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米·卡特

美国第39位总统吉米·卡特[James Earl Carter, Jr]
加入收藏已收藏

 

出生日期:
1924年10月1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4-09-09
人物热度:
6717 次关注
人物评星:

人物介绍

吉米·卡特于1924年10月1日生于美国佐治亚州普兰一个花生农场主家庭。卡特与父亲同名,故称小詹姆斯·厄尔·卡特。1977年,他经过艰苦的竞选战以微弱优势击败福特总统,出任美国第39任总统。

概要

吉米·卡特

美国第39位总统(1977年1月20日--1981年1月20日)
姓名:吉米·卡特

绰号:"吉米" 
出生:1924年10月1日,佐治亚州 
父亲:詹姆士·厄尔·卡特
母亲:莉莲·戈迪·卡特
夫人:埃利诺·罗莎琳·史密斯(1928-),于1946年7月7日结婚,
孩子:约翰·威廉·卡特(1947-); 
詹姆士·厄尔·卡特III(1950-);
唐奈·杰弗里·卡特(1952-);
埃米·林恩·卡特(1967-)
宗教:浸信会教友
教育:毕业于美国海军高等学校,安纳波利斯,马里兰州首府(1946)
职业:农场主,官员
政党:民主党
其他政府位置:佐治亚州参议员,1963-66
佐治亚州州长,1971-75
总统年薪: 200,000美元/年+50,000美元花费账户 

吉米·卡特于1924年10月1日生于美国佐治亚州普兰一个花生农场主家庭。卡特与父亲同名,故称小詹姆斯·厄尔·卡特。老卡特从事农业和商业,是州议会议员。母亲莉连·戈迪是个随和的妇女,不像老卡特那样严厉。1941年至1943年先后在佐治亚州西南大学和理工学院读书。1943年入马里兰州美国海军军官学校(即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学习,1946年毕业,获理学士学位,随后加入海军服役7年,至到1953年。1946年,卡特与罗莎琳·史密斯结婚。罗莎琳是他的同乡。他们有三子一女。 

 1953年卡特的父亲去世,他退役回家乡经营卡特农场、卡特仓库等业务,并从事政治活动。当过基督教南方浸礼会执事、主日学校教师。1955年至1962年任佐治亚州萨姆特县学校董事会董事长。1962年至1966年任佐治亚州参议员。在此期间还先后担任过平原发展公司、萨姆特县发展公司总经理,佐治亚州中西部计划和发展委员会以及佐治亚州改进作物协会主席等职。1970至1974年任佐治亚州州长。在当时南方的年轻州长中,他以办事富有实效、积极消除种族歧视赢得声誉。

 1974年卡特宣布竞选总统,并轻易获得民主党提名。

 1977年,他经过艰苦的竞选战以微弱优势击败福特总统,出任美国第39任总统。在国内,卡特欲意实行行政和经济改革,但遭到国会的强烈反对。在国际上,强调人权。他当政时期,把巴拿马运河的管理权交还给了巴拿马,实现了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正常化,中美两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推动中东实现了和谈。伊朗扣留“人质”和苏联出兵阿富汗,成了卡特头痛的问题。卡特在埃及与以色列的和谈并签署戴维营协议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卡特在任内取得一系列内政与外交成就,但因贸然下令特种部队发起“蓝光行动”拯救在伊朗的美国人质遭到惨败,令他在选民中的声望一落千丈。1980年他争取连任败给里根,但他从未放弃拯救人质的努力,伊朗最终在卡特离开白宫那一天释放了所有人质。

 1982年起在卡特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任名誉教授。卸任后回到故乡,一面撰写回忆录,一边不时接受临时使命,穿梭于国际,充当和平使者。卡特退休后陷入财政困境,当总统期间委托别人经营的花生农场破产,不得不靠写书还债,连夫人罗莎琳都要靠出版回忆录挣钱。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卡特夫妇一起创办了卡特中心,致力于协调国际冲突。在上世纪80年代的海地危机中,尽管美国战机已经起飞,卡特仍不顾生命危险留在海地首都谈判至最后一刻,最终说服军政府交权避免流血战争。这一事件令卡特在国际上赢得了巨大的声望。
 卡特在1975年出版自传《为什么不是最好的?》,以后又陆续写了《一个与其人民一样诚实的政府》(1977年)和《保持信心,一个总统的回忆录》(1982年)。

 1990年7月4日卡特获费城自由勋章。1995年1月10日获得1994年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和平奖。1997年11月,印度英·甘地纪念基金会授予他1997年度英·甘地奖,以奖励他为全球和平、裁军和发展所作的贡献。1998年12月10日,获1998年度联合国人权奖。

 卡特也是访问古巴第一人。卡特访问古巴并与卡斯特罗举行会谈,是自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以来,美国历任总统中访问古巴的第一人,为改善美古关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除了担任国际和平协调人的角色,卡特与夫人还积极为全球范围内的无家可归者启动住房工程,常常不顾年事已高,亲自参加施工为无家可归者搭建福利房。 

 小说诗歌文学作品有:《为什么不是最好的?》、《一个与其人民一样诚实的政府》、《保持信心,一个总统的回忆录》、《老龄的优势》等

卡特的退休生活
 吉米·卡特发现自己56岁时失去了工作。这位美国第39届总统退出政坛,但并未脱离生活。多年来,他过得丰富充实,从事志愿工作,外交斡旋和著书,他说,与他当总统的年代相比,他现在的收获更多。

 1980年,美国选民挑选罗纳德·里根取代吉米·卡特担任美国总统,卡特随后离开白宫,这比他原先的计划提前了4年。

 现年74岁的卡特去年在《商业周刊》杂志上撰文说:“我们当时还不算老,都五十来岁,但已失去了工作。我们从华盛顿直接去了我们佐治亚州普莱恩斯的家。”

 “你可以想象,这一过渡并不容易。但我们都认为,普莱恩斯是我们的家,也是我们想要呆下去的地方。我不想再去竞争公职,因此,我们开始考虑如何利用我们多年来获得的技能和经验,来处理那些对我们来说一直至关重要的问题。”

 这位前总统的退休生活并不平静。过去18年来,他和罗莎琳整日忙忙碌碌:他们从事志愿工作,自由外交活动以及著书立说、观察鸟类、慢跑、绘画、木工活和宗教工作等个人计划。

 卡特出版了一本小书《老龄的优势》。他在接受《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一次采访时说,退休提供了“数量无限的”选择和探索这些选择的自由。

 在选举中败给里根后,随之而来的是“许多深刻的反省”。由此产生了非营利性的卡特中心,其宗旨是在世界各地促进和平和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卡特及夫人代表该中心已访问了115个国家。

 卡特夫妇积极参与“人类住房”计划,这是一项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支付得起的住房的世界性工作。他每年至少用一星期的时间,与年龄比他小得多的木匠人一起,挥锤拉锯做木工活。而他的夫人则花很多时间帮助精神病患者。

 他告诉《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著书“使我关心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也是一个主要收入来源”。卡特写了一些回忆录,一部关于基督教信仰的著作,一部儿童著作,若干政府和外交政策的著作,甚至还有一部关于诗歌的著作。他下一步计划写一部以美国革命时期为背景的小说。

 他说,退休生活应是令人愉快的,但不应狭义地去理解愉快。

 “是一天看八小时电视或一周打三次高尔夫球吗?或是接受冒险性的挑战吗?我的经验是,每当我做了某件事,而我认为这是为了他人的利益所做的牺牲,那么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前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离开白宫时,被认为是政绩最差的美国总统之一。但是自那以后,卡特频繁出访世界各地,到处倡导民主和人权事业,证实自己是最受尊敬的卸任总统。但是,他个人影响最大的地方还是他的祖国。在这里,他拿起自己的锤子,帮助穷人建造经济适用住房。卡特卸任后的生活表明,使人伟大的不是权力,利用权力和影响所做的事才是伟大的真正标志。

 在亚特兰大(Atlanta) 一间窗户上饰有白鸽子图案的办公室,吉米·卡特正在阐述一些使某些人感到局促不安的信念,他那欢快的佐治亚( 
Georgia) 口音婉转地传达了坚定的信心。 

 卡特说,“当今世界最大的歧视莫过于富人对穷人的歧视。”他补充道,他所谓的“富人”,指的是有饭吃,有房住,受过适当的教育,有得体的医疗保健和对未来抱有些许希望的人。

 他说:“我们无意歧视他人;我们可能是善意的。但你们的读者中有多少人与穷人家庭熟到可以串门的地步呢?能去喝一杯咖啡吗?知道他们的处于青春期的子女的名字吗?或者,更难做到的,邀请他们来(读者)自己的家吗?我们关心穷人,我们去教堂,我们谈论他们,但我们真的伸出过援助之手吗?” 

 自这位美国第39任总统作为地球上最强大国家的领袖努力工作和经受艰难以来已过去了20年。今天,他正在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接受一次采访,该中心是一块点缀着花园的飞地,在一个由圆柱形大厦组成的建筑群内,远离华府政坛风云。自1982年以来,他一直在这里为一个人权和自由的国际目标而奋斗。这一全球目标如此广泛,其意向如此热情,堪称世纪目标。

 自1980年竞选联任失败以来,卡特将其精力转向骄阳烤焦的非洲平原。在那里,卡特中心的计划向贫困的农民显示如何大幅度提高作物产量;转向赞比亚和尼加拉瓜等地的羽翼未丰的民主政权,在那里,卡特中心的工作人员监督首次民主选举;转向海地、北朝鲜及其他热点地区的紧张谈判,在这些地方,卡特以不流血的方式化解冲突;转向瘟疫肆虐的第三世界的穷乡僻壤,在那里,卡特的医疗计划送走了为害数百年的瘟神;转向美国城市的贫民窟,在那里,复兴计划正在寻求解决难以解决的灾难;转向人民的内心深处,卡特的妻子和志同道合的同事罗莎琳·卡特(Rosal ynn 
Carter)正在努力消除人们对精神病患者的侮辱。
 自1984年以来,前总统卡特允许国际人类栖身地 (Habitat for Humanity 
International) 组织以他的名义实现年度吉米·卡特工作计划(Jimmy Carter Work Project)。卡特每年抽出一个星期,穿上蓝色牛仔裤,系上木工围裙,为穷人盖房造屋。今年的建房地址选在休斯敦(Houston)。从星期一开始,卡特和6千名志愿人员将为贫困家庭建造1百所低成本住房。在建造过程中,这些家庭要提供帮助,然后用无息贷款买下房子。这一工作计划一直是个新闻事件,今年将会更加轰动,因为在一星期内建造1百所住房将创造一个新纪录。 

 今天,在佐治亚州这个潮湿的日子,卡特抽出时间与4名来自苏格兰(Scotland)的学生聊天,这4名学生全是附近埃默里大学 
(Emory University)的奖学金接受者。卡特坐在一个很大的椭圆形房间内的一条长桌前端,屋内装饰着一个很气派的插着旗子的台架和一个巨大的闪闪发亮的枝形吊灯。这些学生外表整洁,穿着裙子和套装,略显局促不安,听了卡特的笑话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以清脆快速的口音回答他的问题。

 卡特现年73岁,看上去非常健康。他满头白发,喜欢露着牙笑,这标志性动作曾被许多漫画家在报章杂志上无数次描绘过。他讲话时带有那种温柔的、南方人特有的语调,曾在美国政治舞台上回荡了4年之久。此时,他身着开领衬衫,轻松自在,面容慈祥,一个膝盖顶着桌子。当一名年轻女生提到她曾在亚特兰大一所内城学校兼职时,引起了卡特的注意。他问道,你学到了什么?那名女生轻声说,“它使我了解了很多文化多样性的问题。而且以前我也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嗯,经济多样化。” 

卡特补充说:“有这种机会的美国人寥寥无几。”

 如果在卡特离职后他的生活有主旋律的话,那就是富人和穷人以及他们之间的鸿沟。这样一个人,他的名字让人联想起当年加油站前的长队、人质危机和直线上升的通货膨胀-许多学者现在认为,这些悲剧并非他一手所造成-尤其近年来却成为与这些悲剧完全不同的事物的象征。卡特使人对前总统刮目相看,独辟蹊径成为全球基层人道主义活动家及世界和平缔造者。一些人说,卡特已达到了圣雄甘地1(Gandhi)、艾伯特·施韦策2(Albert 
Schweitzer)或德肋撒嬷嬷3(Mother Teresa)的精神境界;特别是在第三世界,卡特倍受尊崇。任何一天都有纷至沓来的本国及其他国家的领袖、政要显贵和活动家们,在他的办公室倾听他的意见,汲取他的智慧。 

 卡特的所有努力都只为一个目标:缩小贫富间的差距。卡特说,这就是“人类栖身地”的真谛:伸出援助之手。 

 了解卡特参与“人类栖身地”的活动,便可在很大程度上了解这个人。
 毫无疑问,“人类栖身地”中有信仰因素。这一形成于1976年,以基督教精神为基础的计划利用了“锤子神学理论”,以使耶稣基督(他本人其实就是一个木匠)的福音付诸实施。卡特可能是名气仅次于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 的南方浸礼会教友。他对“信于心,见于行”这一思想坚信不移(卡特一针见血地指出:“《圣经》说,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 
 但是,他也被“人类栖身地”的接受所有人的“大帐篷”神学理论所吸引。这一理论欢迎所有人去建房工地 — 无论是志愿者还是房屋拥有者 — 不管来者持何信仰或信条,或是无所信奉者。这正好符合卡特自己逐渐形成的普世教会主义思想,这一思想见于《活的信仰》(Living 
Faith) 一书。这是自担任美国总统以来他撰写的13本书(包括诗歌和一本儿童读物)中的一本。这本书记述了多年来基督教信仰支持他的力量。他说,所有的信仰传统都基于相似的原则,都应受到尊重,这种观点在“人类栖身地”工作场所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根据《活的信仰》记载,在许多方面卡特有个理想的童年:充满教会训诲和应干的零杂活、对父母无比忠诚,以及礼拜日家庭大聚会上饱尝炸鸡和土豆泥。但是,在此之外,不可逾越的偏见却阴魂不散。卡特逐渐将这一鸿沟视为阿彻里黑人和白人挂在脖颈上的一块“磨石”。惟一敢于跨过这一鸿沟的人是他的母亲莉莲(Lillian)。她是名注册护士,曾以朋友和乡村医生的身份为她贫苦黑人邻居服务。这些邻居支付的报酬是鸡或鸡蛋。藐视种族隔离常规使卡特的母亲有“古怪”的名声。 

 卡特咧嘴一笑,将一只脚放在矮桌上说道:“人们没有指责我妈,他们只是认为她很古怪,并没有去干扰她。” 

 卡特的母亲后来在70多岁时效力于派往印度的和平队(Peace Corps)。卡特说,她的影响是促使他将人权作为他担任总统时对外政策基石的原因之一。这一政策的高潮是1979年签署《戴维营协议》(Camp 
David ccords), 即具有历史意义的埃以和平计划。他母亲的影响帮助并促进了他目前在卡特中心的工作:在世界各地倡导和保护人权。他说,这一影响是他倡导“人类栖身地”的因素,该计划通过使富人和穷人同处一地,使他们发现彼此的基本人性,从而跨过了鸿沟。 

 20世纪80年代初的一天,卡特与“人类栖身地”结下不解之缘。他为希腊东正教(Greek Orthodox)大主教雅科沃斯(Iakovos)举行的庆祝活动上讲道后,在纽约市内慢跑时决定经过一个正在施工的“人类栖生地”工地。这是一幢有19套公寓的建筑。他看到一群志愿者(主要是大学生)不知所措地站在横七竖八的木料中。卡特为他们“感到可怜”,并不经意地提到他和罗莎琳应该抽空帮帮他们。 

 卡特说:“还没等我弄清怎么回事,我们设法搞了一辆福特牌面包车,把我们6个人从佐治亚拉到纽约。” 
6个人最终扩大到50人,福特牌面包车也换成了路径(Trailways)长途汽车公司的大客车。那年,卡特和其他志愿者一起睡在地板上。第二年,他回来完成了那公寓计划。自那以后,15年来,他每年在美国各地参加各种建房计划,去过芝加哥(Chicago)和迈阿密(Miami),1997年去了肯塔基州(Kentucky)阿巴拉契亚山脉(Appalachian 
Mountains)的工地,以及在墨西哥的蒂华纳、加拿大和匈牙利的海外工地。志愿者的人数逐年大幅增长。1999年,在完成休斯敦创纪录的项目后,卡特将前往菲律宾帮助盖房建屋。
 与盖房建屋同样重要的是媒体的关注,它可以将为贫困工人(“人类栖身地”的目标群体)提供经济住房的话题摆到桌面上。卡特说,这一计划得到广泛认可的部分原因是,它是不分党派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可以在计划的理论中找到共同基础:帮助穷人的社会行动,与此同时,避免令人忧虑的“不花力气而坐享其成”。 

 卡特说:“我们通过平等相待向人们显示,我们是他们的伙伴。这不是慈善行为,不是施舍。”也不搞铺张奢华,这些房屋朴实无华,没有家具,但主要设施一应俱全,有草坪和简朴的花园。卡特与其他志愿者一样,遵守严格的工作时间表。他说,每次项目竣工都令大家激动不已。他经常流淌眼泪。
 卡特说,“第一天晚上我们和人们见面时,几乎没有人相信到周末时会拥有自己的住房。他们不敢相信,因为政府和其他人让他们希望落空的次数太多了。” 

 米勒德·富勒(Millard Fuller)和他的妻子琳达(Linda)共同发起了“人类栖身地”。他说,事实证明,卡特对这一计划的支持意义不可估量。 

 22年前创立的“人类栖身地”已成为传奇。当时,富勒是位拥有百万资产的年轻企业家。在琳达因他的工作狂离他而去后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倾其所有捐给穷人。俩人破镜重圆后,搬到了佐治亚州阿梅里克斯(Americus)附近基督教社区科伊诺尼亚5农场(Koinonia 
Farm),在那里播下了他们为穷人盖房的思想种子。
时至今日,“人类栖身地”国际计划已在50多个国家建造了6万所住房。它已跻身于美国住宅建筑商20强之列,并且是规模最大的非盈利性住宅建筑组织。他说,卡特为这一使命注入了新的活力。
 “他使这项工作引人注目并获得信誉,”富勒说。“他使人们再也无法借口推辞。因为,如果一位前总统肯花一个星期从事劳累的体力劳动,其他人又怎能说自己太忙了呢?” 

 卡特今天得到的爱戴和尊敬反映了他的形象已与1984年大不相同。那时他仍然未能摆脱他当总统时的阴影,被要求在电视黄金时段报道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时不要出现。马克·罗泽尔(Mark 
Rozell)是美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的政治学教授,撰写了大量关于卡特重塑形象的著作。他指出,时间证明对卡特的总统后遗症有良好疗效。罗泽尔说,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人们的事后认识。 

 罗泽尔说,面对里根政府的伊朗门事件及其他“小”失误,批评卡特任总统时“微观管理”不利的声音降低了;同样,对于卡特过分坚持原则当不了好总统 
— 或至少太坚持原则而不轰炸伊朗(伊朗在卡特争取连任竞选失利后,最终释放了它扣留的50名美国人质)-的指责,在近来华府麻烦不断的道德氛围中显得十分可笑。 

 克林顿总统不止一次在外交政策出现燃眉之急问题时将卡特作为可信赖的顾问会见他进行磋商。罗泽尔说,改变的不是卡特,他还是老样子。或许,卡特更适合外交使命和利他主义行动,不适合与国会为了妥协而讨价还价。此外,卡特坚定的基督教信仰在20世纪70年代他任职期间使他有些奇异。他的信仰没有一丝虚伪或利用别人的想法。 

 的确,要想全面地认识卡特,必须了解他的信仰。
 他的一言一行都源于信仰。作为普莱恩斯的马勒纳瑟浸礼教会(Maranatha Baptist 
Church) 成员-保守派逐渐占上风的南方浸礼会的温和派-卡特教颇受欢迎的主日学课,通常可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来访者。他授课的特点是采取相互交换意见和问答的方式,(像“人类栖身地”一样)寻求将《圣经》的真谛应用于现实世界。
 卡特可以像最善于引用《圣经》的人一样得心应手,他也研究那些博学的神学家。阅读《活的信仰》,你会发现一个冥思苦想上帝的人。他得出的结论:归根到底就是爱。他直言不讳地在自己的教派内及世界各地批评原教旨主义,指出当人们“将自己的信仰等同于上帝的实际教诲”时它得以兴旺。 

 卡特坚定地指出:“这意味着,任何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必然误入歧途,因而遭其贬黜,最极端的情况是低人一等。社会中的仇恨、不信任和缺乏宽恕精神,大多是由宗教信仰和自我吹捧的人造成的。” 

 “这和我对基督的教诲的理解截然不同。基督说,领头的是众人的佣人,并且我们必须努力做到对他人无私和慷慨大方。” 
这也正是吉米·卡特工作计划的核心所在。

年表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