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火贵

海南省原东方市市委书记戚火贵
加入收藏已收藏

海南省原东方市市委书记戚火贵
出生日期:
1952年
去世日期:
2001年8月13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7-04-18
人物热度:
6902 次关注

人物介绍

戚火贵于1992年下半年至1998年上半年,利用其先后担任中共乐东县委书记、中共东方市市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符荣英收受他人财物40次,计价值人民币187.608万元,港币3.5万元。此外,他们夫妻共有的财物计人民币1130.1316万元、美元3.027582万元、港币61.377871万元及新加坡币、马来西亚币以及大量金饰品。其中有人民币1065.53万元 、港 币61.377871万元及其它外币、金饰,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2001年8月13日上午9时25分,走下囚车的戚火贵浑身瘫软,由两名武警搀扶着。随着沉闷的一声枪响,原东方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

概要

戚火贵,男,1952年生,海南省儋州市人,汉族,在职研究生。
  1985—1989年任海南国营西流农场场长、党委副书记。
  1989—1993年任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县委书记。
  1993—1998年任海南省东方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副厅级)。
  1998年3月任海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劳改局局长。
  1998年4月8日海南省纪委、监察厅对戚火贵立案调查。
  1998年10月3日,检察机关对戚火贵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提起公诉。 
  1998年11月4日,海口中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戚火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戚不服上诉。12月1日,海南省高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2001年8月13日上午9时25分,走下囚车的戚火贵浑身瘫软,由两名武警搀扶着。随着沉闷的一声枪响,原东方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戚火贵结束了49岁的生命,他终因贪婪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案情
  经法院审理查明,戚火贵于1992年下半年至1998年上半年,利用其先后担任中共乐东县委书记、中共东方市市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符荣英收受他人财物40次,计价值人民币187.608万元,港币3.5万元。此外,他们夫妻共有的财物计人民币1130.1316万元、美元3.027582万元、港币61.377871万元及新加坡币、马来西亚币以及大量金饰品。其中有人民币1065.53万元 、港 币61.377871万元及其它外币、金饰,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忏悔
  戚火贵由农家孩子成长为党的一名领导干部,然而,他却热衷于疯狂“捞钱”,最终落得身败名裂。 

  戚火贵工作过的乐东县、东方市,原都是少数民族聚居的贫困县(市)。戚火贵在职期间,这两个市县的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有数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许多小孩上不起学。然而,就在广大群众为温饱和孩子无钱入学而发愁时,戚火贵却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了千万富翁。

  戚火贵在1998年二审时的最后陈述中这样说道:“我出身贫穷的家庭,能够当上领导,是党和人民培养起来的,我没有很好地为党为人民做好工作。我希望我们在位的领导,特别是市县的领导,从我身上吸取教训。我的教训就是当上领导,特别是一把手后,失去了监督……”

  在写给法院的认罪书中, 戚火贵称自己已经认识到了错误,希望政府能放他一条生路,“罚他回老家当个农民”。

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副厅级)因犯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13日被执行死刑。 

被称为“市县书记第一贪”的戚火贵走上自绝于人民之路,与胡长清、成克杰等贪官的腐化、堕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戚火贵是农家孩子,在党的培养下,成为一名领导干部。然而,他却热衷于疯狂“捞钱”,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戚火贵1985年即33岁时当上了海南国营西流农场的场长,1988年被调任乐东县,成为当时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5年以后,改任东方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面对党和人民的信任,这位年轻的地方领导没有考虑如何帮助贫困百姓脱贫,而是私欲膨胀,利用手中权力大搞权钱交易,疯狂敛财。经法院审理查明,戚火贵在担任乐东县委书记、东方市委书记期间,自1992年到1998年春节,利用职权为企业或个人征地、承揽工程、转让项目以及为他人安排工作、提拔职务等,单独或伙同其妻共收受他人财物40次,共计价值人民币187万元,港币3.5万元。检察机关依法扣押戚火贵的财产中,有1065万元人民币、61万多元港币、3万多美元以及97件黄金首饰等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1986年春节,当上国营西流农场场长的戚火贵第一次知道权力的威力--这年春节,他共收受干部职工、亲戚朋友红包5万多元。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随着权力越来越大,戚火贵已不再满足于坐等红包,开始滥用手中大权操作更大交易--干部任免、人事调动、审批工程……都成为他攫取金钱的机会。 

前些年,东方市干部群众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 不跑不送,降级使用;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戚火贵在东方期间最早被认定买官卖官的事实,是原东方市水电局副局长王盛贤的“转正”。1993年6月的一天,王到戚的住处找戚。两个月后,王盛贤如愿被“提拔”为正局长。为表谢意,王盛贤送了6万元。 

 原东方市公安局干部林某,从1994年春节起,年年到戚家进行感情“投资”,共花去4.5万元。1995年林给戚拜年时赤裸裸地提出:如果局里有副局长空缺的话,请帮忙把我提上去。戚当即答应,事后,林某先由副科级提升为正科级,1998年1月又提为市公安局副政委。就在林某提副政委的任命书下达前的一天,林碰到戚。“老林,任命你为公安局副政委了。”林惊喜地笑了笑。“老林,你要表示表示。”过了些日子,趁拜年时,林送给戚2万元。 

 有些“不识事务”的只能当倒霉蛋。某镇的一位书记,是部队营级转业干部,他领导本镇各项工作都排行在先,但他不“跑”不“送”,只知埋头工作。戚对此人早有看法,曾托人捎话:“这个书记,工作能力很强,就是没有良心。”但这个书记始终没有“表示”。到1996年换届前,戚三番五次来该镇找麻烦,并决定将这个书记换下来。闻听风声,这个书记立即电告省委一个处长,向戚求情,才勉强过关。 

一些商人也明白,要想在东方发财,必须打通戚火贵的关系。1993年初,戚从乐东县调到东方不久,个体建筑公司经营者秦人昌就通过乐东某乡镇书记关系结识戚火贵,并带去8根红布包着的金条,戚不在家,他的妻子符容英收下了,事后告诉了戚。戚火贵的“回报”也不薄,先后将秦人昌的弟弟调进公安局,批示商业局和罗带乡的联营开发房地产工程由秦人昌承建,要求工商局宿舍楼由秦人昌承建等等。秦人昌做事也“爽”,从1993年5月至1997年8月,短短5年间,先后9次送给戚人民币59万元、港币3.5万元等。 

戚火贵工作过的乐东县、东方市,原都是少数民族贫困县(市)。戚火贵在职期间,这两个市县的人均收入只有1000多元,均有数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因为穷,仍有许多小孩上不起学。然而,就在广大群众正为温饱和孩子无钱入学而发愁时,他们的父母官却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了千万富翁。戚火贵犯罪事实被披露后,舆论哗然 ,世人震惊。 

 49年前,戚火贵出身于儋州市四行上村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高中毕业后,当村会计,办扫盲班,组建青年突出队。当年的村支书十分器重他,培养他入党,保送他到华南热带农业大学上学。从此,戚火贵走出农村,一路青云。 

 西流农场老干部许敏胜讲起当年和戚火贵出差到海口的事。“那时阿贵非常节约,舍不得住宾馆,饿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吃盒饭。” 

所以,戚火贵犯罪事实被披露后,四行上村村民和西流农场的干部职工都不敢相信。“苦生苦长的,怎么会堕落成这样? 

戚火贵在1998年二审时的最后陈述回答了这一问题:“我出身贫穷的家庭,能够当上领导,是党和人民培养起来的,我没有很好为党为人民做好工作。我希望我们在位的领导,特别是市县的领导,从我身上吸取教训。我的教训就是当上领导,特别是一把手后,失去了监督……” 

事实正是这样。在乐东、东方, 戚火贵权重一方,说一不二,是个典型的“土皇帝”。人们说,东方市没有法律,只有戚火贵的“指示”。这“指示”同封建帝王的 “圣旨”一般,沉重地压在老百姓的头上,成为他以权谋私、为非作歹的犯罪温床。 

从1994年开始,就陆续有群众向有关部门反映戚火贵的问题,但这些举报信大多被转回东方市,最后不了了之,他却一直被作为干部“苗子”培养,步步高升。戚火贵的被擒,不是在东方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宝座上,而是在其刚履新职--海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仅20多天的时间里。这对戚火贵是个讽刺,同时对我们的领导干部监督制度也是个警示。 

 戚火贵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公布后,海南700多万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大家一致认为,戚火贵在政治上与党离心离德,经济上贪得无厌,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是罪有应得。 

戚火贵,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副厅级干部,最后堕落为死囚,对他个人和家庭来说都是个悲剧,也向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再次敲响警钟。 

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被执行死刑 

新华网北京8月13日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戚火贵,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今天在当地被执行死刑。 

戚火贵于1992年下半年至1998年上半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收受他人财物40次,计价值人民币187万余元,港币3.5万元。此外,戚火贵对其财产中1065万余元人民币、61万余元港币、3万余元美元以及97件黄金首饰等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对戚火贵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戚火贵的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