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树兰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中的抗日名将李树兰
加入收藏已收藏

出生日期:
1907年5月18日
去世日期:
1970年4月22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4-09-16
人物热度:
3573 次关注

人物介绍

李树兰(1907年5月18日-1970年4月22日),字馨斋,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中的抗日名将,参与无数战役,英勇善战屡建奇功。

概要

李树兰

1907-1970

昵称:
金门之虎

出生地点:
河北唐山

效命:
 中华民国

隶属:
 中华民国陆军

服役年份:
1926年–1962年

军衔:
陆军少将

部队:
北方军四十七师、十八军、十一师、十二兵团

统率:
第十一师33团、第一一八旅33团、第十二兵团快速纵队、第十八军一一八师

参与战役:
上海罗店保卫战、宜当血战、石牌战役、常德会战、湘西会战、鲁西之战、南麻之战、徐蚌会战、长汀之战、古宁头战役、八二三炮战

获得勋章:
云麾勋章、陆海空军武功状、胜利勋章、干城甲种一等奖章、陆海空军甲种二等奖章、光华甲种二等奖章、宝鼎勋章、忠勤勋章、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

李树兰(1907年5月18日-1970年4月22日),字馨斋,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中的抗日名将,参与无数战役,英勇善战屡建奇功。尤其以抗战史上著名的石牌大捷,他率八名枪兵,去防守岌岌可危的四方湾,击溃数百追杀上来之日军,使全战线转危为安,石牌保卫战终致完全胜利,此战役国军高级将领荣获青天白日勋章五座。在第二次国共内战,金门战役取得胜利,他正确的指挥,明快果决的处置,且亲临前线督战,全体官兵击退了进攻的共军(解放军),将军因显赫战功而被誉为“金门之虎”,其所统率的一一八师被称为国军中之“虎军”。

 家世及早年
李树兰为河北滦县(今唐山市)人,生于民前四年(西元1907年)农历五月十八日。家世代务农,敦厚朴实。父李遇春早逝,母孙氏于唐山大地震时罹难。民初年代,教育尚未普及,民智未开,国家处于外则列强争相侵略,内则军阀割据,故将军弱冠即立志从军报国。曾考入黄埔军校五期肄业,但因丁忧而中途辍学返乡奔丧,身为长子,故为母亲强留在家继承祖业务农。然终因志趣不合,毅然再度投身军旅,民国十七年即在北方军四十七师担任排长。当时中国正是军阀气焰嚣张,中共也拥兵自重,将军乃随军参与讨伐军阀及敉平叛军之作战。计有洛阳讨冯,郑州伐阎,及江西剿共诸战役。因骁勇善战,屡获层峰之嘉许,并接连提拔为连长、营长、至团附,时将军年二十四岁。民国二十一年,将军申请入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一期深造,毕业后转入国民革命军服务,复从基层干起。

 对日抗战
 前期战役
抗战军兴,将军任职陆军第十一师上尉连长。随军参加上海罗店保卫战,鏖战三阅月,坚守阵地,身负重伤。因此战功,伤愈返部后,即晋升由营附而营长。二十九年当阳战役,痛歼日寇,又因功勋显赫,擢升为十一师三十一团中校副团长。

 石牌战役
民国三十二年五月,日军发动鄂西之战。于长江两岸地区,集结数个师团兵力,约十万之众,拟分进合击,企图夺取控制四川门户的石牌要塞。然后溯江而上,进窥巴蜀,摧毁中华民国抗战根据地,借此以结束其侵华战争。当时中华民国十八军担负防守石牌之重责,军辖之第十一师,负要塞之守备,第十八师掩护侧翼阵地。战斗于五月二十八日拂晓展开,首二日,日军第三十九师团数千人,在大炮及飞机交相掩护下,向要塞前中国军阵地猛烈进犯。守军凭险应战,双方厮杀惨烈,日军屡攻不逞,死伤遍野。国军也有两个连伤亡殆尽,且有营长、连长、排长数人壮烈牺牲。尤其在二十九日黎明时分,全面激战开始,日军攻势更为凶猛,地面炮火与空中轰炸,轮番交替进行,战况空前惨烈。在本日之战斗中,最值得叙述的,是四方湾之战的奇特险胜。原来配置掩护要塞右后侧的友军,由于全线崩溃,日军乃集中全力,向十一师阵地猛攻,致战线数处被突破。情况更糟的,是因友军的溃兵散卒涌向四方湾,日军也跟着追杀上来。而四方湾是要塞核心到第一线三十一团与相邻友军间的一个要冲,如果此地有失,十一师将被截成两段,同时也切断了三十一团之归路,要塞主阵地就有被敌人楔入的危险。在这千钧一发危急时刻,胡琏师长无计可施,突然想到了勇将李树兰,就命他以副团长之尊,从激战的阵地中抽调了八名枪兵,限三十分钟内赶赴四方湾,抢先扼隘,负责防守。李将军欣然受命,准时赶到,并以电话请师长放心,便立即展开了其应战之策。他首先向涌到四方湾的散兵游勇们宣布:“我奉师长指派,负责此地防务,你们不管是那一军那一师的弟兄,现在都要归我指挥,听我命令接受任务,如有违犯,一律军法从事!”军人一向崇拜英雄,他们看见李将军威风凛凛,英勇无惧,一副不可侵犯的气势,就都服服贴贴听命于他。于是这些溃退杂乱的散兵,顷刻间都变成了勇敢的战士。李将军把这些人分别编组,划分地区,分配任务,部署成阵。并严格规定,敌人未到有效射程内,不准开枪。直待日军数百追到逼近,向上仰攻时,他们就在众寡悬殊的情形下,勇敢地以步枪、手榴弹、石头(枪弹打不到的死角,用石头投掷。)等有限武器,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大多成了谷底游魂,其余残敌惊慌失措,曳尾而逃。友军给十一师造成的漏洞,总算给堵住了。这一战对国军固守石牌要塞能否成功,关系至为重大。因为当日在要塞前血战的三十一团,受到此一胜利的鼓舞,也就反扑成功,入夜方能转进入塞整顿。于是胡师长重新调整部署,划分防地,规定责任,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短兵相接之激烈苦战。并且通令各部,务必各就本位,尽忠职守,奋勇杀敌,决与石牌共存亡。

果然,三十日之全面激战,其惨烈情况更胜于前二日。日军不断冒死仰攻,守军凭险沈著应战,日军死伤累累,尸横遍野,械弃满地。而三十一日整天,国军与日军仍在对阵之中,但敌攻坚不逞,气势已形衰竭,似显露出退却之象。至夜,胡师长乃派出若干士兵,以十人为一小组编成突击队,偷袭敌后各据点,进行骚扰性之袭击。次日傍晚,更派李树兰副团长率步兵二连,配属重机枪、迫击炮各一排,往敌后方进行搜索或偷袭,在日军撤退中又毙敌甚多。直至六月三日,日军溃败后撤,已不具威胁要塞之安全,十一师也因连日战斗,亟待休息整顿,故停止追击前进。此后数日,国军各路援军全线反攻,节节进展顺利,日军乃败退至战前态势,到此鄂西会战遂告终止。此役国军高级将领获颁青天白日勋章五座。李树兰将军因战功突出,晋升为十一师三十三团上校团长。

 后期战役
抗战后期,重要战役有:三十三年常德会战,将军痛击日军于卸甲坪,战果丰硕,获颁五等云麾勋章。三十四年湘西会战,将军率其三十三团攻击金龙寨、滥屋冲一带之日军,又大获全胜,造成了湘西大捷,再获颁陆海空军武功状一轴。

 国共再战 (第二次国共内战)
 初期中原各战役
抗战胜利后,第十八军在武昌整编,精简改为第十一师。师辖三旅,分别为第十一旅、第十八旅,第一一八旅,每旅各辖二团。胡琏将军亲任师长,他为平衡提升各旅之战斗力,将原十一师之三个团,分别配属于三个旅。李树兰将军率其三十三围转辖于一一八旅高魁元旅长麾下。

第二次国共内战开始,自民国三十五年八月,至三十七年冬,前后历时二年多。李将军率其三十三团,随师往返奔驰于苏、鲁、皖、鄂、豫、陕六省之间,东援西剿,历经大小战役无数。重要的战役有章凤集战役、宿迁战役、白马关战役、南麻战役、土山集战役、上蔡战役。在这些战役中,李树兰多次立功。其中尤以鲁西之战,南麻之守,功勋最为显著。于鲁西之战时,十一师在冯家沙窝、章凤集、王陔一带,与解放军刘伯承主力五个纵队发生激战,前后整整打了十个昼夜。解放军因伤亡巨大而撤退。三十六年六月下旬,国军统帅部拟进攻沂蒙山区之南麻。命胡琏将军率师辖下之五个团担任攻击中央之主力部队。当时陈毅率两个兵团共五个纵队迎战,声称“活捉胡琏,上南京”。十一师攻克南麻,后以南麻为核心,利用特殊地形构筑坚固环形阵地。陈毅于七月十七日,集合其五个纵队合围南麻进攻。血战六昼夜,解放军伤亡巨大,因为国军援军逼近,被迫撤退。十一师取胜,最高长官明令嘉奖,特赏五亿元。第二次国共内战进行至此,李树兰将军所率之三十三团,因在中原各战场上骁勇善战,屡建奇功,被选为全师的“英雄团”。(共军称之为老虎团)且“一一八”三字。李将军由于作战有功,获颁干城甲种一等奖章,并升任为第十一旅副旅长。

 徐蚌会战
十一师于黄泛区会战后,便移师至河南确山、驻马店一带,从事短暂整补。并且奉命恢复原来军、师番号,再以十八军为基干,扩编而成第十二兵团。但上峰临阵换将,指派黄维将军为司令官,胡琏将军为副司令官。当时李树兰将军改调为第十军第七十五师副师长。三十七年十一月八日,军团奉命自确山采单一路线行军方式,东援徐州。但黄维将军,没有实际指挥过与当时的解放军作战经验。尤其刚到兵团,对各军、师的历史背景和战斗力不甚清楚。更对共军刘、陈二将之战略战术缺乏真正的了解和对应之策。因此十二兵团一路走来,状况连连,且处置失当。又因他过于自信自负,一切以奉行上级命令为优先。按军队体制,胡琏副司令官也难以发挥其作用。当大军行至蒙城,胡将军正逢父丧,就借此请假离开前线返回武昌。于是第十二兵团就在黄维司令官统率下,边战边走,终于被解放军诱进早已布置好的双堆集口袋陷阱中,为刘伯承、陈毅十多个纵队数十万人,重重围困。双堆集天然环境,及各种人为设施,无法构筑坚固防御阵地,不宜防守作战。兵团曾请示立即突围,却不获层峰核准。黄维司令官没有作出断然决定,因此血战从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惨烈进行,双方死伤重大。但解放军源源增援,炮火尤为猛烈,国军许多据点相继失陷。又因第一一○师宣布投共,核心阵地也大受威胁。而且战斗到此,已有粮尽弹绝之忧虑,仅完全仰赖空投补给。但空投数量有限,难以供应十万大军及枪炮之消耗。蒋介石得悉此一情况,极为震惊,命令胡琏坐小飞机空降双堆集,企盼解救危局, 但为时已晚。最后兵团乃下决心,于十二月十五日深夜,分数个纵队向东南及西南方向突围。殆战至深夜,能冲出重围之官兵,合计一千二百余员。当晚,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官胡琏,也分别各乘战车急驶冲出。而胡琏将军所乘战车途中为炮弹击中,将军背部受伤,弃车由部属护拥徒步南行,十六日终于平安抵达蚌埠。而司令官黄维,军长杨伯涛、吴绍周、覃道善,及师长王元直、尹钟岳等数位,均不幸被俘。李树兰将军在这一次战役中,兼兵团快速纵队司令,突围时炮弹伤及背部,但幸运能平安到达蚌埠。

 长汀之战
徐蚌会战后,李树兰将军被拔擢为陆军第一一八师上校师长。乃带伤就任,并于金陵、浙、赣间收容突围归来部属,重建部队。接着在江西南城、黎川、南丰一带征召新兵,进行整训。随后解放军横渡长江,国军新兵之师,不堪作战。于是将军率师机动转移于闽粤边区,边战边训,重振军队。其间的长汀之战,将军计诱李汉冲部入城,然后围攻其三个保安团及干部大队,俘获二千余人,枪械千余支。此役之胜使一一八师士气大振。

 古宁头战役
民国三十八年,国军在大陆战争节节失利。解放军已攻陷上海,国军撤至舟山群岛,战事即将扩展至东南沿海。胡琏司令官奉东南长官陈诚之命,兼福建省主席,并率领其兵团之十八军、十九军接替金门防务,六十七军赴舟山群岛增援。十月十日起,十八军以十一师为前卫,陆续抵达金门。当时金门防务由二十二兵团李良荣将军负责防守,全岛分东、西两区。西区由二○一师的六○一团和六○二团负责古宁头至珑口沿海岸一带之守备。此师属于台湾的第八十军为青年军,两团兵力约五千人。东区由四十五师负责防守,该师是由大陆机场之警卫部队编成,约四千五百人。全岛军事单位很多,都是由大陆撤退而来,官多兵少,因此二十二兵团所辖两军六师,实力总计只有一万多人。十八军抵达后,东区的指挥官是十八军军长高魁元将军,军部位于山外,其所辖的十一师配置于料罗湾左右地区。西区的指挥官是第二十五军军长沈向奎将军,其所辖的四十师配置于水头左右。全岛机动部队则由十八军的一一八师担任,配属一个战车营,师部驻防琼林。当时围绕金门之对岸,有解放军三个军约十余万人,准备进攻金门。因为战火迫在眉睫,一一八师面对敌情乃不停的在演习,操练各种战技。特别着重在步战协同攻击的作战要领与方法,同时官兵也借此熟悉了全岛的地形地貌,有利于日后作战。在十月二十四日,演习完毕后,李师长对官兵作了简短的指令:“近日对岸灯火通明,集结船只,我看‘八路’就要来了。今晚起,你们睡觉不许脱衣服、鞋子,把枪抱着睡,弹药装备带在身边。一有状况,马上把步枪、冲锋枪背带缠在手上端著,成连横队向前进。遇到‘八路’就猛冲猛打,打他个措手不及。大家要矮著身子,不要挺著干。”接着又召集连长以上干部指示:“如果敌人登陆,你们不必再等命令,部队要迅速采取行动,快攻猛打,歼敌于海岸滩头,并阻其后续部队增援。”当时他脖子上围着擦汗的毛巾,以沈著勇敢的气概,说明了作战的方法与要领。

是日深夜,对岸炮火向金门炮击。李树兰师长立刻打电话给军长及各团长,但电话不通。于是他就令杭副师长指挥师部所有官兵马上准备作战,自己带着几名卫士和无线电兵,立刻向前线冲去。十月的金门,东北季风强劲凄厉地吹着,夜色特别黑暗。不久海岸线上,就响起了密集而脆亮的枪炮声,曳光弹、枪炮弹的弧线划破寂静的夜空。此时高军长来到师部,当他看不到李师长时,十分着急,立刻派参谋去找。不久参谋回报,李师长已在第一线战壕中指挥反击,已经掌握了部队,也稳定了危急的战况。

古宁头战役,是从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二时左右开始。解放军之第十兵团的八十二师、八十四师、八十五师,各以一个加强团编成渡海第一突击梯队约九千余人。由二十八军军长朱绍清指挥,自莲河、澳头一带地区分乘木船,向金门西区的古宁头迄珑口之线进攻。虽然遭到守军二○一师的抵抗阻击,但很快就突破防线,攻占了古宁头的南山、北山、林厝及观音亭山与其沿海地区。共军企图先用一部分兵力,占领岛之蜂腰地带的双乳山,截断国军东西两区的联系。以主力解决西区的守军,再以全力进攻东区。幸好在共军登岸尚未完成其作战指挥系统之前,就为一一八师之三五三团,驻防在安岐的一、三两营营长孙罡及耿将华,遵照师长日间的指示,及时顶了上去。解放军伤亡惨重,此股解放军乃局限于古宁头,暂停南进。在另一端,攻入国军六○二团观音亭山附近阵地之共军,威胁琼林全岛峰腰地带。但在四时左右,一一八师之三五四团,已迅速完成战备,展开于后半山。李师长当即下令向观音亭山的共军攻击,战车营在拂晓前,也进入后半山,经中堡协同三五四团向解放军进攻,师指挥所也进入后半山督战。经三小时多的激烈战斗,于早晨七时许,即将观音亭山附近的共军全部消灭。共军被俘约有二千人,伤亡约一千余人。同时本日早上六时许,师之三五二团就已自沙美跑步赶到了后半山师指挥所待命。李师长乃命三五二团进入安岐、协同三五三团击退当面之共军。战斗至此,登陆之共军经国军一一八师猛烈的阻击,已死伤大半,丧失战志,失去主动攻击战力,只有盘据古宁头及林厝高地,原国军二○一师留下的永久性阵地负隅顽抗,等待对岸援军。又在此之前,十八军高军长已被任为全岛之总指挥。他为了形成并保持国军之优势,乃命东区的预备队,十一师之三十一团,及正下船的十八师之五十二团,梯次加入战斗。沿着海岸进攻,切断共军归路,并烧毁其船只,使其不能驶回接运援敌。接着又命刚到达的十九军所辖之十四师的四十二团,协同三五二团攻击林厝之共军,不幸团长李光前阵亡殉职。

二十五日全天,一一八师的反击都在激烈进行。早上九点,李师长以三五四团为师预备队,命三五二团在八辆战车协同下,攻下湖南高地,李师长即将其指挥所推进至湖南高地。此时三五三团之第二营也奉命加入合攻埔头,一时硝烟、火海、杀声四起,共军纷纷投降。然后李师长以三团并列,攻击前进至林厝高地。但此处因共军据有国军留下的永久性阵地,加上到处泥泞,故进展不易。直到十四时,三五二团,三五三团才攻下林厝东北。至十七时,三五二团和三五三团再度攻入林厝,不幸三五三团二营营长陈敦书阵前殉国。当日战斗至黄昏前,已将共军压迫于古宁头,林厝之线。由于竟日战斗,颇有伤亡,官兵亦感疲劳,乃奉命整顿暂停攻击,但仍与共军保持接触,并严密监视。

二十六日拂晓,李树兰师长,仍担任总攻击指挥官。他以三五二团、三五四团,以及刚配属于一一八师的第十八师之五十四团为攻击主力部队,三五三团为师预备队,展开于林厝以南之线,分向南山、北山、及北山海边据点猛烈攻击,战车营则协力三五四团之进攻。战斗自凌晨起激烈进行,李树兰师长一马当先,亲在第一线指挥督战,全师干部个个奋勇向前冲杀,无人落后,共军也顽强抵抗,冲攻极为壮烈。迄至中午十二时许,东南长官公署,副长官罗卓英将军,及第十二兵团司令官胡琏将军等高级将领多人联袂抵达师指挥所视察战况。胡司令官当即令李树兰师长,亲赴林厝前线指挥督阵,并限即日结束战斗。同时又令第十四师之四十一团,由湖下徒步涉水,自西向古宁头之敌包围袭击。李师长当即遵令至林厝,召集三五二团团长唐俊贤,三五四团团长林书峤,区分攻击目标,并令各集中该团重武器,组织冲锋队,先以集中的重武器之火力,压制共军的地堡火力,另行规定信号冲锋。经过多次激烈的冲杀,到下午五时半左右,古宁头的共军大部被国军歼灭。仅北山尚余残敌二百余人,凭借坚固建筑物顽抗。李师长令三五三团团长杨书田,集中火力,并以师属的火箭筒配属之,实施猛攻,到深夜十一时许,共军始全部就歼。李师长遂令各团守好沿岸,防止共军增援。二十七日拂晓,再命一一八师及十四师各一部分部队,继续沿海岸线搜索残敌。发现古宁头以北断崖下之沙滩上,尚有共军一千三百人。当即予以猛攻,毙敌四百多人,余九百多人全部缴械投降。是日下午四时,国军东南长官陈诚将军,巡视古宁头战场。至一三二高地附近时,忽从深沟野草中窜出百余共军,经晓谕后即行缴械投降。至此,战斗完全胜利结束。古宁头大捷,李树兰将军获颁四等宝鼎勋章一座,晋升少将,一一八师获颁“虎”字荣誉旗,从此将军被誉为“金门之虎”,一一八师被称为国军中的“虎军”。

 附记
李树兰师长指挥古宁头战场之作为,当时十八军作战处长侯传仁将军,在他写的“悼念李将军树兰”一文中,有极为详实贴切的描述。谨摘录其中有关部分于后:“三十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凌晨,我随军长高先生前往琼林,指挥反击作战,待到一一八师司令部,国副师长(师有二位副师长)报告说:‘师长一听到炮响,便带着几个卫士及通信兵到前方指挥部队去了,到现在还没有连络上。’高先生沉思片刻,便命我去找李师长赶快连络。我当时带着卫士在路上见伤兵陆续而来,人影幢幢,血迹斑斑,炮弹枪弹在前后左右呼啸飞掠。我们沿着电话线摸索,遇见受伤官兵询问李师长位置,终于在后半山一条山沟旁边看到李师长正在接听电话。枪声激烈,噪耳不清,李将军看到我,颇为兴奋,未等我说话,一手拿着听筒,一手用他习惯的手式,大声对我说:‘现在已经挺住啦!回去报告军长,请他放心好啦!’我看李将军左右,仅有数名卫士及通信兵,地上一盏灰暗的马灯,下面铺了个地图,他自己佩带一枝四五手枪,毫无难色怯意。犹如关长云据守华容道,张翼德雄立当阳桥,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身临战场,面对强敌,而目无余子,令人肃然起敬。随后他要我设法找战车营陈营长,赶快出动战车。我看他身边也无别人可以差遣了,只好应命前往。在二十五日晚上八时许,我们随高先生回山外军司令部前,李将军一直都在第一线阵头指挥作战,未回琼林。二十五日这一天,确实是古宁头战役成败的关键,倘非将军以果决明快之处置,督饬所属各部迅速赴援古宁头守备部队,而使登陆共军进逼金门城及琼林,使金门守备东西不能呼应,纵起孙吴于地下,恐亦难为力矣。在二十六日九时许,我随同高先生到达湖南高地李将军指挥所,距敌人仅千余米,时有枪弹飞过或落在附近。我向高先生建议,到湖南村二○一师司令部以策安全,高先生笑着说:‘有李师长在这里,你还怕什么。’十一时许胡先生、二十二兵团司令官李良荣、万副总司令陪同东南长官公署副长官罗卓英将军到达湖南高地。高先生报告当前情况后,大家就地或立或坐谈笑风生,都无视于身在险地。稍后胡先生看看李将军向罗副长官报告说:‘如果一一八师今天打下古宁头请副长官建议上级给他们一个荣誉番号。’罗副长官连声应好。未久李将军便自动的带着他指挥所的人员,又向湖南高地前方推进,更为接近第一线部队了。后来李司令官很郑重的向胡先生说:‘若非一一八师三五三团第一、三两营主动反击,则战局实不堪设想。’于此,当可知李将军及所部在古宁头战役中扭转乾坤,转危为安,一柱擎天,力挽狂澜之伟大贡献矣。”

 八二三炮战
民国四十七年金门“八二三”炮战爆发,将军不顾癌症初愈,自动赴金门前线为胡琏司令官效劳解忧,以报知遇亦尽捍卫国家之军人职责。将军负责指挥空投补给,不分昼夜冒着生命危险,在密集炮火下活跃于弹幕硝烟中,一一达成任务,使全岛军民不虞匮乏。炮战高潮过后,将军则因咳嗽,手指前端肿胀,回台就医,诊断为肺癌。于四十八年元月手术切除半肺。

 将军与十八军
在近代史中,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是中华民国陆军中能征善战的精锐部队。该军是于北伐完成后,由战功彪炳之第十一师扩编而成。后历经陈诚、罗卓英、方天、胡琏诸名将之卓越领导,参加剿共、抗日、戡乱等无数战役,始终保持能战、敢战、乐战的骠悍军风,成为保国卫民的中流砥柱,堪称为国军中之常胜劲旅。

李将军之军旅生涯,黄金岁月都在十八军服务。在胡琏将军麾下,李树兰将军是一位战功丰硕最杰出的将领,深受胡将军所倚重,也受全军袍泽所钦敬。在十八军的战史中,许多艰险困难的战斗任务,胡将军均指派李将军前往执行,而将军确也准能化险为夷,凯旋归来。例如国军抗日战史中,最具历史意义的,和其后的常德会战、湘西大捷,以及戡乱战役中的鲁西之战、南麻之战、金门古宁头大捷,李树兰将军都是克敌致胜的功臣。“十八军军史”一书中“李树兰将军传”及胡琏司令官“悼念李树兰将军”文中, 均记载李将军的英勇事迹,对国家的奉献和长官之忠义精神。

 轶事
民国三十九年十一月,十八军调防台湾宜兰。美军已开始协防台湾,海峡暂无风波,故国军乃展开大规模的整编与训练。军官们也要开始研究军事学术,及加强反共思想教育。国防部成立了许多军事训练机关,分别调训各级干部。李将军先后参加圆山训练团的初、高级班受训,成绩都很优越。后来又调至陆军指挥参谋大学受训,参大所有的教材、教法、作业方式等,全从美军搬过来的。以将军的时代背景和过去所受的军事教育,在欠缺英语基础下,比较不容易适应。但将军仍非常努力用功,很不幸的是在一次测验时,他将教材带进教室,违反规定,被年轻校级教官指责。将军认为受训之目的在研究学习,不在考试,将军就在教室与教官发生冲突争执,结果参校上报陆总部予以退学。接着部队整编时,又调为少将高参闲职。

 晚年
将军军职二十余年,国家处于外患内乱之际,不是训练部队,就是与敌人作战,东征西讨,鲜有闲暇钻研军事以外的学问。其晚年生活俭朴自持,以阅读报纸和读书来满足求知的渴望。消遣就是看电视新闻、平剧、或是含饴弄孙。平日恒便衣粗服,不知者当不识其曾是叱吒疆场,辟易千军之虎将。金城新村村民曾推选将军担任村长多年。他曾为全村设福利社,开办幼稚园,又为各眷户争取增建砖围墙,铺修马路,遍植树木,绿化美化眷村环境,并装置路灯,设立菜市场等,以造福村民。

将军于民国五十九年(西元1970年)四月二十二日病逝,享寿63岁。昔日长官、同僚、袍泽感念其懋绩功在国家,特为举行隆重军礼治丧。四位上将国旗覆棺,总统蒋中正颁旌忠状及“忠勤着绩”挽额。

 评价
李将军投身军旅,当初最大的目的,就是抵抗日本之侵略,并企望摆脱自鸦片战争以来,遭受世界列强欺压侵凌的恶梦。将军一生戎马,其八年抗日之艰险奋斗,屡建奇功,对国家贡献之大,实为中华民族之抗日英雄。石牌大捷 是中华民国抗日战争,由劣势转为优势的一个重要战役,高层将其比作如苏、德之斯大林格勒战役。全体官兵抱必死决心,誓与要塞共存亡。经十余日的艰苦血战,伤亡高达四千余人,始终未动摇杀敌卫国之壮志,致使日军损失惨重,知难而退。这种忠勇爱国的奋战精神,不但震撼全国,也提高了民心士气,更坚定了抗日必胜的信心。战后许多中外记者及英美军官至战地参观,对国军英勇作战之精神,莫不倍加赞扬与敬佩。这也使国际间对中华民国国军的观感为之一新,增加了日后的军经援助,同时也提高了当时中华民国的国际地位。

古宁头大捷,是当时剿共战争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不仅彻底消灭了来犯的全部共军,而且极具历史意义。因为自徐蚌会战惨败之后,全国民心惶惶,士气低落,共军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所到之处,望风披靡。不到一年,各地守军,不是变节投共,就是不堪一击而撤退,整个大陆河山为之变色。当时的台湾,难民涌至,共谍活跃,而驻防的国军人数少,又多属新败待整补之师。国际间对台湾前途感到悲观,咸认沦入共党之手,乃旦夕之事。幸亏在此危亡之秋,获此空前大捷,直接予当时骄狂的中共以当头棒喝,痛挫其凶焰,重振国军之士气与声威,也使国际观感为之改变。这一胜利也改变了历史演进的方向,使台湾免于中共之极权统治,中华民国国祚能在台湾延续。台澎金马近六十年来,能在安定的环境中,创造繁荣的经济,过著自由民主幸福的生活,饮水思源,首先应归功于古宁头大捷。

将军一生,热爱国家,耿介廉洁,且秉性坚毅勇猛,富于军事才华,为国家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对中华民族抵御外侮,及台湾之安定繁荣,有重大之贡献。

 参考资料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中华民国国防部军务局史政处编印,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军史》1998年6月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 李诚德编著, 李树兰将军史略(见证文辑; 报章杂志之刊载; 李树兰将军口述及遗留文件)
^ 李安教授 文, 〈血战保山河〉, 中央日报, 1987年10月25-26日
^ 4.0 4.1 4.2 4.3 胡琏将军 文, 〈悼念李树兰将军〉, 青年战士报, 1974年10月25日
^ 胡琏将军 编著, 〈泛述古宁头战役〉, 1975年8月15日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