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赫兹菲尔德

Mac核心操作系统和用户界面工具箱的主要作者安迪·赫兹菲尔德[Andy Hertzfeld]
加入收藏已收藏

Mac核心操作系统和用户界面工具箱的主要作者安迪·赫兹菲尔德[Andy Hertzfeld]
出生日期:
1953年4月6日
编撰用户:
casper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2396 次关注

人物介绍

Andy Hertzfeld曾是Machintosh(1984)小组的核心成员,他于1979年加入苹果,负责许多Mac的重要软件。苹果的名片上,他是“软件魔术师”。今天,他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在Google工作。

近况

Mac核心操作系统和用户界面工具箱的主要作者 今天,他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在Google工作。

概要

Andy Hertzfeld曾是Machintosh(1984)小组的核心成员,他于1979年加入苹果,负责许多Mac的重要软件。苹果的名片上,他是“软件魔术师”。今天,他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在Google工作。

Andy Hertzfeld在LowEndMac的采访中,他表示,自己认为OS X有时过于注重视觉外观,他会更看中易用性。目前,他在Google负责编写JavaScript,而他觉得Google比苹果更加信任自己的雇员。他使用三种主要的平台——Mac, Windows, Linux(,做Javascript,当然要考虑不同平台的不同浏览器啦——译注),但苹果是他的首选。现下,他使用的是全新的30吋显示器Mac Pro。

Andy认为,Sculley在八十年代定价过高,没能抢占市场空白,才使得后来的苹果陷入困境。而苹果公司创业前期的恩恩怨怨,他早已写入他的书Revolution in the Valley里面了。虽然他离开苹果多年,依然和Steve Jobs保持很好的关系。他最骄傲的,就是在1986年,于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Radius公司——里找到一种方法把几台显示器连在一台主机上,即把所有显示器放在同一个坐标空间里。谈及现在,他认为苹果在针对微软、戴尔和惠普的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如果付诸实现会变得很有趣。

53岁的Andy Hertzfeld还愿意写大量的代码,但他认为自己已经有点老了。由于记忆衰退和精力下降,他似乎更愿意写小说——这是他青年时的梦想。 

Mac OS是一套运行于苹果Macintosh系列电脑上的操作系统。Mac OS是首个在商用领域成功的图形用户界面。Macintosh组包括比尔·阿特金森 (Bill Atkinson)、杰夫·拉斯金(Jef Raskin)和安迪·赫茨菲尔德(Andy Hertzfeld)。现行的最新的系统版本是Mac OS Tiger。

  关于Macintosh是如何被开发和潜在创意的起源,有许多种观点。历史记录里把Macintosh和施乐公司(Xerox)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PARC)的Alto 计划联系在一起,伊凡·萨瑟兰(Ivan Sutherl)的画板(Sketchpad)和道格·英格巴特(Doug Engelbart)的在线系统(On-Line System)对其 早期贡献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另见GUI的历史和苹果对微软的诉讼。

  Mac OS可以被分成操作系统的两个系列:一个是老旧且已不被支持的“Classic”Mac OS(系统搭载在1984年销售的首部Mac与其后代上,终极版本是Mac OS 9)。采用 Mach 作为内核, 在OS 8以前用“System x.xx”来称呼。新的Mac OS X结合BSD Unix、OpenStep和Mac OS 9的元素。它的最底层建基于Unix基础,其代码被称为 Darwin,实行的是部分开放源代码。 

据国外媒体报道,到明年一月,苹果的Macintosh电脑将迎来其25岁生日,国外某网站采访了一位苹果的老员工,也是Macintosh电脑的设计者之一的Andy Hertzfeld。然而他现在已经在不再呆在苹果,正效力于谷歌。

Andy Hertzfeld最近正在写一本叫《硅谷的一场***》的书,他谈起了自己对Mac电脑的看法:如果乔布斯一直都待在苹果会怎样?以及他在苹果和谷歌长时期工作感受到的这两个公司的相同点与不同点:

“苹果与谷歌从某些方面来说非常相似,首先它们都想重建游戏规则,它们不想按常规去办事而是想采用更好的方法——对什么事都是如此。不仅在技术方面如此,而且在工作流程、工作环境,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是独特和更好的,所以它们在这方面很相象。

它们的不同点之一在于对员工是否高度信任。即使从内部来说苹果也是个保密性很强的公司。比如说,为Macs电脑工作的人对于正在研发的新iPod毫不知情。而谷歌在公司内部则非常开放,一旦你成为了谷歌的一员,你就可以接触几乎所有的信息。

循着开发麦金塔的时间,作者将开发历程里的点点滴滴、轶事趣闻以一篇一篇简短的篇幅呈现出来。文中可以感受到工程师的热情与骄傲,受挫与奋起。

Andy Hertzfeld麦金塔是一种革命性的产品。它的出现永远改变了计算机这种工具的样貌。革命的背后当然不会只有一个推手, 而参与革命的人群也不会永远是固定的几个人。革命的结果固然光辉灿烂,革命的发端与过程中, 可不一定都是正经八百地迎着朝阳奔跑。

本书作者安地.赫兹菲尔德以参与者的身分,记录了麦金塔开发功臣们遇到的趣事、 难题、争执,与分裂,同时也引领读者一同经历充满奇想的麦金塔开发过程。 本书全部彩色印制,透过丰富的插图与记录着历史的照片,更可见识到一项划时代产品的孕育与成形。

 : 《矽谷大革命》开发麦金塔的非凡历史岁月 / 安地·赫兹菲尔德(Andy Hertzfeld)著 ; 洪慧芳译 ; 庄惠淳编 
ISBN:9867794567 

 
George Crow, Joanna Hoffman, Burrell Smith, 

Andy Hertzfeld, Bill Atkinson, Jerry Manock.
作者: 美 赫兹菲尔德 Hertzfeld Andy 著 
出版社:台北 : 美商欧莱礼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 
年份:2005 
页数和开本: 16,284页 : 照片,图 ; 20×20cm 
丛编项: 
题名:Revolution in the valley : the insanely great story if how the mac was made

苹果早期员工很特别的一本书:硅谷大革命

当《硅谷大革命》出来没多久,我就曾在#osxchat上听了很多关于这本书的恐怖故事。后来我到天珑自己翻了一下,其实觉得还好,字型用的虽然又多又乱,
但至少标题和内文都还能看。
于是一向是内容至上的我,还是乖乖掏钱买下了这本书。 

结果回来没多久,就看到了这一页:
这页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很难想象O’Reilly怎 会容许这种书上市。虽然书的内容是最重要的,但书毕竟是要用眼睛看的。看到这种一页里面杂乱无章地用了近十种字型,真是无言以对。 

原文版虽然也用了很多字体,但看起来一致多了,也不会觉得那 不舒服。
相较之下,我觉得中文版的美编只是随便抓了几种字型就套上去,完全没有抓到原书想要表达的感觉。

虽然这本书长得不太好看,但内容还是蛮不错的,
可以让我这种没见过旧型麦金塔的人看到很多过去的趣事。

很久没有到书店买书了(杂志除外…),上个星期抽空到桃园的诚品走一走,发现了「硅谷大革命」这本有趣的书。相信大部份人都知道,1980年代最具话题性的计算机产品莫过于苹果的麦金塔了,它是第一台以「个人使用的便利性与易用性」为主要目标的个人计算机,其中划时代的人机界面更是深深地影响了后来的计算机操作系统。

早期照片这 本书虽然是在介绍这台麦金塔的开发过程所经历的事件,但事实上它并不是一本死板的论述书籍,它的有趣之处就是在书中作者Andy Hertzfeld以开发成员的角色来观察整个开发过程所发生的一切,包括一些八卦轶事,你可以从书中了解,苹果的前执行长史提夫?贾布斯是如何带领麦金 塔小组,又是如何的令人讨厌以致于被赶出苹果。除此之外,珍贵的照片和开发成员的手稿也是相当精采!

从这本书中,你可以慢慢认识到,催生麦金塔的贾布斯是怎么样一个集自大狂和偏执狂的人,偏偏对于新产品,他又有独到的见解,莫明其妙的个性让他被赶出苹果,但后来却也是他救了苹果…此外,隐身于贾布斯之后的无名英雄也一一在书中出现。

无论你是不是苹果的Fans,相信这本书会是让你眼睛一亮的好东西!

后记:

书 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莫过于贾布斯亲自打电话去竞争者“亚当.奥斯本”的公司呛声的事情,贾布斯直接了当的告诉奥斯本的秘书「我听说亚当对麦金塔很好 奇,妳告诉他,麦金塔棒到虽然会让他的公司关门大吉,但连他自己都可能会帮孩子买个好几台!」,我想,就是这种近乎自大狂的自信造就了贾伯斯吧! 

1983年秋天,我们决定要在1984年1月24日苹果下一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发行Macintosh。Twiggy盘驱动的失败差点让我们赶不上时间,不过索尼的新3.5寸盘解决了我们的全部问题,硬件剩余部分也都整装待发。九月初Macintosh ROM就已经完工,交付生产了。剩下的所有任务就是完成系统盘和我们的两个应用程序,MacWrite及MacPaint。

1983年圣诞假期时,软件组一直在辛苦工作。Finder尚未完成,还存在许多性能问题,尤其在两个软盘之间复制文件时,这个问题简直没完没了。还有若干集成测试要做,比如应用程序之间的剪切和粘贴以及应用程序与桌面附件之间的互动。新年即将来临,很显然,我们的时间不够了。

到一月的第一周,软件组24小时工作,测试处理发现的问题。大楼里的每位员工都被抓来当测试员,我们在公司吃了好几次工作晚餐,苹果给所有加班测试的员工买单。

最后,离软件完成期限不到一周了,明摆着还有好多错误,我们无法试水。周五夜晚,我们说服自己还再需要一两周的时间解决现存的问题。Steve Jobs和Bob Belleville及Mike Murray一起在东海岸为发布做新闻会,所以我们安排了周日清晨的电话会议,向他报告这个失误。

我们集聚在话筒周围,由我们的软件经理Jerome Coonen代表大家发言。我们早已筋疲力尽,而进展却很缓慢。还有些错误我们未能彻底弄明白,可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可能也无法解决。Jerome提议我们在推出时向经销商发布“演示”软件,几周之后再用最终版本为所有客户升级。当我们屏住呼吸等待Steve回答,都觉得Jerome颇具说服力。

“不行,我们不可能有失误!”,Steve回答说。整个房间的人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你们已经为此工作了数月,再多两星期也不会有多大差别。你们还是做完了事吧。尽最大努力。最好回去工作!”

我们还是成功地挤出了几天时间,其实就是周末加班,然后把最后期限挪到周一早上六点,也就是工厂上班时,而不是周五下午。我们商量好回家休息,周一再回来上班,准备好最后冲刺。

最后一周是我有生以来最紧张的经历之一。Steve希望Bill Atkinson和我飞到纽约向Mick Jagger展示Mac,而我决定留在Cupertino帮助解决问题。有些人还要停下工作让《新闻周刊》和《滚石》等杂志拍照,这让团队中的其他人很不高兴,觉得自己被排挤了。有好几次,气氛相当紧张。

星期五终于来了,显而易见Finder和MacWrite都还有大量错误。Ry Wigginton带了一大袋巧克力,上面满是咖啡豆,这和大量的咖啡因饮料一起让我们在最后几天彻底放弃睡眠。我们开始进行循环发行,只有短短数小时之隔,每解决一个重大问题之后,又进行重新发布。

当新版本准备好时,我们都抢过来然后再次测试。周日半夜2点,我在剪辑板代码中遇到了错误。我想我知道可能是什么问题,可我太累了,就是不愿意处理。我假装没有发现问题,可Steve Capps一直在看我的表情,他知道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我太疲惫了,甚至懒得掩饰;他就这个问题纠缠我,然后帮我修改,因为我自己实在太累了,压根做不了。

凌晨4点,我们又做了一次发布,结果全盘皆错——甚至连平时稳若磐石的MacPaint都崩溃了。不过早上5:30我们的最后发行看上去好多了;最糟糕的问题似乎也偃旗息鼓了,我们想这可能真的是合适的发布候选者。

我们尽量集中精力反复测试最终版本,直至清晨6点,Jerome必须得开车把这个版本送到工厂去。它看上去相当不错,不过很快有人发现了可能导致演示取消的问题——在MacWrite插入空白盘时系统好像要待机——磁盘本来应开始格式化的,可却没有。我意识到它待机可能是在等一个事件,所以我伸手敲了空格键,格式化开始了。Jerome觉得问题太严重,肯定会影响发布,可他还是开车去工厂了,心想就算是演示版也得生产才行。

太阳已经升起,软件组开始解散回家休息。我们还不确定到底结束了没有,这么辛苦地工作了这么久之后,突然无事可做,感觉真得好奇怪。Donn Denman和我没回家,我们在沙发上恍恍惚惚地坐着,看着财务和市场部的同事在早上7点半陆陆续续地来上班。我们肯定成了一道风景线;每个人都能发现我们彻夜未眠(其实,我已经接连三天没回家也没洗澡。)

终于,8:30左右,Steve Jobs到了,他一见到我们,就问东西做好了没有。我向他解释了格式化错误,他觉得那不会影响演示,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已经大功告成。早上9点,我开车回到Palo Alto家中,瘫倒在床上,想我得睡上个一两天。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