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亚·卡拉斯

著名的美籍希腊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
加入收藏已收藏

著名的美籍希腊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
出生日期:
1923年12月2日
去世日期:
1977年9月16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5925 次关注

人物介绍

著名的美籍希腊女高音歌唱家,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歌剧女王,以其优美歌声和与希腊船王悲剧性的爱情而出名。一生演出歌剧百部以上,音量幅度极宽,从轻巧的花腔女高音到最壮实的戏剧性 声部都能胜任,有机地把富有强烈戏剧性和有俏丽灵活特点的花腔唱法结合在一起。擅于形体表演,具有崇高、隽永的雕塑美。是世界公认的全能女高音歌唱家。她对“复活”十九世纪早期意大利歌剧、对歌剧表演艺术的发展、创新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以其充满生命力的歌声风靡于世,几达无人可及之境界。

概要

  玛丽亚·卡拉斯,玛丽亚·卡拉斯美籍希腊女高音歌唱家。1923年12月2日生于纽约,1937年随母回国,就学于雅典音乐学院,从师伊达尔戈。1941年在雅典歌剧院正式登台,在《托斯卡》中饰女主角。1947年在意大利维罗纳演出歌剧《拉焦孔达》一举成名。此后两年又在威尼斯演唱绮瑟、杜朗多、布琳希尔德等戏剧性女高音的角色。1950年进入米兰拉斯卡拉剧院,演出了《阿依达》。此外她还在伦敦科文特加登歌剧院(1952)、芝加哥(1954)、纽约大都会(1956)等歌剧院演唱,获得世界声誉。她一生扮演过43个角色,共上演500多场次。50年代是她演唱生涯的鼎盛时期。60年代因演唱过累以及社交活动频繁等原因,导致嗓音早衰。1965年在英国演出最后一场《托斯卡》后,退出舞台。1973年东山再起,与著名男高音朱塞佩·德·迪斯泰法诺联合举行独唱音乐会,遍游欧美各国,但已不复当年。1977年9月16日卒于巴黎。
  卡拉斯对声乐艺术的贡献,是复活并提高了19世纪初期美声学派的一些传统剧目,如V.贝利尼的《诺尔玛》、《海盗》、《清教徒》,葛塔诺·多尼采蒂的《安娜·博莱娜》,路易吉·凯鲁比尼的《美狄亚》,威尔第的《纳布科》、《西西里晚祷》,加斯帕罗·路易吉·帕西菲科·斯蓬蒂尼的《奥琳皮叶》,以及焦阿基诺·安东尼奥·罗西尼被埋没了 100多年的《土耳其人在意大利》和《阿尔米达》,首演了海顿的歌剧《奥尔甫斯与欧里狄克》。她赋予这些剧目新的生命力。她那唱做并重的高超表演艺术,成为当代歌剧艺坛上的典范。有人把她和恩里科·卡鲁索、夏里亚宾并列为20世纪对后世影响最大的3位歌唱家。她的嗓音音域宽广,既能唱最轻巧的花腔女高音,又能唱强烈的戏剧女高音,甚至女中音卡门等角色,因而赢得全才女高音的声誉。生前曾录有大量唱片及录音带。
传奇人生

  玛丽亚 卡拉斯1923年12月2日诞生在美国纽约,双亲都是美籍希腊人,8岁便开始学习钢琴,10岁就能演唱法国作曲家比才歌剧《卡门》当中的咏叹调,音乐天赋初见端倪。13岁随同父母回到祖国希腊,卡拉斯被送进雅典音乐学院师从著名女高音艾尔维拉德西加罗,15岁那年便在希腊雅典皇家歌剧院登台演唱马斯卡尼的独幕歌剧《乡村骑士》中图桑查一角而初露锋芒,1942年卡拉斯突然被邀请顶替雅典国家歌剧院生病的台柱女高音,演出普契尼的著名歌剧《托斯卡》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年仅19岁。后卡拉斯回到纽约继续执着的演唱家理想,1947年指挥家泽那泰罗在纽约听了卡拉斯的演唱,极为欣赏,推荐她到意大利维罗纳歌剧院演出蓬切利的歌剧《乔昆达》,该剧由图利奥瑟拉芬指挥,结果激起观众狂热的反响,图利奥对她以后艺术生涯的影响也极为深远,卡拉斯的国际演艺事业从此展开崭新的一页。随后她相继受邀到威尼斯菲尼克斯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美国芝加哥歌剧院和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等地表演,成为国际歌剧界第一女高音和古典音乐界最有魅力的女明星。卡拉斯的影响力除了乐坛,她强烈的艺术家个性和脾气、悲剧性的爱情和私生活,她的体重、和一些指挥家歌唱家的矛盾以及最后她在巴黎孤独地去世,都成了国际媒体的焦点,然而,她的歌声和歌剧表演艺术,通过影像和唱片永久保留了下来。卡拉斯于1977年在巴黎的寓所因心脏病发作去世,舆论界形容她因为心碎而逝,因为她热爱的男人,希腊船王奥纳西斯抛弃了她而迎娶美国肯尼迪总统的遗孀杰奎琳。卡拉斯就和她扮演的众多歌剧里的悲剧女主人公一样,为了爱情而陨落。
人物生平(详)

早年时光

玛丽亚·卡拉斯组图(11张) 玛莉亚·卡拉斯出生于美国纽约,双亲为希腊人,13岁时随父母返回希腊,进入雅典音乐院后师从西班牙女高音希达戈(Elvira de Hidalgo)。15岁时,在雅典皇家歌剧院演出歌剧《乡村骑士》(Cavalleria rusticana)中的女主角桑杜莎(Santuzza),是首次领衔主演。16岁在雅典皇家歌剧院展开职业演唱生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转往美国发展,当时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在听过她的声音后,决定给她合约,但她最后决定前往意大利发展她的歌唱事业。1947年在维洛纳剧院演出歌剧《乔康达》(La Gioconda),被名指挥家塞拉凡(Tullio Serafin)提拔在威尼斯菲尼 其剧院演出华格纳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 中的伊索德一角,演出后大为轰动。1951年成为史卡拉歌剧院(La Scala) 的要角,以后便在意大利歌剧中担任第一女高音,她的歌唱生涯自此辉煌灿烂。
步入歌坛
  卡拉斯的一生从小开始就充满了传奇性的色彩。1937年父母离异后卡拉斯由母亲扶养长大,自幼其母亲专断自私,对两个女儿有着极为殷切的期许,因此卡拉斯自小便在家庭压力下成长。其母甚至日后还出书诽谤她,因此母爱的缺乏是卡拉斯内心寂寞孤独的源头,因肥胖而来的自卑感,更使她努力减肥。
  玛丽亚·卡拉斯剧照1952~1953年,从240磅减至135磅 (约是106公斤至60公斤),改头换面之后,她一夕之间成为米兰最富穿着品味的女人,也是今天大家在照片上常见到的卡拉斯。卡拉斯拿手的曲目是贝里尼(Bellini) 的歌剧《诺玛》(Norma)、凯鲁碧尼(Cherubini) 的歌剧《麦迪亚》(Médée)、威尔第(Verdi) 的歌剧《麦克白》(Macbeth)等。卡拉斯年轻时最早练习的一首歌据说是《托斯卡》(Tosca),被许多乐评家视为是卡拉斯终身代表的角色之一,其中最有名的当然是女主角的咏叹调“为了艺术,为了爱”(Vissi d\'arte,vissi d\'amore)。她在舞台上非常耀眼,角色的诠释分明,震撼力与戏剧性十足,虽然声音略有暇疵,但是声音热情而震慑人心,将万千奔腾的情感凝聚于浓烈的嗓音,直达天际,由内而外忠实表演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卡拉斯。卡拉斯对于她所演唱的角色诠释,是将自己完全的变成剧中的人物,这样的情感充满在歌曲中,尽管有些高音无法漂亮的转折到位,但在热泪盈眶的听者耳中已经不是挑剔的理由,反而是残缺中表现出来的完美。她对艺术及爱情投入毫无保留的爱,歌声就是她的传记,每一个音符对她而言,就是生命。
  其实卡拉斯的在声音和演唱技巧上都不如苔芭尔迪、琼·萨瑟兰、雷娜塔·斯科托,但她的声音有一种磁性,一种强烈吸引人的个性,卡拉斯还善于舞台表演,这点是其他女高音歌唱家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辉煌年代
  杂志封面前后只有七年,这七年,从1951年算起,到1957年结束。在这七年间她站在世界的顶端,她是全世界歌剧界注目的焦点、她是唱片公司的摇钱树、是媒体狗仔队追逐的对象、是史卡拉歌剧院的首席女高音。1951年,她来到史卡拉歌剧院,以开幕季的剧目《西西里的晚祷》(Vêspres sicliennes,Les) 向先前瞧不起她的意大利人宣告这位希腊女高音骄傲的时代来临,然后在1953年和 EMI 签下独家唱片合约,开始积极的录音,从《拉美默的露奇亚》(Lucia di Lammermoor) 开始,一连录了多部不同的全本歌剧,前后只花了六年的时间,中间还包括了许多独唱专辑,她几乎是以每年三到四部歌剧的速度在录音,而且她所动用的都是史卡拉歌剧院的原班底,显示歌剧院和唱片公司对她的配合度之高。在那个披头士和猫王都还未成为明星的时代,卡拉斯是唯一一位拥有巨星般地位的国际歌唱巨星。重返大都会1965年3月19日,卡拉斯自1958年3月5日最后一次在大都会演出之后7年,重返大都会演出《托斯卡》,当卡拉斯在幕旁刚唱出第一声“马里奥”时,观众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就在卡拉斯步上舞台时,全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持续长达四分多钟,而卡拉斯始终保持着托斯卡的人物造型,没有一刻脱离戏剧角色本身。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浮华婚姻
  卡拉斯一生最重要的演出搭档之一,男高音史帝法诺(Giuseppe di Stefano) 曾说:“玛莉亚·卡拉斯是歌剧中的女王。”她的一生似乎就是为了歌剧艺术而活,但是最后却又为了爱情而牺牲了自己的事业、甚至于生命。在23岁、正要在意大利开始冲刺她的歌剧演唱事业时,卡拉斯结识了一位意大利企业家:米奈利吉(Giovanni Battista Meneghini)。这位比卡拉丝要大上将近30岁的中年企业家,本身就是一位歌剧的爱好者,他为卡拉斯的歌声着迷,而卡拉斯也喜欢他的成熟稳重,结果这一对几乎可以做父女的、到最后却成了夫妻;卡拉斯在米奈利吉的保护之下,逐渐闯出自己的演唱事业,而她对于米奈利吉的夫妻感情,似乎也是建立在她的歌唱事业上。卡拉斯在结婚十周年时曾公开表示,如果米奈利吉不在场,她就没有办法唱歌;如果说她是声音,则米奈利吉就是灵魂!虽然如此,卡拉斯与米奈利吉最后还是于1959年离婚。卡拉斯与希腊船王欧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 发生感情,她对欧纳西斯的这段感情付出了她的全部,但欧纳西斯于1968年因事业之故而娶了美国总统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Jacqueline Kennedy),令卡拉斯悲痛欲绝,演唱事业可说完全结束,1974年在日本是她最后一次公开演出。1976年,欧纳西斯去世,给她更大的打击,此后便在巴黎深居简出。卡拉斯在生前最后几次接受访问时一再强调:“身为一位歌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全心全意为艺术服务、要做艺术最忠心的仆人。”这也是卡拉斯一生在歌唱事业上所奉行的原则。卡拉斯退隐巴黎后,最大的嗜好就是听听自己过去的唱片录音,陶醉在熟悉的歌声中,回味当年在歌剧院舞台上以“女王”身份征服观众的美丽回忆。
  1977年9月16日卡拉斯去世,结束了她华丽的一生,享年54岁,骨灰就撒在她钟爱的爱琴海上,据说她是心碎而死。对爱乐者来说,虽然失去了卡拉斯的身影,她那充满了生命力与爱的歌声却长留在人间。
  而真正毁掉她的一生,从而毁掉她的艺术的,是她与希腊船王的爱情。她的幻想,她的真挚,终究抵挡不过船王平庸的人生哲学——以征服优秀女人来弥补他除了金钱之外一无所有的空虚。

演唱歌曲

  1-Un bel di vedremo (Madam Butterfly) - Puccini 浦契尼︰蝴蝶夫人(美好的一日—在一个晴朗日子我们将看见)
  2-O soave fanciulla (La Boheme) - Puccini 浦契尼︰波希米亚人(喔可爱的女孩)
  3-Compagne,teneri amici... Come per me sereno (La Sonnambula) - Bellini 贝里尼︰梦游女(同伴们,亲爱的朋友)
  4-E il sol dell'anima (Rigoletto) - Verdi 威尔第︰弄臣(爱是灵魂的阳光)
  5-Gualtier Malde... Caro nome (Rigoletto) - Verdi 威尔第︰弄臣(瓜迪耶.玛尔德,我心爱男人的名字)
  6-Libiamo (La Traviata) - Verdi 威尔第︰茶花女(饮酒歌)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