报中提出,“惩前毖后之计,首在练兵,明耻教战之方,贵在选将。”(《胡文忠公全集》卷一第1页。)表明了他将选将练兵、整顿部队的决心和意向。这时他责任封疆,对武昌的太平军,还得摆出进攻的姿态。5月1日,他督部逼武昌城外。17日,督攻武昌的沙洲。27日,出动水陆师合攻武昌,进战均不利。6月10日在水师配合下,派副将王国才率部攻汉阳,他自率所部攻武昌。太平军知其金口大营空虚,绕道袭金口,迫使他退回金口老营。这时进攻武昌,由于兵力单薄,只具有骚扰性质,他自己也明白:“武昌城围二十里,城门凡九,臣之兵力攻其一而遗其八,”(《胡文忠公全集》(上)第12页)根本不可能攻而克之。于是他改变主意,先攻汉阳。7月29日,副将杨载福率水师由岳州到金口,水师的力量得到了加强,胡林翼对他颇为倚重。8月27日,出动水陆师分攻汉口、汉阳,斩断了太平军在襄河(即汉水)上架设的浮桥,铁锁,毁粮船300余号.烧铸炮局5座,火药局6座,缴获炮300尊,取得了一次较大的胜利。

  当胡林翼率部进攻汉口、汉阳之际,9月12日,太平军兵分六路进攻金口,清军大败,陆营纷纷溃散,水师退守新堤。由于大营失陷,胡林翼被迫自汉阳损口退往奓山。18日,太平军又分八路来攻,胡林翼所部陆营由于欠饷太多,无心作战,纷纷溃散;他自己也退入江边鲍超船中。自此,他结识了鲍超,发现他勇敢冠军,晓畅兵略,准备重用。在此次溃退中,他的巡抚关防都丢了,其狼狈程度可以想见。

  胡林翼所部接连溃散,促使他下决心裁汰旧勇。他遂从水师挑派都司鲍超前去湖南,另募新勇3000人,与此同时,又奏调遣员罗泽南部湘军自江西来援,以救燃眉之急。

  10月,罗泽南率5000人自江西义宁来援,连占通城、崇阳,胡林翼率部前往迎接,共同攻下蒲折。12月20日夺回金口,水师前出武昌近郊的沌口。25 日,陆路前锋直逼武昌西南的纸坊。

  胡林翼回顾一年多来围攻武昌的战事,真可谓苦不堪言。他给妻子写信说,“今年打三四十仗,仗仗皆苦”,又说:“平生自谓才大,自幼即狂,谓世人皆无才。……三十七(岁)以后作守办一方之事,当小乱之时,稍展其才,而今年之才力竭矣。今年之难之苦,则竭力尽心,万难支持矣。心中未尝不愁,却喜性情开展,不甚怕死,故如此磨折,如此艰难,形状如昔,惟须发稍白耳。”(梅英杰:《胡林翼年谱》咸丰五年)

  1856年1月3日,胡林翼进驻武昌城南李家桥,罗泽南进驻洪山。自此之后,与太平军展开了频繁而激烈的争夺战,双方互有胜负。太平军以守为计,伺机出击,给清军以很大杀伤。这种情况,于兵力单薄的胡林翼十分不利,迫使他改变战术。他确定“分派陆师,一扼武昌下三十里之青山,一扼汉阳下三十里之沙口,而以炮船之半驻于武汉下游,则贼粮军火,不禁自绝,贼必内讧,即有奔突,亦可乘其饥疲涣散,痛加剿冼,似较日夜仰攻,徒受炮伤为得计。”(《胡文忠公全集》(上)第52页)但此时翼王石达开部太平军挺进江西占领了50余州县,困曾国藩于南昌。曾国藩连连来信,催调罗泽南率部回援。客观情况又不允许胡林翼对武昌实施“坐困”政策。

  1856年4月6日,武昌太平军因援兵开到,兵力得到加强,遂洞开城门,多路出击,对清军展开强大的反攻。胡林翼、罗泽南被迫进行抵抗。此时,罗泽南求胜心切,企图乘机攻入城内,占领武昌,以便迅速回援江西。结果被太平军炮弹击中头部,于五天之后毙命。

  罗泽南死后,由其老部下知府李续宾接统其军。因曾国藩望援孔急,胡林翼遣曾国华(曾国藩之弟),率4100人往援,李续宾所统罗泽南旧部遂隶胡林翼。胡林翼由此陆师依靠李续宾,水师依靠杨载福,军势随之日益增强。他在一封信中说:“得迪庵(李续宾)而兵乃强,得厚庵(杨载福)而水路以通。”(《胡林翼年谱》咸丰五年)胡林翼自1855年春回援武昌、受署湖北巡抚以来,虽经百般攻战,终未能攻克武昌;然长年的作战,却给胡林翼提供了一个裁汰、整顿和扩编部队的机会,逐步组建起一支精干的陆师和水师,成为他尔后征战的骨干力量。这支部队是以湘军水陆师为基础组建扩编而成,因此也可以说它是湘军的一部分,但它又是胡林翼一手扶植起来的,饷械全由湖北供给,故亦有称之为“楚军”或“鄂军”。

  1856年7月,石达开于参加一破江南大营之后,率部自天京上援武昌,进入湖北后,便兵分四路,对武昌清军取大包围之势。8月18日,石达开部抵达武昌近郊鲁家巷,战事又趋紧张。

  正在这时,太平天国天京爆发了内讧,杨秀清及其僚属数万人被杀。9月上旬,石达开即率部回天京靖难,武昌外围的军事压力解除,胡林翼得以添募兵勇,深浚长濠,严密围困武昌。

  1856年12月,武昌被围日久,外援渐绝,粮食、弹药俱形匮乏,加之洪秀全将韦昌辉处死,武昌太平军主要守将韦俊(亦名韦志俊,韦昌辉之弟)深恐株连,已无心再守。19日夜,乃洞开城门,七道并出,突围他走。汉阳太平军也同日撤出。胡林翼乘机占领武昌、汉阳,并以日行800里的速度向朝廷奏捷。朝廷也以武昌克复,实授胡林翼湖北巡抚、赏戴头品顶戴。

  胡林翼占领武昌之后,立即水陆东下,对太平军实施追击,旬日之间,连克武昌县(今鄂州市)、黄州,大冶,蕲水,兴国(今阳新)、广济、黄梅,湖北境内无太平军踪迹。于是令李续宾率军9500人进围九江,江宁将军都兴阿、杨载福、鲍超率6000人,屯九江对岸要隘小池口,而自居武汉,与湖广总督官文通筹全局,整饬湖北军政吏治,“裁通省浮勇以节糜费,设武汉重兵以固根本,严查保甲以靖奸宄,慎选贤能以资苏息。设清查局,查被寇后州县仓库钱粮交代,设节义局,表章历年殉难官绅士女,设军需局,筹备东征军士器械饷糈。”(《胡林翼年谱》咸丰七年)以此来支持前方的军事。

  李续宾部自抵九江城外后,从1957年1月8日开始,连续6天,昼夜更番攻城,“缘登二十佘次”,均被守军击退。胡林翼见初攻不逞,知不能速胜,乃改取" 长堑围囤”之策,李续宾于城外挖掘长壕6道,三面合围。并于长江北岸,驻扎水师10营,切断太平军的外援。

  正当战事胶著于九江城下之际,太平军年青将领陈玉成,统率大军自安徽入湖北出英山,直插蕲水,然后回军广济、黄梅,威胁围困九江、小池口的湘军后方。这时,胡林翼在武昌坐卧不安,不得不亲自赶赴黄州。他到黄州后,“选精锐,授方略”,8月20日,多隆阿、鲍超部败太平军于黄腊山,9月11日,知府李续宜部败太平军于蕲水马家河,将太平军再度赶出湖北境内。10月2日攻占九江对岸要隘小池口,为攻占九江创造了条件。当天,胡林翼到九江城外,与都兴阿、李续宾、杨载福“会商进取之策”,确定再先取湖口,进一步切断九江太平军的外援。18日,胡林翼返回武昌。

  为攻取湖口,李续宾、杨载福等决定以陆师5000人绕出湖口之下,踞城后山岭,进攻湖口侧后,杨载福则密约内湖水师彭玉麟部,合攻湖口之前。10月25 日,湘军水陆师相互配合,攻占湖口县城及其对岸的梅家洲。九江太平军由于失去小池口和湖口的支持,完全成了一座孤城。

  11月上旬,湘军乘胜东下,连占彭泽、望江,东流,杨载福水师越过安庆,攻占铜陵,前锋直至泥汉口,与江南大营西上之“红单船”(红单船。系江南大营从广东奏调之外洋帆力船,船型大,装炮多,活动于南京附近长江水域。)取得了联络。11月24日,水师返抵湖口,胡林翼令水师马步专注九江,以期迅速攻克。

  1858年3月30日起,李续宾、杨载福督率围攻九江兵勇,昼夜环攻,地道云梯,多路并举。九江太平军守将林启荣则督率守城太平军将士,坚决抗击湘军的进攻,城垣随塌随补。胡林翼见湘军伤亡惨重,函嘱李续宾等相机持重,不要操之过急,以免造成更大伤亡。

  5月,湘军日夜攻城,掩护开掘地道,8日,12日,东门及南门外的地雷先后轰塌城墙10余丈,太平军用点燃的火药桶向城下抛掷,湘军损失惨重。

  5月18日,东门外一处地道竣工,李续宾、杨载福等决定于19日晨发火轰城,同时于四门作好登城准备。及火发,顷刻砖石飞腾,声震山岳,城墙被轰塌数十丈,各门湘军乘势抢登,冲入城内,占领全城。林启荣以下万余将士全部壮烈殉难。

  九江位于长江与鄱阳湖之交,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湘军于围城16个月之后,终于攻占九江。李续宾赏加巡抚衔,胡林翼赏太子少保衔。

  湘军攻占九江后,便准备进一步东进。胡林翼说:“目前大计,自应以九江得胜之陆师,渡江剿办,先清北岸,而后再及于江南,水师则先清安庆,而以余力分讨金陵,或再以余力,调入苏杭太湖等处。”(《胡文忠公全集》(上)第254、269页。)一个月后,东进的计划进一步明确为:“李续宾统师由中路进攻,都兴阿由宿(松),太(湖)进兵,杨载福水师直攻安庆。”(《胡文忠公全集》(上)第254、269页。)

  正在这时,太平军各路将领也会集于安徽枞阳镇。当时,他们首先商议的还不是如何对付湘军的东进,而是如何破清军的江北大营,以打通天京与江北的交通。会后,太平军便兵分两路,李秀成一路回滁州驻地,陈玉成率一路北上,于8月23日攻占庐州,然后东走店埠,梁园,进向滁州,与李秀成部会师后,于9月27日攻破江北大营,重占江浦,扬州、六合等地,打通了天京北路粮道。

  是年夏,胡林翼因母亲去世,于9月17日回原籍湖南益阳治丧。湖北巡抚由湖广总督官文暂署。

  此时,湘军乘太平军主力二破江北大营之机开始东进。李续宾、都兴阿率部于9月22日攻占安徽太湖,揭开了东进的序幕。之后,遂分兵两路:都兴阿率副都统多隆阿和总兵鲍超于10月5日进围安庆;李续宾则率所部北指庐州。李续宾于连陷潜山,桐城,舒城后,抵达庐州南面的三河镇,遭到守将吴定规的坚决抵抗。不久,陈玉成、李秀成部也闻讯赶来回援,李续宾部被陈、李太平军反包围,三天之间,5000精锐全军覆没,李续宾也被击毙(著,太平军又连克舒城,桐城、潜山。这时围攻安庆的都兴阿部,恐后路被抄袭,也撤安庆之围,由石牌退回宿松。自此,楚军便与陈玉成,李秀成部太平军相持于宿松,太湖间。

  11月下旬的一天,胡林翼正在家里治丧,忽然信差送来一封急件,他拆开一看,大惊失色,突然昏倒在地,口吐鲜血,过了好久才苏醒过来。这是他得知三河败讯的反应。他得信后提前结束丧期,赶回武昌。12月16日,他在益阳给皇上发了一份启程赴鄂的奏报,其中谈到了三河之败的原因。他说:李续宾“提师入皖,一月之内,攻克四城,血战力取,每次中伤精锐,已逾千人,又复急援庐州,疾行而颠,兵以屡分而单,气以屡败而泄,是固兵家之深忌也。破桐城之后,分营留守,以数千之众,用之贼所必争之地,攻此难拔之城,前无牵制贼援之师,后无应救椅角之势,百战之余,覆于一旦,良可痛也。”(《胡文忠公全集》(上)第282 页)

  胡林翼于1859年工月3日回到武昌,接篆任事。11日,即出驻黄州,与李续宾之弟李续宜“搜军实,察夷伤,养生吊死,抚1B募新,”(《胡林翼年谱》咸丰八年)共得马步二万余人。时多隆阿、鲍超率9000余人攻太湖,唐训方、蒋凝学7000多人驻太湖以南之荆桥,均交江宁将军都兴阿调遣,自留6000人防守黄州。为防太平军由安徽霍山,六安进入湖北,胡林翼又于3月16日移驻上巴河。三河之战后,经过一番整顿,他本想再行进兵安徽,然由于“添兵则苦于饷糈之竭,分兵又苦于统将之少”,只得暂取守势,等待时机。此时,钦差大臣胜保曾提出“皖军会捣六合,楚师(指胡林翼部)由四面力攻舒、桐、安庆”,以合围金陵的建议,也被胡林翼所婉拒,他认为“规复金陵,必须先清皖省,欲清皖省,必先清沿江上下,若能以马步辅水师由宿、太、舒、桐攻克安庆,步步为营,次第下击,力扼大江,则金陵之接济可断,势将不攻自克。”(《胡文忠公全集》(上)第314页)胡林翼经过三河之败,在敌我形势的估计上,较前实际多了。

  1859年夏,翼王石达开率部自闽南、赣南进入湘南,围攻宝庆(今邵阳)。胡林翼恐石达开部取道湖南,威胁湖北后方,只好“挖肉补疮,移缓就急”,先后从湖北调派马队200名,水师7营、船200余号,陆师7000余人赴援湖南,并委道员李续宜为统领。这支部队到达宝庆之后,在湖南原有部队的配合下,打败了囤攻宝庆的石达开部,于同年11月撤回湖北。在此期间,胡林翼身边只留2000人。而太平军陈玉成、李秀成部,也因忙于天京周围的战事而无暇西顾,故 1859年全年,鄂、皖前线无重大战事。

  1859年夏秋之交,石达开部攻入湖南、行将入川之际,朝廷曾有调曾国藩入川防堵之议,并命曾国藩赴湖北,与湖广总督官文妥商入川途径。后因石达开败退广西,朝廷乃命曾国藩暂缓入川,改援安徽。

  9月30日,胡林翼在黄州会晤曾国藩,二人共同商定了四路援皖之策:胡林翼拨派10营归曾国藩指挥,循宿松、石牌攻安庆,为第一路,以多隆阿、鲍超循太湖、潜山,以取桐城,为第二路,胡林翼自率所部出英山、霍山以取舒城,为第三路,李续宜出河南商城,固始以规庐州,为第四路。对这四路的险夷,胡林翼在一封信中说:“运道分四层,涤帅(曾国藩)一军循石牌最易,多(隆阿)鲍(超)居第二层较难,林翼居第三层,已是万山之中,用夫多而用力劳,是为更难;希庵 (李续宜)之军火,由麻城、英?山)、罗(山)运去,其米粮从商(城)、固(始)采办转运,尤难之难者也。”(《胡文忠公全集》(下)第759页)曾国藩在一封给胡林翼的信中也说:胡林翼“自占英,霍山险之路,而以沿江平易之路让鄙人,此公之盛德,而鄙人所最难安者。”(《曾文正公书札》卷九)从这里可以看出,这四路的分工主要是胡林翼的意见,从中还可看到,曾,胡二人关系之密切。

  胡林翼四路东进,取大范围战略包抄之势,以避免孤军深入,重蹈三河之败的复辙。太平军则坚守太湖,顶住湘军的攻势,等待后援。故双方相持于太湖一线。

  面对这种形势,胡林翼“与曾公一日一书,相谋议,终莫决,绕帐旁皇,呻吟昼夜。一夕,忽蹶起曰:兵事喜一而恶二三,屈我而伸人,今日是也。天堂拊潜太背,而壏其吭,地利既得,破寇必矣。”(《胡林翼年谱》咸丰九年)乃于8月20日派副将余际昌率9营进驻军事要地天堂,占据地利上的优势。接著,对担任进攻任务的多隆阿、鲍超、唐训方、蒋凝学四支部队,决心指定多隆阿实施统一指挥。原来多隆阿,鲍超,一为副都统,一为总兵,职级相当,又都是战将,互不服气。胡林翼经多方征询意见后,不顾曾国藩的反对,最后作出决断,由多隆阿统率太湖周围的湘军。

  这时,陈玉成、张乐行、龚得树正率大队来援,多隆阿受命之后,他根据胡林翼的意图,调鲍超部驻小池驿当前敌,以蒋凝学部驻龙家凉亭,为鲍部后援,自率所部屯新仓,仅留唐训方部继续围太湖。12月29日,胡林翼前移英山,就近指挥太湖战事。

  1860年1月14日,英王陈玉成部在捻军配合下,败多隆阿、蒋凝学部于地灵港,接著进围鲍超部于小池驿。多隆阿,蒋凝学,唐训方部先后率队赴援小池驿,曾国藩也抽派部队,加强围困太湖的兵力。

  在此形势下,胡林翼感到非出奇兵难以破敌,遂调知府金国琛率领11营,会合原在天堂的余际昌9营,组成“山内之军”,由山间出击,配合鲍超部,夹击陈玉成部太平军。

  2月16日,两军于小池驿周围展开大战,太平军稍挫。17日,两军正麈战间,金国琛、余际昌率队由山内杀出,与山外多隆阿等部形成夹击之势,陈玉成太平军前后受敌,抵挡不住,纷纷败溃。太湖城内太平军见外援无望,也于当夜弃城突围。湘军遂于17日占太湖,19日占潜山。安庆、桐城就暴露在湘军的兵锋之下。

攻占太湖之后,胡林翼组织部队休整,调整部署,并裁汰老弱,添募新勇。将其所统各营分别拨归多隆阿、李续宜统带。由于长年思虑过度,愁病交侵,他手足酸痛,夜不能寐,遂向皇上请假一个月,离营调养。

  关于下一步进兵问题,经与曾国藩商定,确定由道员曾国荃率13营进札集贤关内,围困安庆,由多隆阿率万人,进围桐城,由李续宜率万人扎青草塥,为两路援兵。

  正当湘军筹备东进时,太平军虚攻杭州,吸引清军,然后回师天京,胜利地进行了二破江南大营之役,然后挥师东下,攻占常州、苏州,江南大营钦差大臣和春自杀身死,两江总督何桂清被革职,朝廷任命曾国藩为两江总督,并要其统带各军,兼程前进,救援江南。

  1860年6月8日,曾国荃率13营进入集贤关,多隆阿部进逼桐城。曾国藩受命两江总督之后,即将围攻安庆的任务交给了曾国荃,自己则带领万人于7月3日自宿松起程,赴皖南祁门,“以固吴会之人心,而壮徽宁之声援。”这样一来,长江北岸围攻安庆的重任,就落到了胡林翼的肩上。胡林翼分析形势,由于陈玉成等的家属,财产尽在安庆,太平军“来援必速”。要多隆阿、李续宜早作打援准备。后来只是由于太平军贪攻上海,援军迟迟未来,从而赢得了充裕时间进行准备,于秋后完成了兵力部署:以1.45万人围安庆,以2万余人打援,另以万余人堵北路。

  胡林翼要求围困安庆的曾国荃部全力围城,他强调说“此事是全皖根本,即是谋吴根本,安庆不得,全局不振,惟丈(曾国荃)毅然行之。至援贼之多寡,他处之安危,责在多(隆阿),李(续宜),断不至掣动安庆围师也。”(《胡文忠公全集》(下)第906页)他并要求杨载福水—师,扼守江面,断太平军接挤。

  胡林翼要求驻扎桐城外围的多隆阿部全力打援,他在给多隆轲的信中强调说:“用兵之道,全军为上策,得土地次之,杀贼为上策,破援贼为大功,得城池次之。……鄙意目今之局,不徒以得城为喜,而以破援贼为功。”(《胡文忠公全集》(下)第884页)

  9月上旬,多隆阿亲自带领部队于桐城外围连续攻城,造成了800多人的伤亡,并正挖掘地道,准备攻占桐城。胡林翼得知后一再去信加以制止。他要多隆阿“审察兵机,蓄养士力,准备大战,并请贵部专作战兵、援兵及备剿之兵,是为主要。……若误信营哨官言,以攻坚及地道等事为可侥幸,则异日必贻大祸。”(《胡文忠公全集》(下)第924页)多隆阿接信之后,马上停止挖掘地道,并离城扎营,休养生息,准备迎战太平军援师。

  1860年秋,洪秀全调集大军,分作南北两路,夹江西上。陈玉成率军于9月30日自天京渡江出发,11月下旬进抵桐城外围,于挂车河、香铺街等处筑垒数十座,图解安庆之围。多隆阿根据胡林翼的意见,静观虚实,不仓促出战。12月10日,多隆阿、李续宜各率马步万人对陈玉成部太平军实行前后夹击,大败太平军。陈玉成退扎庐江。

  这时,胡林翼卧病行营,起坐已不能自主。他自称年未五十,衰老已如八九十岁老人。他给妻子写信说,想离营归家阔养,然军务在身,病势日笃而不可言病,悲感交集,苦不堪言。

  1861年1月23日,胡林翼冒著风寒,拖著病弱之躯,自英山移大营至太湖,以靠近安庆、桐城前线。3月,陈玉成率部自庐江趋霍山,并连占霍山、英山,蕲水;胡林翼先从前线抽调李续宜部后援,继而又调杨载福水师西上,以保卫武汉。这时,胡林翼连日呕血,面如白纸,军报亦废置不阅。

  4月,陈玉成部太平军因在黄州受英国参赞巴夏礼的恐吓,停止了对武汉的进军,转攻德安、随州。中旬,陈玉成率部挥师东下,连下广济、黄梅。22日路过太湖,以以骑贼二百到太湖五里外一觇虚实,即遁去。”(《胡文忠公全集》(下)第983页)此时胡林翼正在太湖,城内守军仅2000人。当胡林翼得知太平军大队往援安庆,恐安庆、桐城围军不支,请曾国藩调鲍超自江南北援,自调总兵成大吉部自湖北增援安庆。陈玉成过太湖后,取道石牌,直抵集贤关。这时天京方面又派出洪仁玕,林绍璋率军来援,驻扎桐城外围,企图与陈玉成部共解安庆之围。但当进至新安渡、练潭一带时,为多隆阿部所败,退回桐城。不久,陈玉成以主力留守集贤关内外各垒,自率马步五六千人赴桐城,会合洪仁玕、林绍璋等部,再援安庆,结果又为多隆阿部所阻截。集贤关内外各垒孤立无援,遂被前来增援的鲍超、成大吉部各个击破。陈玉成主力被歼,元气大伤。太平军救援安庆的计划,遭受严重挫折。

  1861年6月,忠王李秀成所部经皖南、江西义宁入湖北,连占通山、兴国、大冶,武昌岌岌可危。胡林翼决定亲带成大吉10营回驻武昌。6月19日离太湖,病情加剧,每日吐血200余口之多。22日与曾国藩相会于香口镇,二人畅谈四日。25日,曾国藩以“忧惧”的心情送胡林翼离香口镇西上。7月10日抵武昌,因病日重,向朝廷请假两月,日常政务由藩司代行,军务仍亲自办理。不久,李秀成部主动退出湖北,武昌周围各州县相继收复,形势缓解。

  8月,湘军击退再度来援的陈玉成,杨辅清部,于9月5日占领安庆城。

  安庆克复,曾国藩推胡林翼为首功。他说:“楚军围攻安庆已逾两年,其谋始于胡林翼一人。画图决策,商之官文与臣,并偏告各统领。前后布置规模,谋剿援贼,皆胡林翼所定。”(《曾文正公全集》卷十四)朝廷以其谋划攻克安庆有功,加太子太保衔,给骑都尉世职。朝廷的谕旨发出第二天,即1861年9月30日,胡林翼病死于武昌衙署,为维护清王朝的反动统治尽忠到最后一息。

  胡林翼治军行间,练兵筹饷,日不暇给,而读书不懈。在指挥进攻安庆期间,组织汪土铎、胡兆春,张裕钊,莫友芝、丁取忠,张华理等人,从《春秋左氏传》以及《资治通鉴》等史书中,“条取其言兵者汇编之”,于1861年工月22日,辑成《读史兵略》,共28卷。后人又将其奏稿、书牍,批札及《读史兵略》辑为《胡林翼全集》,共135卷。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