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史迪威

驻华美军司令约瑟夫·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
加入收藏已收藏

驻华美军司令约瑟夫·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
出生日期:
1883年3月19日
去世日期:
1946年10月12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7-04-18
人物热度:
9864 次关注

人物介绍

约瑟夫·华伦·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1883年3月19日-1946年10月12日),美国军人,陆军四星上将,曾经在二次大战期间驻中国接近三年,任驻华美军司令,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后因与委员长蒋中正关系破裂而离任。

概要

约瑟夫·华伦·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1883年3月19日-1946年10月12日),美国军人,陆军四星上将,曾经在二次大战期间驻中国接近三年,任驻华美军司令,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后因与委员长蒋中正关系破裂而离任。

 初年
史迪威在佛罗里达州出生,1904年在西点军校毕业。之后曾在菲律宾服役及于西点任教,亦曾于美国最高国防学院,“指挥及参谋学院”就读。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赴欧,任第四集团军情报官,获杰出服务勋章。1919年任北京美军语言教官,学习中文。1926年至1929年期间任驻天津美军第十五步兵团营长及参谋(当时之代理团长为马歇尔),1935年至1939年任驻华大使馆军事参赞。

 二次大战
1939年─1940年于第二步兵师内任职,1940年─1941年在加州训练第七步兵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中国向轴心国宣战。美国于1942年委派史迪威赴中国战时首都重庆,任同盟国“中国、缅甸、印度战区”总参谋长(最高司令为蒋介石),兼任驻华美军司令,美国总统特使。史迪威当时的主要任务为确保对中国的物资供应。当时国民政府对外交通为日军封锁,只剩滇缅公路仍然通行。然而日军向英国宣战后迅速攻占新加坡、马来西亚,然后转而攻击缅甸,缅甸形势可危。中国应要求于1942年初派出远征军进入缅甸,由史迪威指挥。由于英军迅速溃退,中国远征军陷入包围。最终入缅之中国远征军一部份跟随史迪威命令撤入印度,另外大部份经原始森林,承受重大损失后返回中国。

缅甸陷落后,中国在陆地及海上运输线被切断,所有运输只能由印度经驼峰由空运进行。史迪威希望能再次打通经缅甸之交通,一雪前耻。史迪威将从缅甸撤到印度的两师中国军队(新38师及新22师)在印度进行训练,并改换美军装备,编成之军队即为“新一军”。另一方面以空运至中国云南之美械装备中国军队二十个师,以及由美军顾问加以训练;预备从两面夹攻收服缅北。

 与国民政府之间之冲突

I have waited long for vengeance,
At last I’ve had my chance.
I’ve looked the Peanut in the eye
And kicked him in the pants.

The old harpoon was ready
With aim and timing true,
I sank it to the handle,
And stung him through and through.

The little bastard shivered,
And lost the power of speech.
His face turned green and quivered
As he struggled not to screech.

For all weary battles,
For all my hours of woe,
At last I've had my innings
And laid the Peanut low.

I know I've still to suffer,
And run a weary race,
But oh! the blessed pleasure!
I've wrecked the Peanut's face.

为报仇我等了很久,
我终于有机会。
盯着花生他的眼
往他裤子踹一脚。

旧鱼叉已准备好了
目的和时机准确,
刺他深到把手为止,
又一次又一次蜇他。

这小混蛋发抖,
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他脸色又变绿又颤抖
挣扎着不肯出声。

为我所有疲倦的战斗,
为我所有疾苦的时间,
终于轮到我击球
让花生他躺下。

我知道我还得受苦,
继续受累受委屈,
可是——啊——感觉好快乐!
我把花生他脸给破坏。

——— 史迪威1944年写的一首诗关于蒋介石

自从史迪威从缅北败退,即开始与蒋中正关系逐渐不和,史迪威在言论与日记中替蒋中正取了个“Peanut”(笨蛋、没用的小人物。直译是“花生米”)的绰号,还说蒋是中国第二个“叶名琛”,甚至将黄山的蒋中正行馆称为“Berchtesgaden”(希特勒山庄)。也曾批评罗斯福幼稚爱幻想、把美国陆军当成后娘生的看待,令罗斯福十分不满,但在马歇尔毫无保留的支持下,其地位并未动摇。

1942年初史迪威指挥远征军时,发现原来中国将领仍然受蒋中正直接命令,感到十分不满。首次征缅失败后,蒋中正对再次派兵入缅向日反攻抱迟疑态度。蒋中正认为中国军队训练及装备不足,而美国并无按原来计划数量运输补给予中国;加上英国撤回原定从海上支持进攻的计划,因此认为再次攻缅并无把握,对史迪威再三催促仍未为所动。同时又多番提出要求美国增加援助数量。史迪威则认为蒋中正对抗日消极,贪得无厌,加上其他原因,对其十分轻视。另外史迪威对国民党的无能及腐败深感到厌恶,一度建议美国完全终止援助。史迪威对共产党却怀有相当好感,认为共产党是真正有能力抗日的力量,而共产主义者不过是土地改革者,他认为赤色份子是革命份子,而革命是美国的传统,所以美国必须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曾建议将部份美援给予延安。蒋中正自1943年起曾两次要求美国撤换史迪威,但因为马歇尔在美国的反对而未能成事。

蒋中正、宋美龄与史迪威

 史迪威公路
1943年中缅印战区划分为中国战区及东南亚战区,蒙巴顿为东南亚战区司令,史迪威为副司令。1943年12月起,史迪威亲自指挥中国驻印军及麦利尔突击队反攻缅北,最终于1944年8月收服缅北交通重镇密支那。而由印度利多,经缅北密支那到中国云南的中印公路亦于1945年1月建成,并被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被撤回国
史迪威与蒋中正的关系最终发展成势成水火。1944年年春季以后,日军在华发动“一号作战”打通大陆桥,国军在西南、河北大溃败。美国总统罗斯福对中国形势表示忧虑,加上史、蒋二人长期不和,于是特意派出副总统华莱士到中国亲自了解情况。华莱士到华后对国民政府的统治能力给予很低的评价,但同意史迪威成为两国交往的障碍。8月中,罗斯福再三提出蒋中正将中国大陆之军队交予史迪威指挥,为此特意将史迪威晋升为上将。罗斯福一度以接近命令的口吻向蒋提出要求,史迪威得悉后,亲自将该份电报交予蒋中正,之后在他的日记中记下快慰之感。蒋中正回复罗斯福,倘若要将指挥权交予史迪威,宁愿不惜脱离盟国独自抗日。最终罗斯福权衡下在1944年10月18日下达命令撤换史迪威,其职务由魏德迈接手。

史迪威回国后,先后任美军第十军团司令,及第六军团司令。1946年10月12日现役中因胃癌在旧金山病逝,他死前曾表示:此生不能与朱德并肩作战为憾。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