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练成

开国中将韩练成将军
加入收藏已收藏

开国中将韩练成将军
出生日期:
1909年2月5日
去世日期:
1984年2月27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20-01-09
人物热度:
4608 次关注

人物介绍

原名韩继周,曾用名韩圭璋,中国宁夏固原县人,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将领,中國共產黨间谍。

概要

  对于韩练成的前半生,国民党党史专家称他为 “导致神州陆沉的军事共谍”,蒋纬国说他是“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毛泽东对他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周恩来说他是“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韩练成对国防现代化、部队正规化建设中倾注了心血,在西北的地方工作中做出过贡献;在他功成身退之前,绝少提及自己的奇特经历,但他身后简朴的葬仪上,却哀荣极盛: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常委都送了花圈。

编辑     删除

年表

1920年

1920年

大地震,家园被毁,所幸一家三口都还活着,迁到固原县城边上,在第五道城墙下的一个窑洞里开始了城市贫民的生活。父母用换工方式顶束脩,他12岁进私塾,一边念书,一边帮工,由于生性好动,还曾拜师学武。

编辑     删除
1925年

1925年

元月,他借了甘肃省立第二中学毕业生韩圭璋的文凭,冒“韩圭璋”之名考入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

编辑     删除
1926年

1926年

9月,韩练成所在的陆军第七师被编为国民联军第四军,军长马鸿逵,政治处长是共产党人刘志丹。
国民联军是实行孙中山“联俄、联共”政策的军队,以冯玉祥为总司令,总政治部部长是共产党人刘伯坚。担任排长的韩练成曾多次见到刘志丹,解围西安一役,韩练成升任连长,参加了一次由刘伯坚亲自授课的集训,刘伯坚、刘志丹曾单独找韩练成谈话,刘志丹并为韩指定了加入共产党的联系人。

编辑     删除
1927年

1927年

“四一二政变”,冯玉祥采取调和态度,继续东进。在5月的一场小规模夜袭中,韩及时解救了冯玉祥的总司令部,给冯留下深刻印象。冯在《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写道:“韩练成在北伐的时候,曾同我在一起共过患难的。”
6月,冯玉祥与汪精卫、蒋介石会谈之后,开始联蒋清共,刘志丹等共产党人被“礼送出境”。韩练成还没有来得及加入共产党就和党的组织断了联系。韩练成被扣上了“红帽子”,被指为“共产党潜伏分子”,由于冯玉祥的保护,韩在“清党”阶段很快被解脱,豫东、鲁西鏖战,韩练成屡建战功,升任五十九团团长。
冯部北渡黄河,韩调任独立骑兵团团长,拨归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指挥,白将本部一团骑兵与韩部合编为骑兵集团,以韩为司令。白的大度和那位团长的涵养使韩十分钦佩。两部骑兵配合默契、作风正派、纪律严明、英勇善战,韩本人驾御本部、协调友军的能力,也给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10月,国民党政府军各集团军编遣时,冯玉祥向白崇禧要求韩练成带骑兵团归还建制,第四军缩编为陆军暂十七师,马鸿逵由军长改任师长,韩改任中校参谋。

编辑     删除
1929年

1929年

1月国民政府军队编遣会议中,冯、阎、桂系不满削减本系实力的编遣方案,与蒋失和。5月,冯玉祥通电讨蒋,自任“护党救国军西北路总司令”。但不到一个星期其部下韩复榘、石友三、杨虎城、马鸿逵等部先后投蒋倒冯。马部投蒋后改编为讨逆军第十一军,马鸿逵任军长兼六十四师师长,韩任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

编辑     删除
1930年

1930年

年初,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5月,蒋冯主力鏖战豫东,蒋介石停靠在归德(今商丘)火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里亲自指挥。韩练成率独立团守备归德。5月31日,冯军郑大章骑兵军一支部队夜袭归德,攻击的重点是飞机场。蒋介石的“总司令列车行营”没挂火车头,停在站内,也被冯军骑兵围住猛打。在无法突围的“行营”车厢里,参谋长杨杰摸黑摇着电话大喊离火车站最近的部队,只说到“敌军包围总司令行营......”线路便中断了。韩练成知道总司令行营没挂火车头,亲率主力驰援,解围后他第一次见到了蒋介石。蒋十分高兴,当即下了一道手令:“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藉,内部通令知晓。”
当时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军队中颇为吃香,人们就戏呼黄埔学生为“穿黄马褂”。韩练成既被“赏穿黄马褂”,当然就被另眼相待了。他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就是蒋介石特准的。这段史实,无论在解放前,还是解放后,知之者甚少。
由于没有正式在黄埔军校第三期上过学,韩从来不在履历、自传中填写自己是“黄埔三期生”,但在国民党军队,尤其是黄埔系将领中,人人都认同韩是黄埔同学。
9月,张学良通电拥蒋,10月上旬,东北军入关,占领了平津地区;阎锡山、冯玉祥联袂下野,晋军、西北军分别由张学良和蒋介石改编。中原大战结束,马鸿逵部移驻泰安。马部投蒋之后,官多位少,韩练成又曾有“红帽子”之嫌,再次调离实职,改任上校参谋。

编辑     删除
1932年

1932年

秋,蒋介石在汉口召见马部上校以上军官时,指着韩练成对马鸿逵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青年将领。应以旅长提升。”但韩随马回到许昌驻地后,马即令韩到南京就读“中央陆军官校政训研究班”。在军校,研究班主任刘健群不仅视韩为“共党潜伏分子”,还软禁了他

编辑     删除
1933年

1933年

春节前,蒋介石视察军校,韩练成在禁闭室大喊:“校长!”才得以解脱。
不久,蒋介石手谕江苏省主席陈果夫:“学生韩练成,着以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尽先任用。”在这一纸手谕里,蒋介石按照韩的愿望:用回了韩的本名“韩练成”。从此,韩历任江苏省保安干部训练团主任、省保安处副处长、独立十一旅旅长、镇江警备司令等职

编辑     删除
1935年

1935年

春,韩练成晋升少将。秋,由蒋介石特批,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系统学习现代战争理论。韩练成完全脱离了西北军,进入了黄埔系。

编辑     删除
1937年

1937年

7月“卢沟桥事变”。7月中旬,韩练成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集训后,立即被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 白崇禧邀去作彻夜长谈,韩表示愿意去抗战前线。第二天,白推荐韩作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并指派为李、白与各方联络的军事代表。
8月中旬,韩练成陪同白崇禧会晤了到南京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的周恩来、叶剑英等。他第一次见到周恩来时,白向周介绍韩:“他在北伐时是我们东路军的骑兵集团司令,跟我一直打到了山海关。”韩对周敬礼尊称:“周老师。”周、叶当然地认为韩是在桂系的黄埔生。

编辑     删除
1939年

1939年

3月底,韩练成到广西,任第十六集团军第一七○师副师长兼五○八旅旅长,因在桂南战役中指挥得当,升任一七○师师长。

编辑     删除
1940年

1940年

春,蒋介石到柳州召开军事会议,发现韩练成已在桂系担任了师长,非常高兴,给了他一笔5万元的特支费,要他与各方人士联络感情,站稳脚跟。

编辑     删除
1942年

1942年

5月,韩练成由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职上调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做研究员,逐步形成了多军兵种合成作战、军训、军制等国防战略层面上的思维体系,撰写过《动员学》、《论国防教育》等论文。

编辑     删除
1946年

1946年

10月上旬,时任国防部长的白崇禧调韩练成的整编第四十六师在上海吴淞口登陆,表面上是负责警备宁沪 线、策应江北、保卫南京,实质却是想将大别山区的桂系势力与其连在一起,等待时机,对蒋逼宫。部队由海路转运期间,韩练成被蒋介石召去南京,列席了由蒋主持的有白崇禧、陈诚等人参加的最高级军事会议,了解了蒋全面内战的战略计划,西北、山东两战场的战略部署,以及蒋美之间的关系。会议中,蒋介石突然命令整编第四十六师改向青岛登陆,直接投入内战。白崇禧的计划落空了。
此时,韩试图向周恩来作汇报,周通过秘密渠道转告韩:“速去上海找董老谈。”韩立即转赴上海,趁白崇禧不在将董必武接到白崇禧公馆秘密见面。韩把全部情报交董老速转党中央,韩并向董请示:“我希望了解的是:党中央希望我做些什么?”董说:“中央认为,蒋介石全面内战的决心已定,我们为了达到和平建国的目的,必须首先打破蒋介石的全面进攻。中央曾在6月份作出了一个估计:蒋介石准备大打,大打之后,6个月可见分晓,如果我方大胜,才有和谈的基础,解放军必须战胜蒋军进攻,争取和平前途。因此,恩来让我同你商量:是在战场上相机率部起义,还是长期隐蔽,由你自行决定。他让我向你转达的最后一句话还是:生存就是胜利。”
两人约定了华东解放军和韩联络的暗号:“洪为济”。年底,整编第四十六师到山东不久,华野派遣刚出狱的新四军干部陈子谷持“洪为济”的信来找韩练成,随之又有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华中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来联络,并在韩身边留下了杨斯德、解魁作联络员。此时,韩练成心中的目标已经非常明确:他要充分运用自己的特殊身份,让蒋介石发动的反动内战彻底失败!

编辑     删除
1947年

1947年

2月的莱芜战役,韩率领的整四十六师与第十二军(军长霍守义)、第七十三军(军长韩浚)合编为北线兵团,由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挥,按照蒋介石“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的战役设想,投入了“鲁南会战”。2月中旬,陈毅部主动放弃临沂,秘密北上求歼李兵团。蒋介石、陈诚却误认为“陈毅所部溃败,向西渡河逃窜”,韩极力坚持蒋、陈的错误判断,一再干扰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李仙洲、韩浚等人“李兵团应立即由莱芜向吐丝口、明水突围”的决心,直到李仙洲在2月21日夜下令突围时,韩仍然强调自己“未部署妥当”,硬是推迟行动一天,为解放军合围进攻提供了最佳战机。
2月23日凌晨6时,李兵团突围开始,由于整四十六师是桂系的主力,并不是韩练成的基本队伍,他不可能像高树勋那样公开的率部起义,经与陈毅商量采取了放弃对整四十六师指挥的办法,使李兵团陷于混乱;战至17时,国民党军7个整编师、五万六千余人被歼灭,李仙洲、韩浚等21名将级军官被俘,取胜之快,歼敌之多,在解放军战史上是空前的。

莱芜战役陈毅指挥所
当日下午,韩练成由华东野战军派出的联络员引导到达新华社前线分社驻地。黄昏时分,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政治部主任唐亮赶来,相见甚欢。韩练成向陈毅提出,自己的身份尚未暴露,他要回南京去,再为共产党和人民做点事。陈毅经请示周恩来,同意了韩练成的请求,并派人与韩一起仔细地研究了各种应对方案。
1947年2月底,韩练成带着一位联络员张保祥日夜兼程,经青岛、上海回到南京。蒋介石见到韩大喜过望,不仅没有怀疑韩,反而称赞他“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韩练成未受到处分,还被任命为第八绥靖区副司令官兼整编第四十六师师长。
3月底,蒋介石亲自下令,任命韩练成为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参军处的全称是国民政府参军处,设立于1945年11月,由上将参军长1人、陆海空三军将级参军10-15人组成。这是韩练成第二次在蒋的身边参与机要,但这一次的参与程度要高很多:从4月起,蒋介石举行军事会议,研究战局,甚至飞赴各个战场,韩练成常在随行之列。送蒋介石看的战报最后要经韩练成过手,蒋介石批出的命令最先经韩练成过目。
5月11日,蒋介石召开了鲁中会战分析会。会后,蒋把韩练成叫到办公室:“鲁中会战已经打响了,一兵团(含七十四、二十五、八十三三个整编师,兵团司令(汤恩伯)的对手还是陈毅的部队,你对他的战法熟悉,我想单独听听你的想法。”韩练成说:“共军善打运动战,我们在鲁南就是吃了这个亏。我比较倾向以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为中心,吸住共军主力,再发动10-12个整编师围歼共军这个方案。以整七十四师固守一地应该没有问题。关键是,一定要保障外围后续部队的强力增援!”听了韩练成的分析,蒋下了决心:决定叫张灵甫择地固守!结果蒋遭到了又一次惨败。
10月的一天,韩的好友、新任陆军官校校长关麟徵告诉韩:杜聿明向蒋介石密报,说韩有“通共”的嫌疑。蒋知韩素与杜不睦,并未置信。杜聿明发牢骚说:“如果韩练成不是共产党,倒还罢了;如果是,那咱们的计划、战报都在他皮包里,他又天天跟在校长左右,这个仗,咋个打法?”

编辑     删除
1948年

1948年

4月上旬,蒋介石单独召见韩练成,决定派韩练成去作甘肃省的保安司令,要韩利用过去的关系,在西北巩固自已的地位,抓紧补编部队。不管这个仗怎么打下去,第一,不能让共军西窜;第二,更不能让它南下四川!韩欣然受命,他想利用这个机会,用蒋的钱再拉起一支部队,如果自己手中能有4—5个保安旅,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在西北决战时起作用。4月中旬,韩飞赴兰州,向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张治中报到。只可惜1948年10月,何应钦确切掌握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通共”的情报,调韩回南京,准备向他下手,韩练成的计划未能实现。
在友人的帮助和地下党的掩护下,韩练成机智地利用国民党上层各派系的矛盾,终于躲过了特务的追捕,取道香港秘密北上。1948年11月23日深夜,韩练成和第二批爱国民主人士一起乘坐挪威籍商船北上解放区

编辑     删除
1949年

1949年

1月辗转到达河北省平山县。先后受到朱德、周恩来、毛泽东的单独接见。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泽东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8月,韩练成担任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副参谋长、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参与并指导位于甘肃的国民党 第一一九军(军长王治歧、副军长蒋云台)、第一七三师(由甘肃省保安副司令周祥初指挥)等部起义。韩练成也曾给盘踞在宁夏的马鸿逵写信,转达了党中央对他的宽容态度,劝他“放弃军权,保持政权”,但马鸿逵选择了对抗到底,可他部队并不愿给他送死,第八十一军(军长马鸿宾)起义、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投诚,马鸿逵在全军覆没前仓皇出逃。

编辑     删除
1950年

1950年

1月,韩练成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 韩练成的特殊经历在西北无人知晓,周恩来委托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做他的入党介绍人,周恩来向张、甘交底:韩练成“是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的最忠诚的誓言”。5月,韩练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编辑     删除
1955年

1955年

9月,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根据他的坎坷经历和条件、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可以考虑授予上将军衔。但如按他的入党时间和当时的职务,将被授予中将军衔。韩练成明确表态:“和平建国,我就该功成身退了,还争什么上将、中将?何况,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是什么起义将领?再说,我干革命本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韩坚持按自己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不仅没有接受对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对发给他的按起义将领对待的奖金,连看都没看就一次性地交了党费。

编辑     删除
1984年

1984年

2月27日,韩练成病逝于解放军总医院。3月7日,在简单而隆重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摆放着中共中央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全体常委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送的花圈,送花圈的还有彭真、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万里、习仲勋、杨尚昆以及中央军委、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等。这一超过常规的举动,给这位职位并不算高、曝光率较低的将军那传奇的一生划了一个大大的句号。

编辑     删除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