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遹

近代民主革命家、实业家冷遹
加入收藏已收藏

近代民主革命家、实业家冷遹
出生日期:
1882年6月22日
去世日期:
1959年8月18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4-09-16
人物热度:
5080 次关注

人物介绍

近代民主革命家、实业家。江苏丹徒人。本名晓岚,字“御秋”,别署“雨秋”。男,汉族。

概要

  1882年6月22日(清光绪八年五月初七)出生于江苏省丹徒县黄墟镇。少时家境贫寒。

  1902年,冷遹考取安庆武备学堂。那时正是《辛丑条约》签订以后,民主革命火种传播全国之际。在当时革命思潮的影响下,冷遹化名“雨秋”,加入了由柏文蔚组织的“同学会”,在日本东京创刊的《江苏》杂志上著文宣传革命。随后又与当时的秘密革命团体“岳王会”有所联系。

  1905年冬,冷遹从安徽武备学堂毕业,被分在南京的三十三标第二营任右队队官。第二营管带就是后来升任三十三标标统的著名革命领袖赵声(伯先)。在赵声的引导和影响下,冷遹从此走上了民主革命道路。1906年,冷遹加入了同盟会。
1908年秋,清廷命令南洋新军和湖北新军集中于安徽太湖县举行秋操。于是,“岳王会”决定利用秋操的机会发动起义,公推冷遹为起义总指挥。因消息走漏,起义受挫,冷遹被捕。

  1909年5月,经友人多方营救,冷遹获释。秋天,获悉赵声在香港组织广东新军起义,冷遹将新婚才八天的爱人托其兄照管,即只身赴港。年底,冷遹在港适遇广西招纳新军人才,遂入桂。从此,冷遹又成为广西革命最初发动者之一。

  冷遹在广西时任陆军小学提调,在学生中大力宣传革命主张,介绍许多学生加入同盟会。大约在1910年8月,广西同盟会支部成立,公举耿毅为支部长,冷遹为副支部长,从此广西同盟会的组织便逐渐壮大起来,先后成立了“军事指针社”、编辑出版《南报》(后改名《南风报》)宣传革命。

  1912年1月10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授予冷遹中将军衔和文虎勋章,并委任他为第一军第三师师长。5月,冷遹改任第一军第九师师长,镇守徐州。其时,张勋江防营自南京溃下,窜入徐州,大肆劫掠。冷遹目睹此状,乃清剿游匪,整顿军队,腾出民房,提倡实业,为贫民谋生计,使人民复得安宁,受到了陆军部长嘉奖,也受到了人民群众的爱戴。当时徐州人民曾以他的名字命名一条马路,以表纪念。

  1913年3月,孙中山先生发动“二次革命”,讨伐袁世凯。冷遹在徐州发表谈话,积极拥护和响应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随即,冷遹任师长的第三师改编为江苏讨袁先锋。在徐州,冷遹率部与北洋军阀冯国璋和张勋辫子军展开激战,终因寡不敌众,后援不继,加之冷遹又临阵受伤,部下叛变投敌,战斗遂告失败。“二次革命”失败以后,东渡日本,继续追随中山先生革命。

  1916年6月,冷遹与黄炎培等在上海创办“中华职业教育社”,冷遹先后担任职教社评议员、常务理事及上海分社主任等职,成为职教社领导之一。在职教社中,他积极进行乡村改进试验、兴办教育事业。

  1917年9月10日,成立护法军政府,孙中山就大元帅职、冷遹出任广州护法军政府总参议和代理内政部长,直到护法运动失败为止。

  1921年,冷遹从广州回到镇江。得到了当时新兴的上海银行财团陈光甫先生和农业界知名人士邹秉文先生的资助,开始集资创办江北盐垦公司(又称商记垦团),这是他兴办的第一个实业。

  为了振兴江浙的蚕丝业,冷遹跑遍了江浙主要的产丝农村,进行了充分的调查研究,与陆小波、严惠宇、蚕业专家葛敬中合作,先后创办了“益民蚕种场”、“均益蚕种场”、“三益蚕种场”、“永安蚕种场”。此后的10多年中,冷遹除积极创办新型的蚕种场外,还不遗余力地提倡在丘陵地带植桑养蚕,推广改良品种,培养农村育蚕指导人员。抗战初期,当冷遹闻悉日本帝国主义破坏中国蚕丝业的情况时,曾愤慨而又辛酸地说:“国家社会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坎坷艰辛地开创一点实业,虽然也能对国家有所裨益,但终于是徒劳的。”

  1925年,受江苏省省长兼江苏军务督办韩国钧的再三邀请,冷遹出任江苏省水陆警备司令。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冷遹悲痛之余,于3月14日发出唁电“中山先生手造民国,功炳简书,此次扶病北行,群祝早占弗药,惊传薨逝,藩海同悲,敢布区区,上为国悼,下哭其私。”

  1925年5月30日,上海发生了“五卅惨案”。冷遹通知各团团长“既不能在命令到来之前有所行动,但也不能妨碍一个中国学生和一个中国人的爱国行动。洋人太凶暴了,物极必反”,并以铁的手腕制止了警察罢岗,有力地支持了南京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

  1926年,冷遹与黄炎培、唐儒箴联名发起创设“私立镇江女子职业学校”,冷遹被公推为董事长。学校开办初年不收学费,并津贴学生膳费,办学经费除职教社定期补助外,悉由冷遹筹募,每年近2万元。解放初,冷遹又将自有永安蚕种制造厂赠与学校。镇江女子职业学校先后设蚕桑及师范等专业,毕业生大多担任蚕业生产技术员和乡村小学教师。学校在1954年改名为镇江市第三中学。

  1928年春,冷遹与职教社、江苏省农矿厅合作,在镇江东南乡以黄墟为中心,就近划入12个自然社,举办“镇江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公推冷遹为改进试验区委员会主席。改进区指导垦荒、植桑、养蚕和开塘筑坝,推行新式农具,推广改良麦种和优良种猪种鸡,自办经济农场,修筑新(丰)黄(墟)干路,开办民众夜校和妇女家庭识字处,设立民众医院,组织农村信用合作社等。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全国上下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镇江地处淞沪前线的后方,为了做好支援前方的工作,镇江的政府单位和民众团体联合组织了“民众组织委员会”,县长张清源为主任,冷遹、陆小波、严惠宇为副主任。他们组织接待过境抗战部队,协助构筑防御工事,协助维持治安秩序,接运和慰问伤病兵员,动员工商界购买救国公债,查防汉奸,积极进行抗战宣传工作等。

  1937年冬,冷遹由镇江去武汉。冷遹与黄炎培、江恒源等商讨以后,决定以职教社的工作人员为骨干,邀请江苏旅汉人士和流亡青年参加,成立“江苏省失业青年救济委员会”,进行救济工作。冷遹是主要负责人之一,并实际负责日常工作。
1938年3月,黄炎培、冷遹、江恒源赴徐州访问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时值台儿庄战役前夕,3人与李宗仁长谈,并提交一份对于第五战区动员民众抗日的意见书。7月,国民党政府决定成立国民参政会。职教社三位负责人黄炎培、冷遹、江恒源均以个人身份出任参政员。由于黄炎培、冷遹、江恒源等人经常在参政会发表一致言论,因此被称为“职教派”。

  1939年11月,黄炎培、冷遹和沈钧儒、章伯钧、梁漱溟、张澜等在重庆发起组织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名为中国民主同盟)的前身“统一建国同志会”。1941年3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上清寺特园秘密召开成立大会,会议通过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政纲和简章,并成立了中央领导机构,冷遹等13人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44年9月,冷遹在国民参政会三届三次会议上支持林伯渠代表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关于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同月,他和黄炎培等在《国讯》和《宪政月刊》上联名发表《民主与胜利献言》,向国民党要求民主,提出九项主张。1945年1月,他与黄炎培等60余人联名发表《时局献言》,要求国民党与各党派切实合作挽救危局。5月,冷遹与黄炎培等人联名提出恢复国共谈判的主张,并于6月由褚辅成、黄炎培、冷遹、王云五、傅斯年、左舜生、章伯钧7人公开致电延安毛泽东和周恩来,“团结问题之政治解决,久为国人所渴望。自商谈停顿,参政会同人深为焦虑。目前经辅成等一度集商,一致希望继续商谈。……”22日,邵力子将毛泽东、周恩来的复电交给黄炎培、冷遹等七人,“……倘因人民渴望团结,诸公热心呼吁,促使当局醒悟,放弃一党专政,召开党派会议,商组联合政府,并立即实行最迫切的民主改革,则敝党无不乐于商谈。……”27日下午,蒋介石表示同意7人赴延安。

  1945年7月1日,冷遹与褚辅成、黄炎培等6人飞赴延安,商谈国事,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热烈欢迎。在延安期间,双方进行了三次正式会谈,对国共两党的团结合作问题进行了充分的商谈。

  1945年7月14日,冷遹和黄炎培、江恒源联名发表“关于不参加国民大会问题讨论的书面声明”,强烈反对国民党不顾各方面的意见,单方面召开国民大会,并坚决拒绝出席参政会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讨论,以支持中共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10月,“双十协定”签订。以迁川工厂联合会理事长胡厥文等为代表的爱国民族资本家奔走呼号,要求国民党政府改变经济政策以维护民族工商业的生存。黄炎培、胡厥文、杨卫玉及冷遹首先酝酿组织政团,并邀请章乃器、施复亮等一起研究、筹备。1945年12月16日,民主建国会在重庆白象街实业大厦举行了成立大会,冷遹在会上被推选为常务监事。

  抗战胜利以后,冷遹于1945年10月只身乘船从四川回到镇江。冷遹回来后,和地方人士成立“镇江善后救济委员会”,致力于地方的善后救济和经济复苏工作。其中以工代赈,兴修水利,效果尤为显著。他会同有关人士对电灯公司和自来水厂进行整顿,逐渐恢复了水电的正常供应。

  1946年,在冷遹的倡议下,战前建在镇江四摆渡、高资、桥头的四个蚕种场合并为“四益农产育种场”,简称“四益农场”。合并后的“四益农场”属股份有限公司性质,由冷遹任董事长,陆小波任常务董事,严惠宇任总经理。

  冷遹对恢复和发展地方教育事业也不遗余力。在他的关怀下,镇江女子职业学校又得到新生。镇江县立师范因无校舍,复校困难较大,经冷遹建议,腾出“四益农场”在四摆渡的一部分场房给学校,终得以复校开学。与此时时,冷遹又应镇江东乡地方人士之请,在儒里镇筹建“建东中学”,使穷乡僻壤的学生得以就地读书。

  冷遹对苏北解放区的困难也很关心。国共两党停战后,对峙在苏北高邮、邵伯一带,解放区在医药、物资方面十分困难,冷遹不顾个人安危,于1946年3月以考察战时运河被敌破坏情况的名义去高邮、宝应、淮阴等地访问,给解放区带去大量救济物资,特别是医药及医疗器械。对此,延安《解放日报》曾以“冷遹先生等抵高邮,赞扬我运河水利工程”为题作了报道。

  1947年到1949年间,冷遹利用他身为江苏省临时参议会议长的合法身份,继续从事爱国民主运动,支持和掩护镇江地区地下党组织的革命斗争。正如当时中共丹北留守处主任陈云阁所说,在他的政治影响所及的地区活动,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地下党常常通过秘密关系向他反映情况和要求,他能办到的总是为他们办到。有时,他还为地下党组织购买一些急需的物资。

  1948年冬,淮海战役即将开始,国民党政府已濒临崩溃。因面临被暗杀的危险,冷遹不得不辞去议长职务,避居上海。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企图疯狂迫害爱国民主人士,冷遹得到地下党的通知,避居侄孙女家中,经月未出,直至上海解放。

  1949年9月,冷遹被聘请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并以民主建国会代表身份参加会议和开国大典,毛泽东亲自到车站迎接他。冷遹亲眼目睹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诞生了,作为一个经历了长期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见证人,他更加坚信一个真理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句话也成为他与友人、与家人谈论的中心议题。

  1950年,在一届政协二次会议上,冷遹与胡厥文等人提案“拟请政府集中国内并延聘国外各种科学家、工程学家,统一规定各种农工、交通、机械、设备、器材及一切物器的名称、标准,并尽量编译各种科学技术的新书,考察改正现有国内生产机构内差异,以利经济建设案。”3月,69岁高龄的冷遹被任命为华东水利部部长。在他任职期间,治理了沂沭河和淮河,疏浚了运河,防治了长江下游等各主要骨干河道水灾。

  1952年11月,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成立江苏省人民政府,谭震林为主席,柯庆施、管文蔚、冷遹为副主席(后改称为副省长)。1954年4月,民建江苏省工作委员会成立,冷遹任主任委员。1956年5月,江苏省现代化流域性大型水闸射阳闸竣工,冷遹不顾74岁高龄,抱病亲赴射阳主持放水典礼。他高兴地说:“旧社会也曾热心治淮,只是说了几十年的空话,白忙一阵。共产党的领导好,不尚空谈,注重实干,现在,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在“三反”运动中,冷遹受到华东军政委员会的表扬,并在大会上提出“要向冷遹学习”的口号。

  1959年8月18日,因急性心肌梗死,冷遹在南京逝世。

  冷遹曾任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届民建中央常委。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