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江

著名艺术家黄宗江[Zongjiang Huang]
加入收藏已收藏

著名艺术家黄宗江[Zongjiang Huang]
出生日期:
1921年11月3日
去世日期:
2010年10月18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4-02-08
人物热度:
6383 次关注

人物介绍

浙江瑞安人。中共党员。1938年肄业于燕京大学西语系。1941年后历任上海剧艺社、上海职业剧团、重庆中国艺术剧社、中电剧团演员,上海清华电影公司编剧。建国前参军,历任解放军三野剧院、总政创作员,八一电影制片厂编剧。1931年开始发表作品。197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剧作集《舞台集》,译著《嫁接集》,电影文学剧本集《单枪并马集》、《黄宗江剧影文学选》,散文集《你,可爱的艺术》、《卖艺人家》、《花神与剧人》、《人生知己》、《小题小作》、《悲欣集》、《剧人集》、《长歌集》、《读人笔记》、《洋嫂子&洋妹子E..C.》,回忆录《我的坦白书》等。

概要

  1940年退学至上海成为职业话剧及电影演员,参加了话剧《愁城记》、《蜕变》、《正气歌》、《楚霸王》、《春》、《秋》及电影《乱世风光》等的演出。1949年黄宗江加入人民解放军,成为文艺战士,1958年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任编剧,先后创作了《海魂》、《柳堡的故事》、《农奴》等优秀的电影文学剧本其中《海魂》和《农奴》分别在卡洛维发利(捷克)和菲律宾国际电影节上获奖。黄宗江才华横溢,生活积累厚重,并有着深厚的文化修养,曾被聘为西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其“文革”后的电影剧作有《柯棣华》和《秋瑾》。

  黄宗江在中国同时代的文化人当中,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位杂家。他读过大学,痴迷演剧,当过水兵,写过剧本、文章,还做过文化使者。他10岁写剧本81岁还演戏。现在许多人一提到黄宗江,都会将他和与之参与主创的广为流传的爱情故事联系在一起,而事实上,黄宗江的一生也总和浪漫的爱情难解难分。

大学生活

“以失恋为主”的大学生活
  1938年,黄宗江考入燕京大学。通常燕京大学每年只招收200多名新生,但是在1938年招收了700多人。在燕京那片相对安静的校园里,黄宗江度过了两年的读书生活,书读得不错,还得过奖学金。但是并不是以读书为主,是以演剧为主,说演剧为主也不确切,实在是以恋爱为主,以失恋为主。当时黄宗江身边的同学,有地下党员,也有国民党抗日锄奸团分子。左的右的都有,但是像黄宗江这样的恋爱分子却不多。1937年,南开中学被日本飞机炸毁,那里曾经是黄宗江戏剧之路的摇篮。在那一年,黄宗江跟随他的同学转到英租界的耀华中学,并且面临着毕业。1938年,黄宗江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

“海外关系”谢迪克
  1938年秋季,黄宗江进入燕京大学西语系,谢迪克是系主任。他一派英国绅士的派头,一口标准伦敦英语,这都是年轻学子所向往的。当时学生还有这么个说法:谢迪克随身三件宝:夫人、手杖、狗一条。谢迪克夫人是在同一大学教授俄罗斯文学的一位俄罗斯小妇人。那时选了谢迪克的课“十八世纪英国文学”。回首前尘,坐在课堂里听这样的教授讲解笛福或彭斯,真是一种福。

  后来在“文革”中,受到批判的黄宗江被勒令交代海外关系,但是黄宗江想来想去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海外关系,只好交待了教过自己的所有外籍教授,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谢迪克。

“非走不可”的休学
  命运再一次把黄宗江和燕京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极不正常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里,黄宗江在许多罪名之外,还有一条是“司徒雷登的黑宠儿”。1940年12月,黄宗江决定离开燕京。这一走,就是六年。1946年夏天,黄宗江又回到燕京大学上的第九年大学,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毕业。在那一年,未名湖畔学生宿舍六号楼一层的一间屋子的门口贴上了“黄寓”二字:住在里面的是黄家的三兄弟,老大黄宗江、老二黄宗淮、老三黄宗洛。

  虽然因为母校吃了苦头,但是对于燕京的感情却日益见深。每年的4月23日,燕京的老校友都会在燕园重新聚首,在那个时候,黄宗江的节目是必不可少的。

感情生活

  黄宗江曾娓娓道出了自己生命中的五段感情,这是他传奇人生的另一抹亮色。
  1938年,黄宗江考入燕京大学外文系读书。但是当时的他,陷入了一段“少年维特”式的烦恼,梦中的情人曾经与他一起就读南开中学(当时男女分校),并且一起考到了燕京大学,一起排演了话剧《雷雨》,他演周冲,她演四凤,“四凤”喜欢上了“周萍”,于是现实中17岁的“周冲”便赌气服药,但自杀未遂。

  1940年的冬天,19岁的黄宗江再次为情所困,他爱上了一个在他眼中模样酷似主演《插曲》的英格丽·褒曼的女同学,那女孩子却因为失恋要为别人自杀,有着自杀“经验”的黄宗江原本要陪她自杀的,但最终选择了出走,中断了在燕京大学的学业。

  后来黄宗江赴美参加海军,在迈阿密的一个海军训练中心受训,在“基本英语”的高年级班里,他认识了一位穿军装的女教员,叫温妮。后来,他们开始了短暂的恋爱,直到温妮原先的男友回心转意与她和好,黄宗江临行前与温妮长吻作别。

  1946年秋天,黄宗江又一次走入燕京大学校园,过起了一边写剧本,一边读书谈恋爱的生活。在此期间,他与在《大团圆》中扮演小妹的朱嘉琛结婚,可是2003年他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并不幸福的婚姻”,他们最终离婚。

  1956年,多情的黄宗江狂热地爱上同龄军人阮若珊。阮若珊认识黄宗江之前已离了婚,带着两个女儿。第二年,同是36岁的黄宗江和阮若珊喜结良缘。与阮若珊的结合,黄宗江总算找到自己情感的安心之所,两人一起经历了平静的幸福生活,也携手走过文革的劫难。在2001年阮若珊去世后,黄宗江一下子衰老了许多。

艺术人生

艺痴:为戏发狂到如今
  黄宗江为讲了他为艺术的三次出走。第一次出走是在1940年,他当时是北京燕京大学西语系的学生,在学校经常出演包括《雷雨》在内的多部戏剧。这年冬天,为国事情事所困的黄宗江只身到了上海,从此走入了真正的戏剧圈。在上海,黄宗江凭借为一个电影明星走台的机会,很快就成为在上海滩红极一时的性格演员。
  黄宗江第二次出走是从上海到重庆,出走的原因一是躲避当时统治上海电影界的日本人川喜多的宴请,二是不愿意陷入与石挥之间暗存的“影帝”之争。到了重庆,黄宗江开始也是跑龙套,在夏衍、于伶、宋之的等人合作的话剧《戏剧春秋》里饰演了三个龙套,是为黄宗江著名的“一赶三”,让他名声大振,成为当时的“四大名丑”之一。
  黄宗江第三次出走是去当水兵。1944年秋,23岁的黄宗江再次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混在交大众多航海、轮机等系的学生中报名参加了“中国赴美参战海军”,当了一名水兵。在美国受训阶段,黄宗江在迈阿密与关塔那摩学习了基本海事,又游弋了古巴、墨西哥、巴拿马等地,这段特殊的经历为他日后创作电影《海魂》提供了最直接的生活素材。

情痴:为伊消得人憔悴
  当水兵在美国受训时,黄宗江认识了一位叫Wini的美国姑娘,开始了一段异国恋情。这段恋情最后因个人原因握手而别。 在燕京,黄宗江与后来在《大团圆》中扮演小妹的朱嘉琛结婚了。黄宗江说:“这是一个并不幸福的婚姻,她比我好胜得多,她是要出人头地的。她跟我说,婚姻是英雄崇拜的,你过去是我的英雄,现在不是了。我们最终还是离婚了。” 黄宗江曾经在书中写道:“人生在世重三情:亲情、爱情、友情。或缺其一,都是很难好好活下去的。” 他讲述了黄氏兄妹四人之间的交往和情感故事。

友痴:嬉笑调侃皆找乐
  如果说,亲情和爱情是人生幸福的甘露,那么,友情就是人生快乐的源泉。说到友情,女儿阮丹娣在文章中说爸爸是:“以食会友、以艺会友、以文会友,更以心会友。”
  黄宗江说起他的这些朋友,得意和欣慰之情溢于言表。翟俊杰是他最得意的大弟子,如今也是大导演了。翟俊杰说自己与黄宗江之间是亦师亦友,可算忘年交,不是年纪,而是那个激情的年代。翟俊杰还讲了一件有趣的事:黄宗江去美国讲学前,曾给他写过一张纸条,说:我要是掉到太平洋里喂鱼了,就委托你负责整理出版我的遗作。他还委派翟俊杰写悼词,说要写成单口相声,要让所有去的人还没听五分钟就哄堂大笑。翟俊杰说一般老人都忌讳说这个,可宗江老师却当成笑话说,这反映出他的幽默、乐观和豁达,他越这么说越长寿。

荣誉

  他创作的《海魂》获1959年捷克斯洛伐克第十届劳动人民电影节为世界和平而斗争二等奖。
  1963年的《农奴》是他的代表作,标志着他的电影剧作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1957年的《柳堡的故事》获文化部全国电影文学剧本创作三等奖。
  其中《海魂》和《农奴》分别在卡洛维发利(捷克)和菲律宾国际电影节上获奖。

著作

  矿灯 (1959) .... 王福厚
  追 (1947)
  戏剧戏曲选《舞台集》(含《大团圆》、《南方啊南方》、《风雨千秋》《贺龙刀》等)。
  翻译改编选《嫁接集》(含《麦克贝斯》、《安娣》、《落花时节》、《寻梦》等)。
  电影剧本选《单枪并马集》(含《柳堡的故事》、《海魂》、《农奴》、《柯棣华》、《秋瑾》等)。
  散文集《卖艺人家》、《花神与剧人》、《你,可爱的艺术》、《人生知己》、《小题小作》、《悲欣集》、《戏痴说戏》、《老伴集》等。
  剧影散文选《长歌集》、《剧人集》。

作品

  柯棣华大夫 (1982) .... 编剧
  秋瑾 (1983) .... 编剧
  农奴 (1963) .... 编剧
  大团圆 (1948) .... 编剧
  海魂 (1957) .... 编剧
  柳堡的故事 (1957) .... 导演
  柳堡的故事 (1957) .... 编剧
  海上风暴 (1951) .... 编剧
  激战无名川 (1975) .... 编剧 县委书记 (1958) .... 编剧
  江山多娇 (1959) .... 编剧

遗嘱

  黄宗江生性开朗,在生活上很幽默,还很好吃。阮丹娣说,今年9月份家人突然发现他不爱吃东西了,就赶紧陪他去医院检查,查出了结肠癌。“正当我们考虑是否要把实情告诉父亲时,他却说不就是癌症吗,看得很开。”阮丹娣说,结肠癌要开刀,301医院的手术很成功,但术后肺部感染引起的并发症使老爷子没挺过来。“很多朋友听说他开刀都哭了,但他自己很乐观,开刀的过程中还在构思两个剧本。”

  黄老好吃的习惯也一直没改,直到开刀手术时,他对家人说,手术完后要安排一桌饭菜。“他特爱吃,什么都能吃,从豆汁儿到燕窝都能吃,不要求饭菜有多美味,只看饭菜地道不地道。”阮丹娣回忆,女儿们每周都找理由请父亲去外面的餐馆吃饭,“一年他过生日太多次数了,但其实就是找个理由出去吃。”

  去世之时,黄宗江没留下遗嘱,但女儿们说,平时他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遗嘱,比如死后把骨灰倒进马桶冲掉拉倒。“我们不能接受这种遗嘱,家里已经在万安公墓买下一块墓地,父母会合葬一起。” 阮丹娣说,墓地跟曹禺墓相邻,因为妈妈阮若珊去世时曾在遗嘱中要求跟曹禺墓毗邻。

评价

  黄宗江才华横溢,生活积累厚重,并有着深厚的文化修养,曾被聘为西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其“文革”后的电影剧作有《柯棣华》和《秋瑾》。 黄宗江在中国同时代的文化人当中,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位杂家。他读过大学,痴迷演剧,当过水兵,写过剧本、文章,还做过文化使者。现在许多人一提到黄宗江,都会将他和与之参与主创的广为流传的爱情故事联系在一起,而事实上,黄宗江的一生也总和浪漫的爱情难解难分。

  黄宗江虽然已经88岁了,却仍然是一个思维敏捷、性格鲜明、谈吐幽默、关注时事的人。 翟俊杰认为,黄宗江一辈子追求的就是三个字,真善美。 黄宗江把幸福的人生概括为:艺术出自人生,人生尽如艺术。就是说,人生的境界应该达到艺术的要求。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