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戈·查韦斯

第52任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
加入收藏已收藏

 

出生日期:
1954年7月28日
去世日期:
2013年3月5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7-04-18
人物热度:
9871 次关注
人物评星:

人物介绍

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卡斯蒂利亚语: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1954年7月28日-2013年3月5日)第52任委内瑞拉总统。身为玻利瓦尔革命的领导人,查韦斯提倡他对于民主社会主义的理想、拉丁美洲的整合和反帝国主义。除此之外,他也大力批评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以及美国的外交政策。2013年3月5日,委内瑞拉政府宣布查韦斯因癌症不治去世,终年58岁。

概要

乌戈·查韦斯·弗里亚斯
Hugo Chávez Frías
第52任委内瑞拉总统

就任日期
1999年2月2日

前任
拉斐尔·卡尔德拉·罗德里格斯

出生
1954年7月28日
委内瑞拉巴里纳斯州萨瓦内塔

政党
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

查韦斯在1954年7月28日生于巴里纳斯州的萨瓦内塔。他的双亲都是学校教师,他是第二个儿子。他是同时带有印第安人、非洲人和西班牙人血统的后裔。查韦斯和其他5名兄弟姊妹在萨巴内塔附近的一栋茅草屋里长大。年幼时,查韦斯与他哥哥一同被送至萨巴内塔与他们祖母同住。在那里,查韦斯学习了一些才艺如绘画、歌唱和棒球,并就读当地的胡利安·皮诺(Julián Pino)小学。他后来被送至巴里纳斯州的城镇升读丹尼尔·弗洛伦西奥·奥利里(Daniel Florencio O'Leary)高级中学,并且获得科学的毕业文凭。

查韦斯在17岁时进入了委内瑞拉军事学院。1975年,他以少尉身分获得军事学和工程学的学位,后来以候补的中尉身分服了几个月的兵役,接着查韦斯被批准前往卡拉卡斯的西蒙·玻利瓦尔大学研读政治学,但最后并没有获得文凭。

在大学就读时,查韦斯和几名伙伴共同构思了一种左翼民族主义理论,他们称之为“玻利瓦尔主义”(Bolivarianism),灵感是来自于19世纪委内瑞拉革命家西蒙·玻利瓦尔,玻利瓦尔也影响了秘鲁独裁者胡安·贝拉斯科·阿尔瓦拉多以及许多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领导人。在这些年里查韦斯也热衷于体育运动的新闻和文化的活动。尤其查韦斯参加了Criollitos de Venezuela的棒球和垒球队伍,在1969年与他们一同参与了委内瑞拉的全国性棒球冠军赛。查韦斯也写了许多诗、故事和理论的文章。

在结束学习后,查韦斯进入军中正式服役,担任驻扎在巴里纳斯州的反暴动大队的成员。查韦斯的军事生涯长达17年,在这段期间中他曾担任各种职位,指挥和幕僚人员位置,最后终于提升至中校职。查韦斯也在委内瑞拉军事学院担任教师和员工职位,当时查韦斯最出名的是他泼辣的教学风格,和经常对于当时委内瑞拉政府及社会作出强烈批评。在这个时期,查韦斯还成立了玻利瓦尔革命运动-200组织。之后查韦斯继续升任至一些高等级的职位,还数次获得勋章。

政变未遂: 1992年

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执政时期,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一直低迷不振,人民不满的声浪也持续高涨,查韦斯为发动军事政变而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原本的日期选在1991年12月,最后延至1992年2月4日早上才发动。根据计划,查韦斯所指挥的5个营的武装部队将会进入卡拉卡斯市区,攻击并占领市内主要军事和通讯设施,包括总统官邸、国防总部、军事机场和历史博物馆。查韦斯的最终目标是俘虏时任总统佩雷斯。

查韦斯的部队数量仅占委内瑞拉全体军事部队的10%;同时,许多泄密者、背叛者、计划错误、和其他预料之外的差错很快便使查韦斯陷入不利的情况,而且一小队的背叛者切断了与历史博物馆的联系,使查韦斯无法与其他潜伏在各地委内瑞拉军队里的间谍和内应取得联系。更糟的是,查韦斯的盟友无法在国家广播电台播放他们事先录制的起义宣言。当政变展开时,他们也没有成功捕捉总统佩雷斯:在战斗中造成14名士兵阵亡,50名士兵和80名平民受伤。其他地区的政变部队获得了一些进展,在当地居民的自愿协助下占领了一些大城市如巴伦西亚、马拉开波和马拉凯。不过,查韦斯的部队最终无法攻占首都卡拉卡斯。

在政变失利后,查韦斯向政府自首。他被允许在国家电视广播上呼吁其余的叛乱部队停火,当他进行呼吁时,他还著名地讽刺道他只是“暂时地”(por ahora)失败了。查韦斯成为了全国的焦点人物,许多贫穷的委内瑞拉人则视他为对抗政府贪污和腐败的英雄人物。查韦斯被送往监狱服刑,而原本政变所要打倒的目标—总统佩雷斯则在1年后遭到弹劾。在监狱里,查韦斯的眼睛长出了赘肉(Carnosity),赘肉后来还滋长至他的虹膜。他的视力逐渐恶化,尽管经历许多治疗和手术,查韦斯的视力已经永久地减弱了。

政坛崛起: 1992-1999年

乌戈·查韦斯的选举结果

— 1998年委内瑞拉总统选举 —

候选人
票数

%

查韦斯:
3,673,685
56%

亨里克·萨拉斯:
2,613,161
40%

有效票数:
6,537,304


无投票:
3,971,239
36%

在经过两年的监禁后,查韦斯于1994年被总统拉斐尔·卡尔德拉赦免。被释放后,查韦斯将MBR-200重新组织为新的第五共和运动(MVR—Movimiento Quinta República, V代表了罗马数字的五)。到了1998年,查韦斯开始竞选总统。查韦斯以他所提出的玻利瓦尔主义作为他政见的基础,查韦斯和其追随者称他们的目标为“铺设一个新共和国的根基”来取代现有的制度,他们主张现行的两党制度传统只不过是政治分赃的制度。相当具争议性的,委内瑞拉最大的两间外国银行—西班牙毕尔巴鄂银根银行(Banco Bilbao Vizcaya Argentaria, BBVA)和西班牙桑坦德中央银行(Banco Santander Central Hispano, BSCH)在选战中违法地资助了查韦斯数百万元。

查韦斯利用他的领导魅力和突出的演说风格—大量运用市井语言和粗话的方式—赢得了委内瑞拉大量的贫穷人口和工人阶级的支持。1998年5月,查韦斯的民调已经上升至30%,到了8月又窜升至39%。查韦斯最后在1998年12月6日的选举中以56%的得票率获胜,当选委内瑞拉第53任总统。

总统: 1999年至今
第一个任期: 1999-2001年
查韦斯在1999年2月2日就职总统后便展开了广泛的社会制度转变。在查韦斯执政下的委内瑞拉社会,从原本旧政府所采纳的自由市场经济和新自由主义原则,迅速的转变为准社会主义的收入重新分配和社会福利计划。查韦斯也完全颠覆了原有的外交政策传统,断绝原本与美国和欧洲的战略利益连结,改朝向非主流的外交路线,成为第三世界发展和整合的范例。 查韦斯的改革获得了大量的称赞,也招致大量的批评。许多委内瑞拉人也对他抱持着反感,尤其是社会的上层和中上阶级,他也被揭发进行了许多广泛的政治压迫和人权侵犯。查韦斯政策所引起的巨大争议也在2002年酝酿了一场试图推翻他的短暂政变,和2004年的罢免投票,也有许多阴谋论认为外国势力企图经由军事政变和刺杀、甚至是军事入侵来推翻查韦斯。无论如何,查韦斯在现代政治里依然是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人物,也是国际上反抗华盛顿共识和美国外交政策的代表人物之一。

1999年经济危机和推行新宪法
查韦斯在1999年2月2日宣誓就职。查韦斯在最初几个月里主要专注于新的立法和宪法改革,以废除旧有的政治制度。第二个重点则是即刻分配更多政府资金援助新的社会计划。

不过,由于当时正值油价的最低点以及暴涨的国际利率,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震撼了委内瑞拉,大幅缩减的国库预算根本无法提供查韦斯足够的资源以兑现选前承诺的大规模反贫穷计划。因此,查韦斯将注意力集中于开销庞大但却与社会发展无关的机构:军队。查韦斯下令所有军队部门都必须构思出消除贫穷以及推展城市和社会发展的计划。平民-军事合作的方案以“玻利瓦2000计划”为名开始进行,这个计划也是受到了1990年代早期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所推行的类似计划影响。玻利瓦2000计划的范围包括了道路建筑、房屋建设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这个计划在2001年由于部队军官被揭露和指控贪污的事件而结束,当中还包括一些之后在2002年4月参与反查韦斯的叛变的军官。

查韦斯的经济政策与先前的执政者完全不同,停止继续私有化委内瑞拉的国有股份—例如社会保障制度、铝产业股份和石油产业。不过,虽然查韦斯希望促进财富的重新分派、加强管制和增加社会开销,但他也不反对外国对委内瑞拉进行直接投资。与之前几任总统相同的是,查韦斯也试图吸引国外直接投资,以免经济陷入资金外流和通货膨胀的危机。

查韦斯也减少了委内瑞拉的石油开采,以获得更高的石油价格,这至少能在理论上提高石油的收入,以此来提高委内瑞拉严重萎缩的外汇存底。他还极力游说其他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减少石油产量。由于这些干涉石油产业和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行动,查韦斯被称呼为“价格骗子”。在他执政之前委内瑞拉与菲利普石油(Philips Petroleum)和艾克森美孚所签订的60年开采权契约,查韦斯也试着重新谈判。这些契约使外国石油公司每年得以从委内瑞拉抽取的大量石油中赚进数百亿元,但却只付出1%左右的税赋给委内瑞拉政府。后来查韦斯称他的目的便是要彻底的国有化委纳瑞拉的石油资源。虽然与外国石油公司的重新谈判并没有成功,但查韦斯仍专注于改进国内税赋和查帐制度的效率,尤其是针对主要公司和地主。

乌戈·查韦斯的选举结果

— 1999年新宪法公民投票 —
是否颁布新宪法?

选项
票数

%

同意:
3,301,475
72%

反对:
1,298,105
28%

无投票:
6,041,743
56%

1999年中旬,查韦斯原先所承诺的反贫穷法案却在国民大会中遭到反对派议员阻挠,查韦斯于是宣布将在1999年7月再进行两次全国性选举—距离之前的总统大选只有一个月。第一场选举是全国性的公民投票,决定是否要举行一次全国性的制宪会议,制宪会议将会采用与查韦斯政治意识形态相近的框架作为委内瑞拉的新宪法。第二场选举则是要选出这次制宪会议的代表。制宪的公民投票以72%的同意票通过,而在第二个选举中查韦斯的第五共和运动以及其他联盟政党联合组成的爱国者标竿联盟(Polo Patriotico)赢得了制宪会议中95%(131个议席中的120个)的议席。

1999年8月,制宪会议建立了一个特别的“紧急司法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拥有排除法官而无须与其他政府分支协商的权力—最后超过了190个法官被控贪污而停职。在同一个月里,制宪会议宣布“立法紧急情况”,由一个7人组成的委员会来取代一般由国民大会所运作的立法功能,于是立法机构对于查韦斯政策的抵抗便立刻瘫痪了,同时制宪会议也禁止国民大会进行任何形式的会议。

在2005年于巴西进行的世界社会论坛(WSF)上,查韦斯手持一本缩小的新宪法条文手册进行演讲。

制宪会议本身则设计了新的1999年委内瑞拉宪法,由350个条文构成,成为世界上最为冗长的宪法之一。同时也将国家的正式名称从原本的“委内瑞拉共和国”改为“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新宪法将总统的任期从5年提升至6年,并将原本的任期限制从一届提升至两届,并且设立了罢免总统的全国公民投票制度—也就是委内瑞拉的人民能够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提前撤换总统。这样的公民投票必须有一定数量的连署才能发起。新宪法也给予总统解散国民大会的权力,使总统的权力大为增加。新宪法将原本两院制的国民大会转变为一院制的立法机构,新立法机构的权力则大不如前。新宪法条款创立了一个新的职位—公共辩护人,公共辩护人拥有监督总统、国民大会、和宪法的行动的权力,查韦斯称公共辩护人是新政府里的“道德部门”,以捍卫公共和道德利益为职责。最后,委内瑞拉的司法制度被改革了,在新的宪法下,法官必须通过公共的检验才能就职,而不是像以前一般只需国民大会的任命。

新的宪法条文经由1999年12月的全国选举通过了,制宪会议也因此完全依照着查韦斯的意愿架构了一套新宪法。查韦斯主张,为了成功和广泛的推行他所计划的社会正义政策,这样的改变是绝对必要的。他计划要彻底改变委内瑞拉的政府和政治架构,并且依照1998年竞选时的承诺,要开放更多委内瑞拉的政治环境给独立政党和第三政党。在这个过程中,查韦斯也试着对反对他的政党民主行动(Acción Democrática)和COPEI施加致命打击。

1999年12月15日,连续数周的大雨造成了遍及全州的山崩,夺走至少30,000人的生命。批评者宣称查韦斯因为专注于公民投票和政府的改革,而忽略了民防组织提出的淹水泛滥的紧急报告。政府则否认这些批评,查韦斯亲抵灾区领导救灾行动。在这之后,2000年又发生了一次山崩,但已减低至只有3人死亡了。

2000年:重新选举

乌戈·查韦斯的选举结果

— 2000年总统选举 —
来源:CNE 数据

候选人
票数

%

乌戈·查韦斯:
3,757,773
60%

弗朗西斯科·阿里亚斯:
2,359,459
38%

有效票数:
6,288,578

无投票:
5,120,464
44%

— 2000年公会改革公民投票 —
是否由国家监管工会进行内部选举?

选项
票数

%

同意:
1,632,750
62%

反对:
719,771
27%

无投票:
8,569,691
76%

新的一院制的国民大会在2000年7月30日进行选举,在同一场选举中,查韦斯也支持重新进行总统选举。查韦斯的联盟一举获得了国民大会里三分之二的议席,而查韦斯则在总统选举中获得60%的选票。国际性的卡特中心监视这次选举,他们的报告认为由于选举缺乏透明度、选举委员会的偏袒态度、和查韦斯政府施加的压力,国民大会的选举是违反宪法的,但他们的报告并没有改变选举委员会公布的结果。不过,他们认为总统重新选举的部分是合法的。

稍后,在2000年12月3日,地方的选举和公民投票也举行了。公民投票决定是否同意由查韦斯提出的一个法案—强制所有委内瑞拉的工会举行由国家监督的选举。这个公民投票被国际的工会组织广泛谴责,包括国际劳工组织在内都批评这是政府对工会内部的过度干涉,这些组织还扬言要对委内瑞拉进行国际制裁。

在2000年5月和7月的选举后,查韦斯提出了“授权法案”,并由国民大会通过。这个法案将授权查韦斯以法令治理委内瑞拉一年。在2001年11月,也就是授权法案过期前一个月,查韦斯一口气颁布了49项法案。这些法案包括了碳氢化合物法和土地法,委内瑞拉商会联盟(Fedecámaras)和委内瑞拉劳工联盟(Confederación de Trabajadores de Venezuela, CTV)则极力反对这些新法案,并准备在2001年12月10日举行一次产业总罢工 ,希望总统能重新考虑这些法案,并且针对这些法案进行公开辩论 。不过,罢工行动最终并没有成功影响查韦斯的决定或政策 。

当查韦斯执政的第三年结束时,查韦斯的主要政策已经成功打击了委内瑞拉的地主,查韦斯的改革据称也改进了社会福利,降低了婴儿必死率,并且已经粗略架构了一个由政府出资的免费健保制度,以及免费的教育制度—最高到达大学教育的阶段。到了2001年12月,随着查韦斯控制资本的政策,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已从原本的40%下降至12%,而经济发展则稳定维持在4%左右。查韦斯的政策据称也增加了小学的入学人数高达一百万学生。

2001-2007年: 第二个任期
2002年:反对派发动的军事政变未遂和工会的罢工
在2002年4月9日,委内瑞拉劳工联盟的领导人卡洛斯·奥尔特加(Carlos Ortega)展开一次为期两天的总罢工。4月11日,大约500,000人参与了抗议活动,游行队伍聚集至委内瑞拉国有的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etróleos de Venezuela SA,PDVSA)总部,以抗议最近遭开除的人员。接下来罢工队伍计划前往总统官邸,当时总统官邸周遭则有另一波拥护查韦斯的游行队伍。查韦斯政府以公共宣传为名强行征收媒体的广播时间,在午后进行了数次广播,要求抗议者返回家中,并且播放冗长的演讲录音,企图掩盖接下来暴力冲突的新闻。两队游行队伍的冲突迅速爆发,枪战和暴力行为不断出现,卡拉卡斯的都市警察队(由反对党市长所管辖)、委纳瑞拉的国家警卫队(由查韦斯指挥)、和双方的狙击手都集中在冲突爆发的地点。

紧接着,预料之外的,委内瑞拉军队的最高司令官卢卡斯·林孔·罗梅罗(Lucas Rincón Romero)在广播上宣布查韦斯已经签下总统辞职书。同时查韦斯则被带至军事基地监禁,军队将领们宣布由委内瑞拉商会联盟的主席佩德罗·卡尔莫纳(Pedro Carmona)担任临时总统。卡尔莫纳颁布的第一个命令是撤销所有由查韦斯主导的社会和经济政策,包括放松查韦斯设立的信用管制,取消石油价格的控制,提高石油生产至查韦斯执政前的水平。卡尔莫纳也下令解散委内瑞拉的国民大会和司法机构,同时将国名改回委内瑞拉共和国。

卡尔莫纳的法案造成查韦斯的拥护者在整个卡拉卡斯展开暴动和洗劫。忠心于查韦斯的部队则展开反政变攻击,这些士兵进攻并收复了总统官邸,并且救回了遭俘虏的查韦斯。短命的政变政府于是垮台,查韦斯在2002年4月13日星期六的晚上重新复位,在整个事件结束后,卢卡斯·林孔被重新任命为最高司令官,并在2003年成为了内政部长。后来反对派主张,由于卢卡斯·林孔依然站在总统那一边,因此整场事件并非一场政变,只不过是查韦斯被迫辞职后的权力真空罢了。

查韦斯在前往巴西世界社会论坛大会的途中向支持者们挥手致意。2003年1月26日。

在查韦斯于2002年4月重新执政后,他下令针对政变展开调查,而委内瑞拉官方报告则与查韦斯所推测的答案一致—2002年政变是由美国所发起的。在2002年4月16日,查韦斯宣称政变当天曾有一架持美国注册号码的飞机降落并停留在Orchila岛的空军基地—也就是查韦斯被拘禁的地方。在2002年5月14日,查韦斯宣称他已经握有美国军事介入4月政变的证据。他宣称政变时委内瑞拉的雷达显示出美国的海军舰艇和军机在委内瑞拉周遭出现。《卫报》也刊出了一篇由左翼评论家和海军分析家Wayne Madsen撰写的评论文章,主张美国海军曾介入政变。美国民主党的参议员Christopher Dodd要求对此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则认为“美国官方采取了适当的行动,美国与在委内瑞拉发生的4月政变无关”,不过他们并没有提供和海军有关的证据。

查韦斯也宣称,在军事政变结束后,美国依然企图要推翻他。在2002年10月6日,他宣称他拆穿了一次新的政变计划,并且在2002年10月20日,他宣称他差点在前往欧洲访问的旅程中遭到暗杀。在同一时期,一名美国驻委纳瑞拉的大使曾秘密警告查韦斯两次可能的刺杀计划。

在重掌权力后,查韦斯立刻开始稳固他的政府的支持度。首先,查韦斯开除了6个将军,并且彻底更换了委内瑞拉军队的上层指挥阶级,以拥护查韦斯的人员替代之。查韦斯也试着巩固他在军队普通士兵之间的支持度。他展开了支援军队老兵的雇用和补贴计划,也发布了新的平民—军事合作发展计划。

不过距离4月政变仅仅数个月后,查韦斯政权又面临新一波危机。为了替社会计划筹措更多资金,同时也是为了报复政变事件,查韦斯在2002年底试图彻底控制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和其收益,对此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劳工在2002年12月2日发起了一次罢工,这次罢工由工会联盟、产业巨子、和石油劳工主导,试图停止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运作,借由切断极重要的政府石油收入来逼迫查韦斯退位。结果导致委内瑞拉的石油和石油副产品的输出完全停顿,碳氢化合物的缺乏很快遍及了整个委内瑞拉,加油站前大排长龙。使得委内瑞拉面临必须进口石油的窘境。查韦斯对此则开除了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反查韦斯高阶干部并开除了18,000名的劳工,查韦斯宣称这些人在石油的收益管理上进行贪污和造假,而遭查韦斯开除的反对者则宣称他只不过是出自个人政治动机罢了。稍后,反查韦斯的激进份子还宣称查韦斯授权建立黑名单以阻止员工参与罢工。在经过激烈争论后,委内瑞拉的法庭最终判定开除这些员工是违法的,并下令立刻归还他们原有的职位。

尽管总统任期只有12年,查韦斯时常暗示他将会掌权25年,但他对此则加以否认。不过,查韦斯最近曾提议修改宪法允许第三届总统任期。在2002年11月接受访问谈到有关罢免总统的公民投票时,查韦斯曾称“就算我们假定公民投票进行并且获得90%的罢免票,我也不会离职。想都别想,我是不会离职的。”后来当罢免投票失败时,他则放低身段称“如果反对派赢了,那我真的会离职。”

2003-2004年:罢免投票

查韦斯前往巴西访问时,从阳台高处对楼下的欢迎群众挥手。2003年1月26日。

在2003年至2004年查韦斯进行了一连串的社会和经济计划,以维持人民的支持。在2003年7月他展开了“鲁宾逊计划”(Misión Robinson),以提供免费阅读、书写、和算数课程给超过150万委内瑞拉的成年人文盲(在查韦斯1999年执政之前)为目标。在2003年10月12日查韦斯又发起了“瓜依凯布洛计划”(Misión Guaicaipuro),计划保护委纳瑞拉原住民族群的生计、信仰、土地、文化、和其他权利。在2003年底,查韦斯展开了“苏克雷计划”(Misión Sucre),以提供200万名没有完成基本教育的委内瑞拉成年人免费的高等教育为目标。在2003年11月查韦斯展开“里巴斯计划”(Misión Ribas),计划提供改善的教育和文凭给五百万名委内瑞拉的高中退学生。在鲁宾逊计划展开后一周年的纪念典礼上,查韦斯向50,000名接受识字教育完毕的委内瑞拉民众演讲道“在一年内,我们已经使1,250,000名委内瑞拉人毕业了。”。不过,查韦斯仍然遭遇一些不小的挫折,尤其是通货膨涨率在2002年飙升至31%,并且在2002年依然维持27%左右,使得贫穷人口生活更为艰难。

在2004年5月9日,126名哥伦比亚人在袭击一座接近卡拉卡斯的农场时被捕获,查韦斯立即指控他们是由外国支援的准军事部队,意图以暴力推翻他的政权。这些事件只不过更为激化了委内瑞拉社会里拥护和反对查韦斯的阵营的对立。查韦斯还宣称在2004年也有一场密谋推翻他的政变,这起政变的真假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定论。在2005年10月,27名被控的哥伦比亚人被判有罪,其余的人则被释放并驱逐出境。

乌戈·查韦斯的选举结果

— 2004年罢免公投 —
是否罢免总统乌戈·查韦斯?

选项
票数

%

反对:
5,800,629
59%

赞成:
3,989,008
41%

无投票:
4,222,269
30%

2003年年初和中旬,一个名为“Súmate”(请加入)的公民投票权利组织开始募集发动罢免总统的公投选举所需的数百万份签名,到了2003年8月已经募集大约320万份签名,但由拥护查韦斯者占多数的选举委员会则拒绝接受这些签名,因为宪法规定必须在总统任期的一半(也就是三年)过后才能发起罢免,而这些签名在查韦斯尚未任职满三年前便已开始收集。反对派和国际间的新闻报道查韦斯开始处罚那些参与连署的人,而查韦斯的拥护者则宣称许多劳工曾在工作场所被其雇主强迫提供签名。在2003年11月,反对派又重新收集了一次连署,在短短4天内收集了高达360万份签名。这时有传闻指称查韦斯曾使用欺骗手段愚弄签署的收集者,于是全国各地都发生了暴动。

宪法的条款要求必须收集20%选民的签名才能发起罢免公投。除此之外,签署人的国民身分证号码也并没有被保密住。反对派还指控查韦斯政府借由给予非法移民和难民们公民权来提升连署的门槛,选民注册人数在公民投票前提升了200万人,使得发起罢免公投所需的门槛大幅提升了20%。

许多报道也指称查韦斯政府对公开邮寄连署签名的人施加惩罚,政府部门包括国有的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卡拉卡斯地铁、和由查韦斯拥护者控制的公共医院都被指控曾随意开除参与签署的员工。最后,反对派的领导人向国家选举委员会递交2,436,830份有效的签署后,选举委员会在2004年6月8日宣布召开罢免公投。查韦斯和其政治联盟也开始动员选民投下“否”的选项。

罢免投票在2004年8月15日举行,结果有59%的选票投下“否”的选项。欧盟的观察员宣称查韦斯政府对他们施加了太多的限制,使他们无法观察这次选举。卡特中心的观察则认为这次选举是公平而且开放的。批评者宣称这是虚假的结果,并且以一些文件来证明完全相反的选举结果,许多人也质疑由政府所有的投票机器是否真实。反对者宣称这是一次“大规模诈骗”的选举,并且质疑卡特中心的推论,不过,由反对派所进行的五次民意调查也显示查韦斯会获胜。

罢免投票胜利后,意气风发的查韦斯宣称他在对抗贫穷之外,也将会展开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虽然查韦斯保证将会展开与反对派的对话,但查韦斯政府不久后就开始报复Súmate的发起人,控诉他们叛国和与外国势力通敌,指控他们经由全国民主基金会收受美国国务院的资金。

2004-2007年:专注于外交关系

在2004年于委内瑞拉举行的联合记者会闭幕时,查韦斯拥抱阿根廷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

由于公民投票的胜利,查韦斯的首要目标—基本的社会和经济改革以及财富的重新分配都戏剧性地加快进行了。查韦斯再次将“玻利瓦尔任务”的发展和实践放在他政治行程的最前线。全球油价的飙涨使委内瑞拉赚进了数十亿额外的外汇存底,经济成长率相当显著,在2004年到达了2位数字,在2005年也维持9.3%。

许多新的政策都是在2004年之后实行的。在2005年3月,查韦斯政府颁布了一系列的媒体管制法案,判定媒体毁谤和造谣公共官员是非法的行为;对查韦斯和其他官员进行人格诋毁将可能招致最长40个月的刑期。当查韦斯被问到是否会真的因为遭毁谤而拘禁媒体人物40个月时,查韦斯评论道:“我不在意他们(私营媒体)如何称呼我……如同堂吉诃德说的‘如果有狗在叫,是因为人们都在工作’”。查韦斯也借着颁布更多的新法案来扩展土地重新分配和社会福利的计划,包括了“返回农村计划”(Mission Vuelta al Campo)、“全国健康计划”(Mission Barrio Adentro),两个计划都在2005年6月展开,并且以建构、支援、革新第二位(整合诊断中心)和第三位(医院)的公共健保制度为目标,以及“米兰达计划”(Mission Miranda),建构了全国性的民兵制度。在同一时期,委内瑞拉的医生展开了罢工,以抗议新的政策淘汰了他们原先工作的机构,而改以古巴的医生取而代之。

查韦斯在2004年和2005年开始专注于委内瑞拉的外交关系上,经由新的双边和多边的协议,包括了人道支援和建设计划。查韦斯的努力获得了各种程度的胜利,许多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争取到包括阿根廷的内斯托·基什内尔、中国的胡锦涛、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和伊朗的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友谊。在2005年3月4日,查韦斯宣称由美国支持的美洲自由贸易区(FTAA)已经“死了”。查韦斯宣称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架构是无法套用至拉丁美洲国家的,因此反面的、反资本主义的架构才能增加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巴西等国家之间的贸易和外交关系。查韦斯也宣称他希望建立一个与NATO类似,但属于左翼的、拉丁美洲的军事合作架构。

在2004年和2005年,查韦斯也试图让委内瑞拉军队减少在武器来源和军事方面与美国的连结。查韦斯统治下的委内瑞拉逐渐改向不同的武器产出国购买军火,例如巴西、俄罗斯、中国、和西班牙。这些军火的买卖使委内瑞拉与美国逐渐产生摩擦,因此查韦斯直接结束了两国的军事合作关系。他也要求现役的美国军人离开委内瑞拉。除此之外,在2005年查韦斯在米兰达计划中宣布创建一支大型的“后备军人部队”,包含了由150万名委内瑞拉公民组成的民兵部队—作为抵挡外国介入和入侵的手段。在2005年10月,查韦斯驱逐了一个名为“新部落使命团”(New Tribes Mission)的基督教传教组织,指控他们是“帝国主义的渗透者”并且藏匿中央情报局的人员。同一时期,他授予了亚马逊族原住民所居住的6,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可割让的头衔,使这些土地无法以西方形式的所有权头衔做买卖。查韦斯以这些改变来证明他的革命也是捍卫原住民权利的革命。

在这个时期,查韦斯更专注于非主流的经济发展和国际贸易模型,许多计划都雄心勃勃的采取了以整个半球为范围的国际协议形式。例如在2005年8月20日,查韦斯在古巴派遣前来的医学院交换学生的毕业典礼上,演讲称他将会建立与古巴类似的医学院,提供免费的医疗训练—将花费$200亿至$300亿的经费—以训练超过100,000名医师,这些医生将依据承诺前往贫穷的南半球国家提供医疗服务。他宣称这个计划将会继续进行十年,而新的学校将会包含超过30,000个新地点,以提供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的贫穷学生免费的医学教育。

查韦斯也运用国际舞台上的大量机会来对比他的计划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两者产生的结果,最值得注意的,他在2005年联合国的世界高峰会上指责由新自由主义推行的方针,例如资本流动的自由化、移除贸易障碍、和私营化等等是造成开发中国家贫穷的原因。查韦斯也警告世界能源危机的逼近,尤其是碳氢化合物的耗尽(根基于哈伯特顶点理论上),他主张道:“我们正面临史无前例的能源危机……石油已经要开始耗尽了。”同时,在2005年11月7日,查韦斯在阿根廷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中提及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失败时,宣称“今天最大的输家就是乔治·沃克·布什”,查韦斯也把握机会宣传他所创立的非主流贸易模式—名为美洲玻利瓦尔另类选择(ALBA—Alternativa Bolivariana para América),由委内瑞拉和古巴合作在2004年12月14日展开。

2006年12月3日,查韦斯以63%再次当选总统,成功连任。

第三个任期: 2007年至2013年
2007年1月10日,查韦斯宣誓就任委内瑞拉新一届政府总统,并发表了演讲。他的新内阁中激请了来自共产党的大卫·维拉斯克斯和何塞·拉蒙·利维罗分别去担任“民众政权的参与和社会发展部”和劳工部的事务,查维兹向其新任劳工部长说自已是托洛茨基主义者。

2007年1月26日,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访问委内瑞拉,相讨减少原油生产来解决市场上的原油供应过剩。两人表示斥资数十亿美元,帮助一些国家摆脱美国的控制,两国政府还签署了如旅游、教育和矿产等领域展开合作的11项协议。

查维兹在2007年3月25日的电视讲话时更表示会实行“集体所有制”,将大型农场收归国有及重新分配闲置土地给穷人,并在3月30日实行“集体所有制”。在3月30日,他表示在2007年内建立132个社会主义培训中心。他在4月24日下令该国所有企业职工每周至少上4小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将该规定还将向军队和学校推广。。在4月29日,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进行党员登记,旧有的第五共和运动及一些其他政党被合为该党,该党成为了委内瑞拉最大的左翼政党,查韦斯指出玻利瓦尔革命必须拥有广泛的政治基础,认为一个强大的左翼政党将是取得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的重要的政治保证。

查韦斯在4月30日的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群众集会中表示委内瑞拉政府决定最低工资升至286美元,其20%的增幅超过2年的通账指数。在公共部门工作的人员还享受209美元的“菜篮子”补贴,成为拉美国家中最低工资最高的国家。2007年5月1日,委内瑞拉提前还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30亿美元债务,查韦斯宣布委内瑞拉退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并要求它们归还原先委内瑞拉缴纳的成员国会费。查韦斯在5月14日说,将把由多国公司管理的18个海上石油钻探平台收归国有。

2007年5月21日,委内瑞拉国会财政委员会的一份文件显示,文化部将拨给格洛弗178万美元,用于影片的剧本创作和实地拍摄。查维斯在2006年曾参观电影制片厂时指责好莱坞在电影中诋毁南美人的形象。在5月28日,查维斯下令关闭有超过五十年历史的委内瑞拉(RCTV)电视台,支持社区另类媒体,由新的公营广播频道取代RCTV,引起了委内瑞拉国内外的批评及关注。同日,委内瑞拉新闻和通信部长威廉·拉腊在首都加拉加斯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提起诉讼,理由是CNN把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与基地组织首脑本·拉登并列屏幕上。除针对美国电视台,委内瑞拉政府已向国内的环球电视台提出指控,理由是煽动刺杀查韦斯。

2007年5月24日,查韦斯在首都卡拉卡斯向当地大学生演讲时表示高等学校的入学考试制度已经陈旧,认为它导致部分年青学生丧失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并取消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制度,同时还将取消学生在高等学校学习期间的考试制度。

2007年6月1日,委内瑞拉和越南签署9项能源、科技和政治性质的法律文件,以加强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查韦斯和农德孟签署了一项联合声明,以表明双方对共同有兴趣的不同的国际问题和地区问题的看法,以及对双边关系的最新进展情况的看法。他宣布越南将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中国一起在委内瑞拉奥利诺科石油带胡宁第二区块的开发,越南将出口石油,有巨大的潜力,特别是外海的石油。查韦斯在6月6日发表演讲,盛赞自己的朋友普京“坚决反击美国帝国主义”,感谢普京在2002年政变时帮助他稳固政权,宣布自己准备于近期访问“战略盟国”俄罗斯,届时可能提出对俄石油公司极为有利的合作建议,同时增加采购俄罗斯武器。他随后披露了一个完全不为人知的内幕,感谢普京在2002年委内瑞拉政变期间对他的积极帮助,当时反对派曾经迫使查韦斯连续数日失去控制国家的权力,但他没有公布普京帮助他稳定政权的细节。6月12日,查韦斯前往古巴,与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会晤,就两国共同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另外,当地时间9日,查韦斯接受了美国媒体的专访,透露了他和卡斯特罗此前多次会谈的一些内幕,并宣称古巴比美国更民主。他在采访时强调,委内瑞拉在进行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没有复制古巴的模式。他同时指出,美国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入侵委内瑞拉和古巴。

2007年6月12日,查韦斯号召全国人民,把那些不用的冰箱搬到中央广场去,把自己多余的卡车、锅送给穷人。他承诺捐献25万美元,并敦促委内瑞拉人民效仿他的做法。6月19日,查韦斯在苏利亚州出席一座热电厂的开工仪式时宣布政府将建立200多个“社会主义的工厂”,这是“国家玻利瓦尔革命发展计划”的组成部分。查韦斯还说在剩下的时间里将在战略性的部门如食品、建筑、服装、化学产品、汽车零件、计算机等领域建立“社会主义的工厂”。这些企业将“加强我们的独立和主权,将把满足所有的人基本需要放在优先的位置”。

2007年6月24日,查韦斯向军队的战发出了新的号召。他称,华盛顿政府正以心理战和经济战为武器,向委内瑞拉发动非常规战,试图颠覆其政府,并且号召委内瑞拉军队必须每天都思考并随时准备打一场抵抗战。同日,查韦斯宣布将给军队涨30%的工资,以推动军队的职业化,首先受益的将是第一线的战斗部队。在6月21日,他还确认了一项从俄罗斯购买一支潜艇舰队新的武器购买计划,保护该国50万平方公里的加勒比海领土。6月29日,查韦斯对俄罗斯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他于6月28日在莫斯科外国文学图书馆大楼参加拉美文化中心开放仪式时号召与会者学习“有关马克思和列宁预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著作,战胜美国帝国主义”。查韦斯在讲话中指出美国计划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是明显针对俄罗斯,并说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企图剥夺自由的伊朗国家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更是不能容忍。

2012年10月8日,乌戈·查韦斯在2012年委内瑞拉总统选举中击败反对党候选人恩里克·卡普利莱斯·拉东斯基,第四次当选委内瑞拉总统。

执政影响
国内政策
查韦斯的国内政策以“玻利瓦尔任务”为根基,玻利瓦尔任务是一系列的政治活动,以彻底改变委内瑞拉的经济和文化情况为目标。

玻利瓦尔任务授权政府展开大规模的反贫穷计划,建构数以千计的免费医疗诊所来照顾穷人,和针对委内瑞拉成人文盲的教育计划—据称成果使超过一百万人识字,以及法定的食物和住宅补贴。从1998年至2005年,婴儿必死率已经显著的下降。

查韦斯的支持者称这整起任务是由公民和劳工们所管理监督的,任务也没收了许多被指控为已无人使用的土地和工厂,改授予之前没有土地的穷人和原住民社区。

2006年3月,社区会议法被批准了,借由这项法案,社区共同体能够自行组织社区会议,政府会承认这些会议的合法效力,会议也能够取得联邦的资金和土地以用于社区计划。省略了由地区和国家政府管制可能造成的腐败和贪污。

查韦斯第一次当选时的政见便是反贪污和重新分配财富给予穷人,但批评者认为他的政策都是最容易产生贪污和犯罪的部份。他们也指出在警察和军事部队里存在着广泛的贪污现象,并指责查韦斯的政策造成首都卡拉卡斯的谋杀案件比率居高不下。除此之外,批评者指责查韦斯建立的“玻利瓦尔小组”武装部队滥用暴力,并指责查韦斯的公民后备军人政策只是想要胁迫国内的反对派并压制内部的冲突罢了。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认为委内瑞拉仍缺乏一个独立和公正的司法机构,美国国务院则认为委内瑞拉的执政和法律权力过度集中而没有经过任何制衡。同时,批评者认为查韦斯政府不愿意利用私营部份功能的结果导致了公共建设的失败和住房建筑的赤字。

查韦斯在2007年3月30日表示在2007年内建立132个社会主义培训中心。在4月24日下令该国所有企业职工每周至少上4小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将该规定还将向军队和学校推广。在4月29日,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进行党员登记,旧有的第五共和运动及一些其他政党被合为该党,该党成为了委内瑞拉最大的左翼政党。查韦斯的批评者认为查韦斯政府的政治举动是强化意识形态。

劳工政策
查韦斯与国内最大的工会联盟委内瑞拉劳工联盟(Confederación de Trabajadores de Venezuela, CTV)之间一直关系紧张,委内瑞拉劳工联盟长期以来都与反对党民主行动(Acción Democrática)结盟。在2000年12月的地方选举中,查韦斯发起一项公民投票以强制工会内部必须进行由国家监督的选举,这个动作被国际劳工组织强烈谴责,认为这是查韦斯试图干预工会内部的事务。在公民投票通过后,委内瑞拉劳工联盟被迫进行内部选举,选举结果仍由反查韦斯的领导人卡洛斯·奥尔特加(Carlos Ortega)获胜而得以继续担任劳工联盟的主席,而拥护查韦斯的候选人则指责这场选举是个大骗局。

由于委内瑞拉劳工联盟的反查韦斯立场,查韦斯的支持者另外成立了委内瑞拉国家劳工工会(Unión Nacional de Trabajadores),以彻底取代委内瑞拉劳工联盟为最终目标。几个支持查韦斯的工会都从委内瑞拉劳工联盟里退出,改加入国家劳工工会旗下,国家劳工工会的成员数也不断增长。在2003年,查韦斯改派遣国家劳工工会前往周年性的国际劳工组织会议,将委内瑞拉劳工联盟排除在外。

2005年1月19日,一间名为Venepal的造纸工厂倒闭了,劳工们占据了工厂并重新开始生产以示抗议,但工厂资方扬言要变卖整个工厂的配卖。查韦斯于是下令国有化这间工厂,将信用贷款的尺度延伸至劳工身上,并下令委内瑞拉的教育机构向这间工厂购买更多纸张。这些都是查韦斯扩大国家干预经济的一部份。

经济政策
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的主要石油输出国,石油也成为委内瑞拉发展经济的基础。查韦斯鼓吹石油输出国组织限制石油出产量以获取更高油价,使他被冠上“价格骗子”的浑名。在石油输出国组织2006年6月举行的会议上,委内瑞拉是唯一一个希望借由降低石油出产量以提升油价的成员国。在查韦斯执政下,委内瑞拉最大的国有石油公司—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减少了25%的石油出产量,委内瑞拉无法达成现行的石油产出配额。不过,福布斯主张这是因为一些石油产出国出于政治的动机而试图诋毁委内瑞拉的产业。查韦斯试图扩展委内瑞拉的出口市场版图,加强与其他开发中国家的合作开发计划,包括阿根廷、古巴、中国和印度。油价的高涨使委内瑞拉获得了更多进行社会计划的资金,但也造成委内瑞拉经济越来越依赖查韦斯政府和石油产业的支撑,私营部份扮演的角色则逐渐萎缩。

查韦斯将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置于能源和石油部门的管辖之下。查韦斯也借由提高共同开采委内瑞拉石油所需的开采权费用来增加更多石油收入。查韦斯也试着清盘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在美国的子公司Citgo名下的财产。能源和石油部门成功的重组了Citgo的利润结构,使得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收益大为提升。

在查韦斯的执政下,从1999年至2004年,人均GDP下跌了1-2%,但由于石油价格的飙涨、石油罢工的结束、和石油消耗的大量增长,最近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相当茁壮,GDP成长比率在2004年达到18%、2005年10%。许多经济成长都是直接由最贫穷的人口区块受益,实际收入在2003年至2005之间据报成长了55%之多,不过一些经济学者认为这种成长只要油价下跌便会随之停止.。从查韦斯上任到现在为止,委内瑞拉政府的统计数字指出失业率下降了6.4%而贫穷人口比率则下降了6%。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在过去十年委内瑞拉的贫穷人口下降了10%,从40%下降至30%。不过,一些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主张委内瑞拉政府的贫穷报告并没有与其庞大的石油收入作成比例的计算。

委内瑞拉的失业率从2003年20%的最高点—也就是长达2个月的罢工和停工导致全国的石油产业瘫痪时,下降至2006年2月的10%。不过,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最近所创造的工作机会并非固定性的,一旦油价下跌,公共预算将无法再付出这些工作的薪水,这些人将再度失业。

2007年3月30日实行“集体所有制”,将大型农场收归国有及重新分配闲置土地给穷人。

2007年5月1日,由于委内瑞拉已经提前还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30亿美元债务,查韦斯宣布委内瑞拉退出这两个组织,并要求它们归还原先委内瑞拉缴纳的成员国会费。

外交政策

查韦斯和阿根廷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一同讨论南美洲的能源和贸易整合计划。他们在2005年11月21日于委内瑞拉开会,公开的以互相团结的姿态来表示对于华盛顿共识的反抗。

查韦斯重新调整了委内瑞拉的外交政策,借由双边贸易和互惠协议来促进拉丁美洲的社会和经济整合,包括他称之为“石油外交”的策略。查韦斯专注于在各种跨国机构上促进他所计划的拉丁美洲整合,与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发展双边贸易关系也是他政策的主要重点,委内瑞拉向巴西购买军火的比率逐渐增加、与古巴进行技术专家交换石油的协议、由委内瑞拉自费建立输油管至哥伦比亚以销售便宜的天然气,并以委内瑞拉的石油换取阿根廷的肉品和乳制品。查韦斯称委内瑞拉拥有“一张有力的石油牌以影响地理政治的舞台…”他宣称“就是这一张牌使我们能与强大的美国相抗衡”。除此之外,查韦斯与其他的拉丁美洲国家领导人紧密合作,尤其是在能源的整合方面,以及在美洲国家组织会议上争取采纳反贪污公约的胜利。查韦斯也极力争取加入并参与南美洲的南方共同市场贸易联盟,以扩展南半球的贸易整合计划。

国际上,查韦斯经常描述他的运动目标是要对抗新殖民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查韦斯不断谴责美国对于伊拉克、海地、和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外交政策。查韦斯与前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公开的友善关系也造成美国采取在外交上和经济上孤立古巴的报复政策。委内瑞拉原本与美国有着紧密的军事合作关系,查韦斯执政后便迅速断绝了两国的军事合作。除此之外,查韦斯在石油输出国组织哄抬油价的行动也使他在美国极为不受欢迎。在2000年,查韦斯前往参加为期10天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会议,途中他还与萨达姆·侯赛因会面,成为在海湾战争之后第一位与侯赛因会面的国家领袖。

查韦斯在外交政策和反布什的的言论上有时更达到人身攻击的地步。查韦斯曾经称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为pendejo(“白痴”)。他也对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作出人身攻击,批评她对于拉丁美洲的无知简直是“彻底的文盲”。

2005年底飓风卡特里娜摧残了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后,查韦斯政府是第一个表示愿意提供援助的外国政府。但布什政府拒绝了他的援助。

查韦斯与一些拉丁美洲国家领导人之间也有争议存在。在2005年11月10日,当查韦斯在卡拉卡斯向支持者们谈起墨西哥总统比森特·福克斯·克萨达时,他说他替墨西哥人感到难过:“墨西哥人让自己成为了帝国的小狗”,他称这指的是福克斯在美洲自由贸易区上对于美国贸易利益的支持。除此之外,在2005年11月13日,查韦斯在电视谈话节目上称墨西哥总统是“从他的伤口流出血来”并且警告福克斯不要“耍弄”他,除非他想“被叮上”。福克斯在听闻这些评论后,气愤的要求委内瑞拉政府尽速道歉,否则将要撤回墨西哥驻委内瑞拉的大使。查韦斯对此则毫不考虑的主动撤回委内瑞拉驻墨西哥城的大使,于是福克斯在隔天也撤回了墨西哥驻委内瑞拉的大使。不过,虽然两国的外交关系一直相当紧绷,但两国都不曾正式的切断外交关系。一些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团体也致力于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行动。

在2001年,秘鲁政府怀疑委内瑞拉保护和藏匿了逃亡中的布拉迪密洛·蒙特西诺斯(Vladimiro Montesinos)—在阿尔韦托·藤森时期因贪污而遭通缉的一名前情报局署长。蒙特西诺斯在那年的6月被委内瑞拉警方捕获,并在几天后被遣返秘鲁。蒙特西诺斯还爆料宣称查韦斯企图透过秘鲁总统候选人奥拉塔·胡马拉(Ollanta Humala)来控制整个秘鲁。另一个外交争议是和哥伦比亚有关,一名哥伦比亚武装力量(FARC-EP)的高阶政治成员遭绑架而引起了两国的外交紧张。

在2006年1月至5月之间,当查韦斯评论起2006年秘鲁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时,他公开支持奥拉塔·胡马拉,并称现任总统阿兰·加西亚·佩雷斯是“小偷”和“骗子”,并称另一名候选人洛德斯·芙洛雷斯(Lourdes Flores)是“寡头政治的候选人”。查韦斯的大量评论使秘鲁政府认为他已经过度干涉秘鲁的内部政治事务而违反了国际法,两国都因此撤回了各自的大使.。不过,查韦斯支持的胡马拉最后仍败选了,而哥伦比亚的总统选举也由亲美国的阿尔瓦罗·乌里韦·贝莱斯当选。

查韦斯也与伊朗政府保持紧密关系,尤其是在能源生产、经济、和产业合作的领域上。他也拜访了伊朗数次,第一次是在2001年,他宣称他到达伊朗是为了“替21世纪铺设和平、正义、稳定、和进步的道路”。穆罕默德·哈塔米也曾三次拜访委内瑞拉,查韦斯还授予他解放者勋章并称他为“为世界上的正义奋斗不懈的战士”。在2006年5月,在艾哈迈迪内贾德宣布伊朗将开发核子能源后,查韦斯对此表示赞成,并且否认伊朗有发展核武器的计划。查韦斯对伊朗的紧密关系和核计划发展的支持使美国政府对此表示关切,康多莉扎·赖斯对此评论道,由于查韦斯与伊朗的关系,使得委内瑞拉已经成为美国眼中“地区性的负面势力”。

查韦斯在1999年收到了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的个人邀请,2001年他首次前往利比亚拜访。在这趟短暂的拜访中,两人一同商议了国际的情势、油价的下跌、和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产油层次。一些委内瑞拉国民大会的议员指责查韦斯没有事先透露前往利比亚的旅程,却假装只是前往欧洲和非洲而已。在2004年,卡扎菲在的黎波里授予查韦斯“卡扎菲人权奖”而查韦斯称他为“朋友和兄弟”,宣称两人“拥有相同的社会观点”。在2006年,当查韦斯第三次前往利比亚时,两人签下了一份经济和文化合作的条约,查韦斯称这是一个反抗“美国霸权”的联盟。他在利比亚的访问及谈话,一直被美国严厉批评。

2007年1月26日,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访问委内瑞拉,相讨减少原油生产来解决市场上的原油供应过剩。两人表示斥资数十亿美元,帮助一些国家摆脱美国的控制,两国政府还签署了如旅游、教育和矿产等领域展开合作的11项协议。

查韦斯曾于1999年10月、2001年5月、2004年12月和2011年8月共四次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于2006年8月、2008年9月和2009年4月共三次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工作访问。

查韦斯和媒体的关系
在2002年4月的政变之前,委内瑞拉主要的5家私营电视频道和全国性报纸的股东、经理人、和时事评论者都经常批评查韦斯的政策。这些媒体控诉还查韦斯政府暗中利用帮派势力来恐吓他们的记者。查韦斯则宣称这些媒体的股东和工作者所效忠的国家并非委内瑞拉—而是美国,并宣称他们试图以媒体宣传来鼓吹所谓的新自由主义。

在查韦斯的总统任期里,查韦斯主持了一个即时谈话节目,称为《你好,总统》。这个谈话节目固定在每周的星期日早上11:00分于委纳瑞拉电视台(Venezolana de Televisión)播出。由查韦斯针对一些议题发表看法,还会接受现场观众和电话“叩应”的即时问答,节目有时还会前往那些经查韦斯推行社会福利计划的地区现场录影。除此之外,在2005年6月25日,查韦斯创立了TeleSUR电视台,一个以泛南美洲立场为主的国际性电视新闻台,采取和半岛电视台相同的定位,以挑战美国的CNN西语频道和Globovision电视台为目标。查韦斯发动的媒体战又进一步升高了美国与委内瑞拉之间的紧绷关系。

在2001年的九一一袭击事件后,随着美国大举的反恐作战准备,拉丁美洲已经无法在国际媒体的覆盖率上与美国竞争。委内瑞拉的前任贸易和产业部长摩西·纳伊姆(Moisés Naím)在2003年初时主张道,全世界不能再忽略委内瑞拉近年来逐渐恶化的情势,他主张华盛顿当局很少将注意力放在委内瑞拉的危机上,而且“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对于卡拉卡斯当局的影响力甚至比乔治·沃克·布什的美国当局还要大”,古巴也长期地并且有效地支援了查韦斯的政权。

玻利瓦尔主义
查韦斯的玻利瓦尔主义虽然主要是受西蒙·玻利瓦尔的理念所影响,但也受到了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费得利哥·菲格罗亚(Federico Brito Figueroa)和阿根廷政治学家诺伯托·赛里索尔(Norberto Ceresole)的影响。查韦斯年轻时也彻底沉浸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崇仰切·格瓦拉、菲德尔·卡斯特罗、毛泽东和萨尔瓦多·阿连德等人的理念。其他影响了查韦斯政治思想的人还包括了西蒙·罗德里格斯(Simón Rodríguez)等人。虽然查韦斯本人将其意识形态称为Bolivarianismo(“玻利瓦尔主义”),但查韦斯在委内瑞拉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将其称为“查韦斯主义”(chavismo),这显示出民众们并不认为查韦斯的政治哲学是源自于玻利瓦尔,而是源自于查韦斯自己的政治理念。也因此,查韦斯的支持者并不会自称为“玻利瓦尔主义者”,而是自称为“查韦斯主义者”(chavistas)。

查韦斯后来承认了民主社会主义,一种强调基层民众的民主参与的社会主义流派,又称参与民主,是在他的玻利瓦尔主义中扮演的角色。由于他的玻利瓦尔主义是以民众的支持为根基,查韦斯组织了一个称为“玻利瓦尔小组”的武装部队,他举出这个例子作为基层参与民主的例子。玻利瓦尔小组负责的工作包括了邻近社区的美化、民众动员、借贷支援给小型商行、并提供基础的社会福利,但这个小组也因为其独立性和武装而遭致一些人的怀疑。

2007年1月10日,查韦斯在第三次当选总统后宣誓就任委内瑞拉新一届总统,并发表了演讲。查韦斯向其新任劳工部长说自己是托洛茨基主义者(一种强调不断革命及反斯大林主义又反资本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流派),承认受其思想影响。

批评

一场在加拉加斯举行的大型反查韦斯示威。这场抗议是以宣传在2004年罢免投票里投下“同意”票为号召。

查韦斯的人格特质在委内瑞拉国内和国外都极具争议性。批评者宣称查韦斯是一个危险的军国主义者和独裁主义革命者,批评他危及了委内瑞拉的民主发展。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描述委内瑞拉的民主状态已经“濒临死亡边缘”并且“毫无执政权力的制衡和分散”,宣称查韦斯“背叛了委内瑞拉的选民”、“压制了民主的讨论环境”、“反抗外部对于民主政治行动的支援”并且坚定地“攻击委内瑞拉的民主制度”。

国内政策方面,批评者认为在查韦斯任内委内瑞拉的贫穷和失业率依然没有明显改善,而且贪污腐败和犯罪行为丛生。他们举出了衰退中的公共建设以及连基本药物和健康支援都相当缺乏的公共医院。他们也质疑在玻利瓦尔任务中管制现金并援助数百万委内瑞拉贫穷人口的社会计划,背后的动机究竟为何。一些查韦斯的支持者也抱怨查韦斯并没有完全实现竞选时所承诺的劳工和土地改革。

反对者宣称查韦斯政府在选举中进行了广泛的舞弊行为,尤其是在2000年和2006年的选举,以及最近的宪法公民投票。人权组织如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也大量记载了查韦斯政府违反人权的案例。美国国务院称委内瑞拉对于国际反恐的合作行动几无贡献而且也相当不感兴趣,尤其是在处理邻国哥伦比亚的恐怖组织哥伦比亚武装力量(FARC-EP)和民族解放军(ELN)的态度上,但他们并没有证据能证明查韦斯确实与恐怖主义有所牵连。

一些公共人物曾呼吁对查韦斯进行刺杀,最值得注意的是电视节目的福音传教人,Pat Robertson其他曾呼吁刺杀查韦斯的还包括委内瑞拉演员奥兰多·乌达内塔,(Orlando Urdaneta)和委内瑞拉前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2001年至2004年的美国驻委内瑞拉大使Charles Shapiro也曾秘密警告查韦斯两次可能的刺杀计划。

私人生活
乌戈·查韦斯曾经结婚两次。他第一次婚姻是和一名来自查韦斯老家萨巴内塔的贫穷家庭妇女南希·科尔门娜雷斯(Nancy Colmenares)。查韦斯和科尔门娜雷斯的婚姻维持了18年,并生下3名小孩:Rosa Virginia、María Gabriela、和Hugo Rafael。查韦斯于1992年政变未遂而入狱,两人因此而离婚。在查韦斯第一次婚姻的期间,他也和一名年轻的历史学家Herma Marksman发生关系,两人的关系维持了9年之久。查韦斯的第二次婚姻是和一名记者Marisabel Rodríguez,查韦斯和她生下了另外一名女儿:Rosa Inés,查韦斯也已经有一名孙女Gabriela了。 查韦斯出身于天主教家庭,虽然他也曾和委内瑞拉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和基督新教教会产生一系列的争执。他通常将他个人的信仰视为私人的事务,但在查韦斯的总统任期里,查韦斯逐渐透露他的信仰观点,宣称他的信仰、和他对于耶稣个人生命和意识形态的解释,深切影响了的左翼和进步主义思想。

健康问题
2011年6月,查韦斯在古巴进行了外科手术,切除了一个“棒球大小”的恶性肿瘤。8个月后在身体检查时,在原处再次发现肿瘤。2012年4月7日,查韦斯再赴古巴进行第三轮放射治疗癌症。 2013年1月10日,由于进行了手术,需要时间休养。

去世
查韦斯于2013年3月5日当地时间下午4时25分去世。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通过电视宣布了查韦斯的死讯,在声明中他说“查韦斯在与病魔搏斗两年后去世”,宣称“我们国家一贯的敌人”是导致查韦斯患癌症死亡的幕后黑手,并援引阿拉法特的死亡为佐证。依照宪法规定,议长迪奥斯达多·卡韦略将担任过渡时期的临时总统。

年表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