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

现代散文家、诗人、文学翻译家周作人
加入收藏已收藏

现代散文家、诗人、文学翻译家周作人
出生日期:
1885年1月16日
去世日期:
1967年5月6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3-11-18
人物热度:
8696 次关注

人物介绍

周作人(1885年1月16日-1967年5月6日),浙江绍兴人。中国现代著名散文家、文学理论家、评论家、诗人、翻译家、思想家,中国民俗学开拓人,新文化运动代表人物之一。

近况

文革中病逝。

概要

原名櫆寿(后改为奎绶),字星杓,又名启明、、启孟、起孟,笔名遐寿、仲密、岂明,号知堂、药堂等。鲁迅(周树人)之弟,周建人之兄。历任国立北京大学教授、东方文学系主任,燕京大学新文学系主任、客座教授。新文化运动中是《新青年》的重要同人作者,并曾任“新潮社”主任编辑。“五四运动”之后,与郑振铎、沈雁冰、叶绍钧、许地山等人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并与鲁迅、林语堂、孙伏园等创办《语丝》周刊,任主编和主要撰稿人。

周作人幼年在家乡的私塾书屋(三味书屋)里接受传统的汉学教育,后来在国内新学的风潮中,于1901年到南京进入江南水师学堂(民国后改海军军官学校),在管轮班(轮机科;轮机专业)读了6年,当时专业科目都用英文书,他因此有了相当的英文基础,后来考取官费生,和哥哥鲁迅、好友许寿裳(季茀)等人留学日本。

他以学“造房子”(土木工程、建筑工程)的名目出国,抵日后先读法政大学预科,后入东京立教大学修希腊文和英文等西方语文(周作人的古英语颇有水平),研读《远征记》(苏格拉底的学生色诺芬的著作)等文学经典,课后也到神学院学福音书的希腊原文。

课余和哥哥翻译出版了《域外小说集》(在1909年的2月,印出第1册,到6月间,又印出第2册),这两部译作以东欧弱小民族文学为主,也包括王尔德等的作品,其中的迦尔洵的《四日》,安特来夫的《谩》和《默》这3篇是鲁迅翻译,鲁迅校订了周作人翻译的其他各篇,这是史上第1部直接从英语、德语原文翻译成汉语古文的短篇小说集。

鲁迅、周作人1920年3月20日给这1年的重印版写的〈域外小说集序〉里说:每集在东京只卖去20本就再也没有人买了,第1集另有1本是许寿裳怕寄售处不遵定价,额外需索而去试买的(半年过去了,先在就近的东京寄售处结了帐。计第一册卖去了二十一本,第二册是二十本,以后可再也没有人买了。那第一册何以多卖一本呢?就因为有一位极熟的友人,怕寄售处不遵定价,额外需索,所以亲去试验一回,果然划一不二,就放了心,第二本不再试验了——但由此看来,足见那二十位读者,是有出必看,没有一人中止的,我们至今很感谢),上海的寄售处“是至今还没有详细知道。听说也不过卖出了二十册上下,以后再没有人买了。于是第三册只好停板,已成的书,便都堆在上海寄售处堆货的屋子里。过了四五年,这寄售处不幸被了火,我们的书和纸板,都连同化成灰烬;我们这过去的梦幻似的无用的劳力,在中国也就完全消灭了。”

胡适在《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里说:“周作人同他的哥哥也曾用古文来译小说。他们的古文工夫既是很高的,又都能直接了解西文,故他们译的《域外小说集》比林译的小说确是高的多。”

蔡元培1919年3月18日写给林纾的公开信里说:“周君所译之《域外小说》,则文笔之古奥,非浅学者所能解。”

周氏兄弟、许寿裳、钱玄同等在日本时师从国学家章太炎学《说文解字》,并相互结下友谊。另外周作人在日本还短暂学习俄文(与鲁迅等共学)、梵文(与老师章太炎共学,教师是会说英语的旅日印度人,周给老师做英语翻译)等。

1911年从日本回中国,1912年做了半年浙江省教育司视学(督学),后转浙江省立第五高级中学教员,教了4年英文,1917年到北京大学附属国史编纂处做编纂,半年后的1918年出任北京大学文科(文学院)教授,担任希腊罗马文学史、欧洲文学史、近代散文、佛教文学等课程,并创办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出任首任系主任,该系师资还有张凤举、徐祖正等,后来因中日战争爆发而停办。

他清新淡雅,如话家常的白话文,洋溢着深厚的中国、东洋、西洋古典与近现代文化素养,轰动一时,新文化运动中更发表影响深远的《人的文学》、《平民文学》、《思想革命》等启蒙主义理论文章。

周作人还广泛参与社会活动,1919年起任中华民国教育部国语统一筹备会会员,与马裕藻、朱希祖、钱玄同、刘复、胡适5位北大教员兼国语会会员在会上联名提出《请颁行新式标点符号议案》,经大会通过后颁行全国。1922年与钱玄同、陆基、黎锦熙、杨树达、胡适、沈兼士等会员任国语统一筹备会汉字省体委员会委员(共16人)。

1922年,在“非基督教运动”高潮中,他和钱玄同、沈士远、沈兼士及马裕藻发表《信仰自由宣言》,重申信仰自由的精神。

1925年在女师大风潮中,周作人支持进步学生,与鲁迅、马裕藻、沈尹默、沈兼士、钱玄同等人连署发表《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并担任女师大校务维持会会员。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北京大学撤离北平,他没有同行,成为四名“留平教授”之一(另外3位留守的教授是孟森、马裕藻、冯祖荀),受校长的委托看守校产。北大校长蒋梦麟后来在回忆录(《西潮》和《新潮》)里谈到:“抗战的时候,他留在北平,我曾示意他说,你不要走,你跟日本人关系比较深,不走,可以保存这个学校的一些图书和设备。于是,他果然没有走,后来因他在抗战时期曾和日本人在文化上合作,被捉起来关在南京。我常派人去看他,并常送给他一些需用的东西和钱。记得有一次,他托朋友带了封信出来,说法庭要我的证据。他对法庭说,他留在北平并不是想做汉奸,是校长托他在那里照顾学校的。法庭问我有没有这件事?我曾回信证明确有其事。结果如何,因后来我离开南京时很仓促,没有想到他,所以我也没有去打听。”

1939年元旦,自称是他的学生并自称姓李的客人求见周作人,突然开枪将他击倒,子弹射中铜扣而受轻伤。凶手逃逸后未被捉获。有关枪击案的凶手是谁一直众说纷纭。周作人始终坚持是日本军方的阴谋,日方则说是国民党特务所为。战后有人在美国撰文,自称当年是学生,不满周的亲日行止而下手。以时间点来说,周作人当时并没有出任傀儡政权的任何行政职务,他先是应胡适主持的文化基金编译委员会委托,在家里翻译英文和古希腊文稿件,直到文化基金编译委员会搬到香港。1938年9月起至燕京大学(美国基督教背景)国文系每周授课6小时,担任客座教授。但遭行刺后日本宪兵进驻周作人家,确加速民众对其亲日印象的怀疑。

经过枪击案的身心冲击,周作人在1939年1月接下汪精卫南京政府国立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的聘书,3月应聘兼任北京大学“文学院筹办员”,开学后兼任文学院院长。

1940年11月8日,汪精卫政权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督办汤尔和因肺癌病逝,1940年12月19日,汪精卫政权中央政治委员会31次会议通过“特派周作人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并指定为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1941年元旦正式上任。

1941年10月起兼任东亚文化协议会会长,1943年6月起兼任华北综合调查研究所副理事长,1944年5月起兼任《华北新报》经理和报道协会理事、中日文化协会理事。

抗战结束后,1945年12月在北京以汉奸罪名被蒋介石主政的国民政府逮捕,并押解南京受审,监禁于老虎桥监狱,周的朋友、学生纷纷为他开脱求情,俞平伯还给在美国办外交的胡适写了封长信,请求胡适为周说情。

1946年11月6日,高等法院判处他14年有期徒刑,1947年12月9日改判10年有期徒刑。

洪炎秋〈我所认识的周作人〉(1967年7 月发表)一文写到“理学院仍设景山东街前北京大学理学院原址,文学院因为沙滩红楼被日本宪兵队所占据,乃在马神庙北大图书馆边新盖三层大楼一座供用;这两个学院在沦陷期间,不但丝毫没有受到破坏,而且多少增加了一些设备,所以周作人胜利后在法案受审时,供称他留在北平,并不是想当汉奸,是蒋梦麟校长托他在那里照顾学校的,这桩事有蒋前任校长去函法院证实,而新任校长胡适之也替他证明有保全北大的图书和设备之功,所以法院宽大为怀,只判了他十年的有期徒刑。”

郑振铎说“日本妻子(羽太信子)给了他不好的影响”。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接任中华民国总统,在国共和谈的空气中,下令释放政治犯,周作人在1949年1月26日被放出监狱,坐火车到学生尤炳圻在上海的家暂住。

他曾通过尤炳圻联系以前教过的台湾籍学生洪炎秋(1946年回台湾,1948年起在台湾大学教书)表示有意到台湾,在北京大学修过周先生2学期2学分近代散文的洪炎秋〈我所认识的周作人〉1文回忆:“周作人知道将被释放,叫尤君写信给我,说他想来台湾,问我有没有法子安置。我就找了老友郭火炎医师,向他借用北投的别墅供住,郭君满口答应,我于是立刻回信给尤君,告诉他住所已有,日常生活费用,我和老友张我军可以负责设法,可是他出狱后没能即刻来台,后来就断绝消息了。”

他不到台湾与傅斯年在1949年1月20日接任台湾大学校长不无关系。

胡适从上海要到美国前,曾托王古鲁游说他离开中国,他反托王古鲁劝胡适不要离开中国(见《知堂回想录》)。

1949年8月14日,他从上海回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管治下的北平定居。

郭宇一〈毛泽东与周作人〉文中说周作人:“给周恩来写了一封六千多字的长信,作了一些检讨,也为自己的过去作了一些解释。周恩来将这封信转呈毛泽东,毛批示:‘文化汉奸嘛,又没有杀人放火。现在懂希腊文的人不多了,养起来,做翻译工作,以后出版。’”,但“毛是否真的看到周作人的这封信,真的是否作了这样的批示,学界目前尚有争论”,但毛泽东很早就与周作人来往却是事实,同文引1920年4月7日《周作人日记》:“毛泽东君来访。”君常用于老师称呼学生。(毛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时旁听了许多课程,并造访了多位老师,《胡适日记》1920年1月15日有记载“毛泽东来谈湖南事。”)

周作人的学生在台湾的有许世瑛(许寿裳大儿)、张我军(板桥人)、郑骞、洪炎秋(彰化人)等,作家张深切在北京曾和周作人来往。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周作人搬回北京八道湾的老房子,专心翻译和写作,以稿费维持生计。

周作人在1951年给毛写信,毛的秘书胡乔木1951年2月24日给毛泽东书面报告说:“周作人写了一封长信给你,辩白自己,要求不要没收他的房屋,不当他是汉奸。”“我的意见是:他应当彻底认错,像李季一样在报纸上悔过。他的房屋可另行解决(事实上北京地方法院也并未准备把他赶走)。他现已在翻译欧洲古典文学,领取稿费为生,以后仍可在这方面做些工作。周扬亦同此意。当否请示。”

毛泽东批了:“照办。”

(龚育之〈毛选注释上的周作人 〉)
周作人从1952年8月起出任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制外特约译者,每月预支稿费200元人民币,按月交稿。

反右运动中,在北京图书馆工作的儿子周丰一被划为右派,停发工资,让他的经济负担大增,只好给中央领导同志写信。

在康生和周扬的过问下,稿费从1960年1月起,调高到每月400元人民币。

1964年9月起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进入高潮,其稿费又减半至每月200元人民币,当时他的爱人羽太信子已去世。
这段期间,他翻译日本古典文学和古希腊文学作品多部,同时应邀校订别人的译稿(《今昔物语集》、《源氏物语》等),日本现代文学译作有:《石川啄木诗歌集》等。
有些没有结集的日本文学中短篇译作散见中国和香港传媒。
他每个月开销颇大,在写给香港曹聚仁的信件里面曾说:“人民文学社派人来说,每月需用若干。事实上同顾颉刚一样,需要五百一月,但是不好要得太多,所以只说四百。以后就照数付给”。
“因为负担太重太多,所以支出太巨,每月要不足百元以上,这是我拮据之实情。”
回忆鲁迅的专书著作有:《鲁迅的故家》、《鲁迅小说里的人物》、《鲁迅的青年时代》。
在报刊发表散文随笔,后辑成《木片集》。
经曹聚仁介绍,在香港传媒连载回忆录《知堂回想录》,后结集出版。
1966年5月,文革开始。6月起,人民文学出版社不再给周作人预付稿费。8月2日,他被红卫兵查封了家,并遭到皮带、棍子抽打。其后周作人两次写了短文让儿媳张菼芳交给当地派出所,以求服用安眠药安乐死,都无音信。1967年5月6日,周作人下地解手时突然发病去世,享年82岁。
周作人在日本娶了所寄居公寓做工的羽太信子为妻(1909年在东京结婚)。
生了儿子周丰一(1997年病逝),女儿周静子,1929年夭折的女儿周若子。
周丰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到北京图书馆(现在的中国国家图书馆)工作。
周丰一和爱人张菼芳照顾周作人度过晚年。
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周作人受到剥夺政治权利(1953年12月19日人民法院判决)的处分,在北京的家里专事翻译和写作,但不允许以本名出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给他翻译希腊古典文学和日本古典文学这项任务(胡乔木提议,毛泽东批准),产生了一批高质量的日本文学和古希腊文学经典汉语译本。
包括古希腊喜剧《财神》(阿里斯托芬作)、《希腊神话》、《伊索寓言》全译本、古希腊悲剧《欧里庇得斯悲剧集》(与罗念生合作翻译);日本现存最古的史书《古事记》、滑稽短剧《狂言选》、平安时代随笔代表作《枕草子》、滑稽本《浮世澡堂》(日文《浮世风吕》)和《浮世理发馆》(日文《浮世床》)等。

他应邀校订北京翻译社的《今昔物语集》本朝部译稿和丰子恺的《源氏物语》全部译稿(与钱稻孙合作)。

他自己觉得毕生最重要,也最有成就感的译作是用古希腊语(和罗马帝国希腊化地区当时流行的新约希腊语;通用希腊语不同)写作的古罗马叙利亚作家、哲学家路吉阿诺斯的作品选《路吉阿诺斯对话集》。

周作人精通日语、古希腊语、英语,并曾自学古英语、世界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另一贡献是撰写《鲁迅的故家》、《鲁迅的青年时代》、《鲁迅小说里的人物》这些回忆性文章,为鲁迅研究提供了许多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著作目录
 * 《欧洲文学史》(大学用书,北京大学授课教材)
 * 《近代欧洲文学史》(大学用书,遗稿)
 * 《中国新文学的源流》(燕京大学讲课内容结集,邓恭三记录)
 * 《儿童文学小论》
 * 《艺术与生活》
 * 《谈龙集》
 * 《谈虎集》
 * 《瓜豆集》
 * 《永日集》
 * 《自己的园地》
 * 《木片集》
 * 《鲁迅的故家》
 * 《鲁迅小说里的人物》
 * 《鲁迅的青年时代》
 * 《知堂回想录》(回忆录)
 * 《老虎桥杂诗》
 * 《雨天的书》
 * 《看云集》
 * 《周作人书信》
 * 《夜读抄》
 * 《苦竹杂记》
 * 《苦茶随笔》
 * 《秉烛谈》
 * 《风雨谈》
 * 《药味集》
 * 《药堂杂文》
 * 《苦口甘口》
 * 《立春以前》
 * 《书房一角》
 * 《过去的工作》
 * 《知堂乙酉文编》

著作日语译本
 * 《北京の果子》,山本书店,1936年
 * 《周作人随笔集》改造社,1938年
 * 《中国新文学の源流》,文求堂,1939年
 * 《周作人文芸随笔抄》,冨山房,1940年 
 * 《瓜豆集》创元社,1940年
 * 《结縁豆》,実业之日本社,1944年
 * 《鲁迅の故家》,筑摩书房,1955年
 * 《日本文化を语る》,筑摩书房,1973年
 * 《水の中のもの―周作人散文选》骏河台出版社,1998年
 * 《日本谈义》,平凡社,2002年
 * 《鲁迅小说のなかの人物》,新风舎,2002年

译作目录
古希腊语
 * 《路吉阿诺斯对话集》
 * 《希腊拟曲》
 * 《财神》(古希腊喜剧)
 * 《希腊神话》
 * 《伊索寓言》(全译本)
 * 《欧里庇得斯悲剧集》(与罗念生合作,古希腊悲剧)
日本语
 * 《古事记》
 * 《狂言选》
 * 《枕草子》
 * 《浮世澡堂》(日本语《浮世风吕》)
 * 《浮世理发馆》(日本语《浮世床》)
 * 《现代日本小说集》(与鲁迅合作)
 * 《如梦记》
 * 《石川啄木诗歌集》
 * 《两条血痕》
英语
 * 《域外小说集》(与鲁迅合作)
 * 《红星佚史》
 * 《现代小说译丛》(与鲁迅合作)

编辑     删除

年表

1911年

1911年

回国后在绍兴任中学英文教员。

编辑     删除
1917年

1917年

任北京大学文科教授。“五四”时期任新潮社主任编辑,参加《新青年》的编辑工作,参与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发表了《人的文学》、《平民文学》、《思想革 命》等重要理论文章,并从事散文、新诗创作和译介外国文学作品。他的理论主张和创作实践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五 四”以后,周作人作为《语丝》周刊的主编和主要撰稿人之一,写了大量散文,风格平和冲淡,清隽幽雅。在他的影响下, 20年代形成了包括俞平伯、废名等作家在内的散文创作流派,一个被阿英称作为“很有权威的流派”(《现代十六家小品·〈俞平伯小品〉序》)。第一次国内革 命战争失败后,思想渐离时代主流,主张“闭户读书”。30年代提倡闲适幽默的小品文,沉溺于“草木虫鱼”的狭小天地。此时直至40年代所写的散文,格调“ 一变而为枯涩苍老,炉火纯青,归入古雅遒劲的一途”(郁达夫《〈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影响日益缩小。抗日战争爆发后,居留沦陷后的北平,出 任南京国民政府委员、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等伪职。

编辑     删除
1927年4月

1927年4月

李大钊被杀害,曾保护李大钊之子李葆华避居自家一个月之久。

编辑     删除
1937年

1937年

卢沟桥事变后,北京大学撤离北平,他没有同行,成为看守性质的“留平教授”(另外3位留守的教授是孟森、马裕藻、冯祖荀)。
北大撤退时的校长蒋梦麟在回忆录(《西潮》和《新潮》)里谈到: “抗战的时候,他留在北平,我曾示意他说,你不要走,你跟日本人关系比较深,不走,可以保存这个学校的一些图书和设备。于是,他果然没有走,后来因他在抗战时期曾和日本人在文化上合作,被捉起来关在南京。我常派人去看他,并常送给他一些需用的东西和钱。记得有一次,他托朋友带了封信出来,说法庭要我的证据。他对法庭说,他留在北平并不是想做汉奸,是校长托他在那里照顾学校的。法庭问我有没有这件事?我曾回信证明确有其事。结果如何,因后来我离开南京时很仓促,没有想到他,所以我也没有去打听。”

编辑     删除
1939年

1939年

至1940年间,担任的都是汪精卫政权公立学校里的教育行政兼职,不是学校最高首长(最高首长是北京大学总监督汤尔和和接任的北京大学校长钱稻孙),甚至不是第2、第3把手(汤尔和的第2把手是北京大学秘书长钱稻孙)。

编辑     删除
1939年1月

1939年1月

接下汪精卫政权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的聘书,3月应聘兼任汪精卫政权北京大学“文学院筹办员”,开学后兼任文学院院长。

编辑     删除
1939年1月1日

1939年1月1日

自称是他的学生并自称姓李的客人求见周作人,突然开枪将他击倒,子弹射中铜扣而受轻伤。找不到凶手。周作人自己觉得是日本军方意图谋刺。
日方则说是国民党特务所为。战后有人在美国撰文,自称当年是学生,不满周的亲日行止而下手。周作人不接受这一说法。实际上,就以时间点来说,他当时并没有傀儡政权的任何行政职务,本职工作是1938年9月燕京大学(美国基督教办的)开学后每周在国文系授课6小时,客座教授职称。开学前曾应胡适主持的文化基金编译委员会委托,在家里翻译英文和古希腊文稿件,直到文化基金编译委员会辗转搬到香港。

编辑     删除
1940年12月19日

1940年12月19日

汤尔和肺癌病逝,汪政权中央政治委员会31次会议通过“特派周作人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并指定为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周作人在1941年元旦正式收到汪精卫政权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督办的委任状,成为华北政务委员会这个傀儡政权教育行政的最高领导(还兼任国立北平图书馆的馆长,国立北平图书馆就是现在叫做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原北京图书馆),直到这个政权走完它的末路。

编辑     删除
1941年10月

1941年10月

兼任东亚文化协议会会长

编辑     删除
1943年6月

1943年6月

兼任华北综合调查研究所副理事长

编辑     删除
1944年5月

1944年5月

兼任《华北新报》经理和报道协会理事、中日文化协会理事。

编辑     删除
1945年12月

1945年12月

在北京以汉奸罪名被蒋介石主政的国民政府逮捕到南京受审,关进南京的老虎桥监狱,周的朋友、学生纷纷为他开脱求情,俞平伯还给在美国办外交的胡适写了封长信,请求胡适为周说情。

编辑     删除
1946年11月6日

1946年11月6日

高等法院判处他14年有期徒刑,1947年12月9日改判10年有期徒刑。

编辑     删除
1949年1月26日

1949年1月26日

出狱,去上海,后通过台籍学生洪炎秋联系去台湾事宜,洪将一切办好后又没去。胡适曾托人劝说其去美国,周反劝胡适留在中国。1949年8月14日,从上海回到北京,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事日本、希腊文学作品的翻译和写作有关回忆鲁迅的著述。

编辑     删除
1966年

1966年

5月,文革开始。6月起,人民文学出版社不再给周作人预付稿费。8月2日,他被红卫兵查封了家,并遭到皮带、棍子抽打。其后周作人两次写了短文让儿媳张菼芳交给当地派出所,以求服用安眠药安乐死,都无音信。

编辑     删除
1967年5月7日

1967年5月7日

周作人下地解手时突然发病去世,享年82岁。

编辑     删除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