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井直次

毙于浙江兰溪的日本陆军中将酒井直次
加入收藏已收藏

毙于浙江兰溪的日本陆军中将酒井直次
出生日期:
1891年3月26日
去世日期:
1942年5月28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20-01-14
人物热度:
3210 次关注

人物介绍

酒井直次,1891年生,191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3期,1920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32期,1937年来华参加作战。他多次率部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极力推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犯下桩桩滔天罪行。

概要

中文名: 酒井直次
国籍: 日本
出生地: 日本
出生日期: 1891
逝世日期: 1942
职业: 军人
毕业院校: 日本陆军大学
信仰: 军国主义

  酒井直次,日本战国中后期名将酒井忠次(德川家康之家臣)之后裔。1891年3月26日生,191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3期,1920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32期,1937年来华参加作战。他多次率部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极力推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犯下桩桩滔天罪行。1942年,以中将师团长的身份参加浙赣会战,在江西兰溪会战中被中国军队设埋的地雷炸伤不治身亡。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酒井作为歩兵第4联队队长的身份入侵中国。1938年升为少将,任第35军第16师团歩兵第19旅団旅团长,多次对江苏、安徽、浙江等地的抗日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对新四军进行“坚壁清野”的作战。的有一次,他在率部扫荡中兽性大发,让部下进行奸淫比赛,评出“老虎”、“豹子”和“豺狼”,即一、二、三等奖,并分别给予物质奖励。于是日军官兵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成群结伙地奸淫中国妇女。酒井直次所犯罪行真可谓罄竹难书。
  1941年,酒井直次晋升为陆军中将,并被任命为第十五师团师团长。1942年5月15日,浙赣会战开始。酒井率部队从萧山出发,向衢州方向进攻,以“摧毁中国东南地区供美军使用的航空基地”。5月27日晨,酒井率部向兰溪进军。
  为阻止日军的进攻,中国守军第二十一军第一四六师派遣独立工兵第8营,在步兵的掩护下,强行军赶至兰溪江东岸,在日军酒井师团的前进道路上,设置了数十个地雷群。
  5月28日凌晨,日军在进攻中,不断踏响地雷,损失惨重,被迫停止了前进。7时左右,酒井命令工兵第十五联队长河野中佐派出一个工兵分队,搜寻行进道路上的地雷。日军工兵在遭到惨重伤亡后,向酒井报告地雷已被全部清除。酒井听了报告,仍不放心,命令工兵小队在前边开道,尖兵分队跟进,其后是师团本部。行进中,骑马的酒井被日军官佐们簇拥在中间。此时机关算尽的酒井以为自己如同进了保险箱一样,非常安全,所以把师团所有军医都打发到各野战包扎所去了。
  10时45分,行至兰溪以北1500米处的三叉路口时,走在前面的工兵小队安全拐弯通过,而酒井的坐骑却不偏不倚,正好踏在一颗地雷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酒井连人带马腾空而起,接着又被重重地摔到地上。“师团长挨炸了!”日军顿时一片混乱。
  酒井的战马当场被炸死。再看酒井本人,左脚被地雷炸烂,左腿皮肉绽裂,血流不止。日军官佐们急忙四处找军医,但军医都被打发到野战包扎所去了,方圆几公里内哪里找得到。过了几十分钟后,军医部长才匆匆赶到。他赶紧为酒井检查、处理伤口和包扎。这时,酒井脸色苍白,已完全昏迷。军医部长连续给酒井注射抢救药剂,并做人工呼吸,都没有任何效果,准备为酒井输血,但为时已晚。酒井因失血过多,于14时13分毙命。日军哀叹:“现任师团长阵亡在作战第一线,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首次。”
  1942年5月28日10时左右,正在浙江寿昌一带进行游击作战的黄士伟忽然听到兰溪方面传来几声沉闷的地雷炸响声。直觉告诉他,这是鬼子遭到了他和战友在兰溪县布下的地雷阵的伏击。黄士伟和几位一同参加埋雷的战友都暗地握紧了拳头,心里乐开了花。
  时间连同黄士伟老人额头细密的皱纹一同增长着,60年后的一天,当黄士伟老人得知当年在兰溪被地雷炸死的还有一位日军中将时,心里多少有些“难以置信”。
  7月19日,当黄士伟老人在成都的家中接受记者采访时,仍难掩饰那份曾经有过的激动荣耀之情:“当时确实听到了地雷接二连三‘轰、轰’地直响,知道自己埋的地雷发挥了作用,心里乐开了花,但不知道被炸死的是日军将领。当天晚上,146师来电告诉我说,埋的地雷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炸死不少日军。”
  关于酒井直次触雷的报道有很多,而据王林根搜集到的资料称:1942年5月28日10时45分,当行至兰溪北面1500米处的三叉路口时,酒井的坐骑踏响一颗残留的地雷。“轰”的一声巨响,弹片和沙石腾空而起,爆炸的气浪把酒井从马背上掀起,又摔到地上。酒井的马当场被炸死,酒井本人的左脚被炸碎,左腿皮肉绽裂。
  参谋长川久保立刻跳下马来,奔至酒井处,马上令人止血,并派人去找军医。军医部长细谷大佐为酒井进行了急救,并对川久保说:“就目前情况看,师团长心脏无明显变化,生命可能无危险。”这时,酒井虽然脸色苍白,但精神尚好,还对川久保说:“参谋长,请你代替我指挥,继续前进,并迅速发起对兰溪的围攻作战。”川久保答道:“请阁下放心静养,我绝不会辱没师团的荣誉。”随后,命令士兵用担架把酒井抬到前方约200米处的一栋房屋,等待向后方医院转送。
  霎时,后面又响起地雷的爆炸声,兵器部长宫下、兽医部长佐野、兽医部员山中等人也被炸伤,很快就被抬到那栋房屋进行急救。川久保来到屋外,审阅吉村参谋起草的追击命令。忽然,酒井的传令兵跑出来,喊道:“师团长的情况不好!” 川久保急忙赶至酒井身边,大声呼唤:“阁下!阁下!”酒井却毫无反应,完全昏迷,于当日14时13分毙命。次日,日军南京师团留守石川少将来兰溪处理善后事宜,在细谷的主持下,焚化了酒井的尸体,保留了酒井的部分头发、指甲和骨灰。
  今天的兰溪县已变成浙江省金华市的一个县级市,在距城北1.5公里处的蒋庄附近,当地居民王林根指着一块空地说道:“这就是当年炸死酒井的地方!”
  1942年5月的一天,酒井直次所率的第15师团冒雨从南京出发,奉命参加浙赣战役,受第13军泽田茂指挥。其先在萧山下,5月16日攻陷诸暨,逼近义乌,威胁金华、兰溪。泽田茂命令所属部队猛烈追击,迫使中国军队在衢州与之决战,酒井直次分兵配合主力部队攻陷龙游,使中国军队腹背受敌。
  在此危急时刻,中国军队第21军146师驰赴寿昌、兰溪一带,暂归第28军陶广指挥,协同守备兰溪的62师作战,在大小长山一带与日军展开游击战。
  为摆脱困境,当时从上饶迁福建建阳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来电同意放弃金华、兰溪,向北山转移,并命令立即在兰溪开展游击战,破坏公路铁道,设置障碍,截断日军后方补给线。
  黄士伟回忆道:“在埋雷的当时,我发现有三条岔路,一条通往蒋庄,一条通往兰溪县城,另一条是辎重军车运送物资的通道,且一侧有一高地。为了猜测出敌人会走哪一条路,我当时犹豫不决。最后一想,指挥官肯定会先登高判断地形。于是决定不在三条路上布雷,只是在岔路口通往高地的位置上密密麻麻地埋了60多颗地雷。”
  而今的“三叉路口”依然存在,只是当年黄老在此设雷时的旧貌已被高速公路和等待开发的开发区所取代。在公路的旁边,一条杂草丛生的崎岖小路延伸至不远处的蒋庄。
  “这条路在前些年还很宽,近年来由于公路建成,人们都不再选择这条路去蒋庄了。”王林根指着记者背后的一处山坡道:“你看,这就是黄士林老人估摸日军指挥官会在此观察地形的土坡。果不其然,真让黄老猜中了,当时酒井正是在三叉路口处徘徊,想登高察看地形。”
  日军占领杭州、南昌后,截断了铁路两端,但中间大部路段仍被中国第3战区所控制,沿途建有若干机场。1942 年4月18日,美军16架B-25轰炸机,从太平洋上的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日本东京等地后,飞到中国浙江衢州机场降落。这是日本自发动侵略战争以来,其本土首次遭盟军飞机轰炸,引起全国震惊。日军大本营为摧毁中国东南沿海机场,决定发起浙赣战役。
  1942年5月15日,浙赣会战开始。日军分三路向金华、兰溪进犯。其中第15师团这一路由师团长,有侵华“ 急先锋”、“虎将”之称的酒井直次中将率领,从萧山出发,经诸暨,渡过浦阳江南下,于24日到达兰溪以北马涧等地区,经休整后,继续向兰溪县城进犯。
  “酒井1920年入日本陆军大学32期学习,毕业后曾被派往苏联考察研究军事,到1935年8月晋升为步兵大佐,驻哈尔滨市郊,指挥所部镇压中国的抗日救亡运动。1941年8月,已是第15师团师团长的酒井被晋升为陆军中将,长驻南京,并指挥所部在南京地区进行‘扫荡’作战,可以想见他在日军中的重要性。”黄士伟对记者道。
  1942年5月28日酒井直次被炸死后,日军严密地封锁了消息,直到9月27日,日陆军省才公布这一消息。日军战史称:“现任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首次。”
  家住浙江兰溪的王林根业余搜集酒井直次侵略史20余年,对其侵略兰溪的历史颇有研究。他发现日本政府在靖国神社供有酒井直次的资料照片,而且居然与14名殉难的甲级战犯之一的梅津美治郎并列在一起。采访中他对记者道:“从资料照片上看,酒井胸前所挂勋章之多,是日军将领中少有的,由此可见其在日本侵略军中的地位和影响。”
  “酒井是侵华日军的‘虎将’,是屠杀中国军民的刽子手,战功卓著,他曾获过八枚战斗勋章,有两枚是天皇颁的金勋章,这在侵华日军将领中是罕见的。”黄士伟得知酒井直次被炸死的消息后,也曾多年搜集酒井的资料。他说,日本靖国神社供奉的亡灵中有酒井直次,与梅津美治郎并列左右,“梅津美治郎是日本常年任关东军司令,并且是日军末任参谋总长;无论年龄、资历还是官位,酒井直次远远不够格。”
  黄士伟接着分析说,这与酒井在侵华战争中所立下的战功有关,1941年8月,酒井晋升第15师团长时期,正是皖南事变后半年,新四军正处于进退交困的危难之时,其时酒井直次率部在南京地区对苏、浙、皖进行疯狂的“扫荡”。
  在八年抗战中,酒井直次被日军认为是被中国军民击毙的第一个师团长,然而实际上,1939年8月12日,日本师团长沼田德重就被八路军击伤后毙命于山东日军。按日军惯常计算方法,属于'战伤死’。中日双方的分类标准可能不同,伤口感染或因伤引发其它病症而死,中方视同击毙,这当然可以讲通。但日本人却扭扭捏捏的要把踩地雷受重伤死在战争上酒井直次算做第一个战死的师团长。 
  医院很长一段时期内,酒井毙命的经过鲜为人知,一直到1984年才被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披露。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