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泽·博韦

法国当代另类全球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若泽·博韦[Jose Bove]
加入收藏已收藏

法国当代另类全球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若泽·博韦[Jose Bove]
出生日期:
1953年6月11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2599 次关注

人物介绍

若泽·博韦(法语:José Bové,1953年6月11日-),本名约瑟夫·博韦(Joseph Bové)又名法国长毛,出生于法国吉伦特省。他是当代另类全球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曾参与农民运动团体“农民联盟”(Confédération paysanne)与“农民之路”(Via Campesina),并因其对抗基因改造作物的公民抗命运动而闻名。

概要

若泽·博韦
出生 1953年6月11日 法国吉伦特省
职业 政治家、社运人士

若泽·博韦(法语:José Bové,1953年6月11日-),本名约瑟夫·博韦(Joseph Bové)又名法国长毛,出生于法国吉伦特省。他是当代另类全球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曾参与农民运动团体“农民联盟”(Confédération paysanne)与“农民之路”(Via Campesina),并因其对抗基因改造作物的公民抗命运动而闻名。

他曾参加2007年法国总统选举,并在第一阶段获得1.32%选票,排名第十;2009年他代表由绿党和其他欧洲环保主义政党组成的联盟欧洲生态参加欧洲议会大选,并当选欧洲议会议员,任期到2014年

若泽·博韦以下述行动闻名:

主张没有新自由主义的另类全球化;
反对基因改造作物;
反对以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物 (特别是麦当劳)和美国在全球的霸权。

他在2007年总统大选中还提出下述政见:

重视贫穷郊区及乡村人口,及其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
反对种族主义。
男女平等。
居住权。
解散无效且过于暴力的反犯罪大队(Brigade anticriminalité)。
反对大举搜捕无证件居民。
管制街区的更新,以免摧毁过多的住房。
尊重自然资源,并保障其自由使用权。
发展无污染的大众运输工具。
发展可再生能源,并彻底停止欧式压水式反应炉计划。
保障乡村农业文化。
对某些金融交易课税。
反对八大工业国、国际货币基金与世界银行的政策。
取消穷国债务。
粮食主权。

 文化根源
博韦受无政府主义影响,这是其公民抗命行动的诉求。他援引《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中关于抵抗压迫的权利,喜读克鲁泡特金、Voline、内斯特·马克诺、雷克吕斯、巴枯宁与亨利·戴维·梭罗(特别是其公民抗命论)等人的著作,尤其乐道他与意大利诗人朗萨· 戴勒瓦斯特的相遇。

博韦在对当代社会及抗争的分析中,深受梭罗、甘地与埃吕尔的影响,此点表现于他对公民抗命、非暴力的坚持,以及对技术系统的批判。

 参与的组织
博韦曾经参加2007年法国总统选举。他在2007年2月1日宣布参选,当时在塞纳-圣但尼省的劳工会所前聚集了四万名支持者,虽然距截止日仅有45天,他仍成功得到足够的连署人数。

此外,博韦还与下述组织有关:

农业共同开垦组合(Groupement agricole d'exploitation en commun)成员
农民联盟(Confédération paysanne)发起人之一
ATTAC发起人之一

 反对基因改造作物的斗争
博韦在基因改造作物方面的公民抗命为他带来高度的媒体曝光率、恶名、诉讼、罚金、赔偿以及牢狱之灾。

在农民联盟提出的报告中,最具争议性的企业是孟山都。孟山都是一间美国企业,该企业对欧洲生物科技产业施加较严苛的规范,在批判者眼中,这种行为会带来损害。此斗争的规模是全球性的:农民之路声称,强迫穷国农民种植基因改造作物,却以专利为名不准他们重新栽种这些作物长出的种子,这是无可容忍的。这些抗争在马利、印度、拉丁美洲及香港等地爆发。

博韦最受争议之处在于他采直接行动反对基因改造作物,他提出的理由如下:

所谓“预防原则”(Principe de précaution)
民众健康
多数民众反对基因改造食品
多数农民反对基因改造食品
污染及除草剂摄取过量之风险
对邻近养蜂业的影响(具有杀虫性的基因改造作物)
专利税造成种植基因改造作物的农民陷入贫困
所谓“意见表达权”

根据法官的见解,博韦大可以采取合法途径;即使法院已警告其行为既不能得到证成,也与目的不相称,博韦仍坚行其“公民抗命”。另一方面,欧盟要求对基因改造作物的露天试验田按月课以巨额罚款,而该指令仍未施行于法国。

最后,博韦对基因改造作物研究的破坏被批评者指为“反智”,因为他阻止人们验证这些作物究竟有害与否。生物学家已经实验了基因改造食品对某类动物的影响,如昆虫及啮齿目动物。也有研究指出一些种植在法国的基因改造食品是危险的,然而为了保护企业利益,这些结果却被政府机关掩盖了,如此将对民众健康造成潜在威胁。

在阿根廷,基因改造作物使用了大量除草剂,不但威胁消费者健康,也影响邻近田地与居民;此外,外国补贴下的基因改造作物农业加速乡下小农的外流,使得城市贫民窟扩大。

博韦宣布的主要攻击目标是露天种植的基因改造作物,其风险已广为人知;但他也破坏了植于温室或 CIRAD 实验室内的基因改造作物。

 年谱
 成长背景
1953年6月11日,约瑟·博韦出生于法国吉伦特省的 Talence。

其父约瑟夫·博韦(Joseph Bové)为卢森堡人,因出任国家农业研究所(Institut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agronomique,简称 INRA)地区主任而入籍法国。博韦宣称其父“从未研究基因改造作物”。其母 Colette Dumeau 为自然科学教师。其兄弟之一为工程师,另一位从事资讯工作。由于双亲在他三岁时至柏克莱加州大学访问,他也能说流利的英语。事实上他童年都在美国度过。

他高中曾就读于 Athis-Mons 的一所私立耶稣会中学,因为抗拒宗教教育而在1968年遭逐。因其双亲被调至波尔多任职,此时他独居巴黎,常参加无政府主义者的聚会。他在获得业士资格后打算从事哲学教育,之后就读波尔多大学。在1970年代初,他是一位反战、和平主义者,并亲近基督教劳工运动,他也参与了反越战运动。在1972年,他因为拒服兵役被列为逃兵。1973年,他至印度展开“启蒙之旅”,在此结识了发展非暴力哲学的意大利诗人朗萨· 戴勒瓦斯特。

 迁居拉扎克(1973-1981)
博韦既不愿服兵役,也不愿作良心的拒服兵役者。他为了躲避军方搜捕,避居于比利牛斯山区的一个农垦地。1973年,他参与一场反对拉扎克军事基地扩建的集会。1976年,他与妻女定居于此,以养羊为业,但未改其异议份子本色。其一贯的反军事立场与反基地运动一拍即合。1976年,他与另外21个人侵入拉扎克军事基地,抢走农民的卖地契约。他因此被判入狱3周(缓刑),并遭褫夺公权。同年,博韦夫妇决定占用一片自1920年起废弃的农地,此地也是军方的基地预定地。1977年,博韦率领90辆拖拉机闯入军方靶场,与事者中还有一位蒙面的军人。

1981年,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公布取消基地扩建案,并决定将过去征收的土地出租。这是反基地扩建运动的胜利。

 农业工会(1981-1993)
1978年,博韦夫妇发起地方青年农民中心(Centre cantonal des Jeunes agriculteurs)。从1981年9月起,原班人马组成了阿韦龙省工农工会。由于一些情境国际(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人士及友人 René Riesel 的要求,他此时已开始鼓吹“另类农业”。

1987年,他参与农民联盟的创造,并成为5名全国书记之一。此联盟由占主流的国家农业工会联盟( FNSEA)左翼及其他小型左翼工会组成,志在改变农业模式,并反对现代食品工业,其理由是对环境与人(消费者与农民)的尊重。

博韦发起多场反对关税暨贸易总协定与共同农业政策的游行,并在当地生产洛克福乳酪所需羊乳的小农间鼓动工会运动。他创立了洛克福委员会,该会在1987年更名为羊乳生产者工会。

 其它活动(1995-1999)
博韦从事的活动不限于农业运动。在1995年,他在太平洋上参加绿色和平组织反对核试验的行动,该次试验由甫登法国总统大位的希拉克下令。他也以行动支持法国海外属地大溪地与卡纳克居民的运动。

他从事另类全球化运动,并且是ATTAC的创始成员之一。

 另类全球化与公民抗命(1999-2003)
1999年他参加了在西雅图举行的反世贸示威。

2001年1月,在世界社会论坛举办之际,他在巴西领导一场反对孟山都公司的行动,他指控该公司非法制造基因改造大豆。

2001年7月,他在热那亚参加另类全球化运动者的反八大工业国会议游行。

2002年3月,他与 Paul Nicholson(巴斯克农民)及 Jo?o Pedro Stedile(巴西“无地者运动”负责人)参加农民之路的代表大会;该次大会受巴勒斯坦农民之邀,以纪念世界地球日。这次拜访是“保卫巴勒斯坦人民国际行动”的一部分,在他们到达占领区的次日,以色列国防军对该地展开攻击,导致计划大乱。代表团决定回到被以色列军队包围的拉姆安拉城,博韦在此会见了阿拉法特。后来他被以色列军方拘禁两日后获释,返抵巴黎奥利机场时,遭青年犹太组织“贝塔”(Betar)的成员暴力相向。

此后不久,媒体询问博韦对法国犹太教会堂遭暴力攻击的见解,他表示“你们知道,事出必有因”;虽然他事后为此道歉,但仍坚称以色列是“野蛮自由主义的前哨”,招致了一些以色列支持者的非难。

博韦有时诉诸非法行动,支持者则称之为公民抗命。例如他曾“拆卸”了 Millau 镇的麦当劳分店,拔除基因改造食品试验田的作物,并在印度同志的帮助下拔除 CIRAD 实验室栽种的基因改造米。

对于博韦以健康名义反对基因改造作物及快餐,FNSEA 表示了批判:该组织认为他投身非农业议题,导致农民联盟在农业议会选举中的得票数从 26% 跌至 19%。不过农民联盟仍是法国第二大的农民工会。

2003年8月,他在另类全球化游行“拉札克大会”中宣布退下农民联盟发言人一职。

 农民之路发言人(2004-2007)
博韦仍继续从事农民运动的国际串联。在2004年6月于巴西举行的农民之路第四届国际大会上,他成为该团体的发言人,并受托负责国际性运动,目的在使人们认同粮食主权为一种新的人权。他出席于巴西圣保罗举行的联合国贸易及发展委员会会议,并向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提出粮食主权诉求。

2004年6月,博韦至玻利维亚声援入狱的哥伦比亚异议人士 Francisco Cortes。他受到埃沃·莫拉莱斯(玻利维亚议员、古柯树种植工会负责人兼该国最大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主席)及总统卡洛斯·梅萨的接待。

在2004年夏天,博韦与团体“志愿割草者”(Faucheurs volontaires)展开摧毁露天基因改造作物试验田的运动。

2004年9月,博韦受农民之路成员团体“韩国农民同盟”之邀,前往韩国参加纪念农民运动人士李京海的游行。

 《欧盟宪法条约》全民公决
在2004年与2005年之际,博韦为了反对欧盟宪法展开斗争,他认为2004年关于欧盟宪法的《罗马条约》极具自由主义倾向,并且是反社会的。法国主流政党皆同意欧盟宪法,许多民众则持否定态度。

 2007年法国总统选举

2005年10月,博韦宣称依他之见,为了进一步推动左派的反欧盟宪法运动,必须结成反自由主义阵营,并在2007年的总统选举中推出候选人。2006年5月,由大约800个团体组成了统一战线 Collectif d'initiative unitaire national(简称 CIUN)。

2006年6月13日,他在《解放报》登载的一场访谈中宣布参选,并自认能得到极左派选民的支持。他也开始积极介入与大选相关的各种活动。

2006年11月23日,因为预估法国共产党欲推 Marie-George Buffet 参选,他宣布“暂时”退出 CIUN 的提名作业。由于 CIUN 内部无法达成协商,部份人士开始连署由博韦出马参选,连署人数迅速达到35000人。博韦在2007年2月1日正式宣布参选,并表示他能“为左翼的另类选择重启希望”、“作沉默者的传声筒”。

CIUN 则表示博韦的参选只代表其支持者的意见,与该阵营无关。他的参选也在法国共产党、绿党与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内部造成一些意见冲突。

博韦的特点主要在他吸引媒体关注的能力(这对农业议题特别困难)、投入运动以致入狱、其个人魅力及坦率的言论。他不属任何政党的这点事实,也得到部份未受既存党派认可的左派人士支持。

博韦在首轮选举中得到 1.32% 的选票,计有 483,008 票。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