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承俊

韩国歌手刘承俊[YOO SEUNG-JUN]
加入收藏已收藏

韩国歌手刘承俊[YOO SEUNG-JUN]
出生日期:
1976年12月15日
编撰用户:
访客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2281 次关注

人物介绍

JUN是在韩国汉城(今译首尔)出生,13岁举家移民美国,18岁返回韩国就读艺术大学,大一被发现而进入唱片圈,1989年,刘承俊为了歌手活动移民美国,1997年重新回到韩国,推出自己的第一张唱片。因长期居住美国受西洋曲风 影响。且自己偏好HIP-HOP及电子舞曲音乐,舞功一流,第一张发行的专辑即以独特的音乐及舞蹈色彩,抢攻大韩偶像市场。此唱片中的、、等歌曲与其绚烂的舞姿一起赢得了好评。之后,因签证期满,他不得不暂时离开韩国歌坛。

概要

名字: 刘承俊
出生日期:1976年12月15日
出生地点:韩国
国家或地区:韩国
身高:176 厘米
体重:63 公斤
鞋码:270mm 
学历: 
Tetziaff Jr.High school - EL Comino High school - Cerritos College 
美国大学经营系毕业 际元造型艺术大学情报通信系 
出道时间:1997年 在歌曲《剪刀》 中以剪刀舞带动潮流并进入歌坛 
家庭状况:自小随家人移居美国,深受美国街头文化熏陶 
兴趣:HIP-HOP音乐及舞蹈

  这位年仅21岁的JUN在韩国1997年发行首张专辑『梦魇』(中译)以超级新人的姿态创下首张专辑销售60万张的纪录,同时拿下韩国各无线及有线电视及电台的唱片排行榜(舞曲榜)无数个冠军!JUN 在19岁时就以这样的成绩稳稳站上NO.1的偶像地位,更成为韩国少女们心目中最俱『性幻想』对象排名第一位的男艺人,所到之处歌迷为之疯狂,尤其在万人演唱会中几乎所有的少女只要JUN一举手投足都会让她们尖叫不已,而尖叫的声音还能盖过现场的音乐声。
  JUN是在韩国汉城出生,13岁举家移民美国,18岁返回韩国就读艺术大学,大一被发现而进入唱片圈,1989年,刘承俊为了歌手活动移民美国,1997年重新回到韩国,推出自己的第一张唱片。因长期居住美国受西洋曲风影响.且自己偏好HIP-HOP及电子舞曲音乐,舞功一流,第一张发行的专辑即以独特的音乐及舞蹈色彩,抢攻大韩偶像市场。此唱片中的、、等歌曲与其绚烂的舞姿一起赢得了好评。之后,因签证期满,他不得不暂时离开韩国歌坛。
  1998年,刘承俊带着他的第二张专辑《FOR SALE》再次回到韩国。 这张唱片是优秀的制作人周永勋、 李承浩、 林周延、金亨石等共同参与制作的,创下80多万张的惊人销售数字。其中有刘承俊自己做的两首歌曲,整张唱片比第一张更加强调了HIPPOP、GUEST的感觉。另外,同年7月,公司还将第二张唱片的演出实况重新整理发行了一张新的专辑,并录入了新曲《天堂》和《YES, YES》。
  1999年,在歌迷的支持下,刘承俊推出了《NOW OR NEVER》,发片一周销售数量已超过60万张。与前二张唱片相比,刘承俊的音乐中更加深了一层内涵。在由李玄度作曲的主打歌〈热情〉中,加入了 HIPPOP的节奏和RAP的感觉, 另外有朴正玄参与的〈拜托〉和加入了女歌手李润正的那带有调皮声音的〈SHUT UP〉,以及以青少年问题为题材的20人组OK STAR演奏组与HIPPOP组合的《伤感的沉默》等,从形象到整体氛围,都表现出了音乐的多样化。第三张专辑成功地与台湾签约,从而为刘承俊树立了迈出国内市场,征服东南亚的野心。
  其实 JUN的成功不在「幸运」而是在不断的努力当中寻求成功,因为在韩国的舞曲专辑大多是5-6名所组成的团体,这种情况下JUN单独一人与其他舞团竞争,又能生存又能拿下无数的排行榜冠军,都是 JUN在舞台上不断的努力,其独特的表演方法及亲和力为 主要成功因素。
  历年唱片
  1999年6月(台湾发行) 在台发行第一张单曲『热情』
  1999年7月(台湾发行) 在台发行第一张英文专辑
  1999年4月(韩国发行) 第三张专辑『NEVER』(破60万张)
  1998年(韩国发行) 第二张专辑『我、我、我』(破80万张)
  1997年(韩国发行) 第一张专辑『梦靥』(破60万张)
  刘承俊:悲剧天王的全新起点
  1997年,21岁的刘承俊被唱片公司挖掘,几个月后一露面便被惊为天人。当年,小小年纪的他以超级新人的姿态创下首张专辑销售60万张的纪录,随后发行的两张唱片均打破韩国历史上的销售记录,拿下韩国唱片界的无数个冠军。在他当道的几年内,稳稳占据超一线偶像的地位,无人可与争锋。他所到之处歌迷为之疯狂,在万人演唱会中,几乎所有的少女在演唱会现场从头到尾疯狂尖叫,声音可以盖过现场的音乐。那时候,他还是安七炫等一批歌手的超级偶像,当年HOT组合以与他同台演出而为荣。
  2001年,就在刘承俊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遭遇了韩国的封杀。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刘承俊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当时,他曾希望对韩国公众表示,他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但是没有人给他解释的机会,无数的歌迷对他深深地失望,所有的朋友都离他远去,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
  采访刘承俊的那天,是他在北京开第一场歌友会的日子。阔别演艺圈三年的他,重返舞台时,即使是异国的舞台,也会有一种难言的激动。正在全神贯注彩排的刘承俊,头发超短,戴一副深色墨镜,套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露出肌肉发达的双臂。他的确是天生吃舞台饭的人,霸气十足,台风一流,可能放眼亚洲也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和他拼舞的人。非但如此,他还多才多艺,我亲眼看见他把跆拳道和双截棍舞得眼花缭乱,令人倾佩不已。然而一下舞台,他却像个害羞的孩子,说话时始终带着可爱的微笑,眼神里透着腼腆。这和我记忆中有着冷峻的眼神的刘承俊相差甚远,我也找不到那个从韩国歌坛叱咤风云的天王沦落为举国罪人的尴尬影子。看来,坎坷命运给人带来的,不仅仅是沧桑。
  昔日的韩国超级天王
  时间改变一切,那个曾经是韩国少女们心目中“性幻想”对象的刘承俊,今天居然对我说,他感觉很害羞,也很紧张,因为好久没有面对镜头了,不知道下面歌友会的表现将会如何。我很诚实地告诉他,他非常牛。他微笑着摇摇头,说自己以前和镜头太亲密了,现在疏远了三年,感觉不是那么亲了,他很想再变得亲一些。听到这儿,我不禁再次感慨,韩国的艺人永远比我想象的更诚实。
  我也坦率地告诉刘承俊,他照片里的样子坏坏的,曾经给我“坏小子”的感觉,可是见面之后,觉得他是个邻家大男孩,比如他说话的时候,常会有一些揪耳朵、摸脑袋的小动作,让人觉得特别淳朴和可爱。他很困惑地问,“是不是这样不好啊?”这话把我们所有人都逗乐了。我告诉他,在中国,大家好象比较喜欢有亲和力的人,所以他可以尽管放心地揪耳朵了。接着我问他,假如他现在是他最红的时候,面对媒体时是不是也一样随和?他认真地回答,“当然一样了,如果有不一样的话,那就是红的时候更随和。”“那么当年在韩国究竟“红”到什么程度?”他笑得很腼腆,但是并不回避:“我曾经是拥有唱片销量和歌迷最多的人。”
  回忆曾经的辉煌,刘承俊并没有感到失落。或许有半点不平衡?他坦言没有。在他看来,所有的成功都是和努力划等号的,他当年的成功也都是由汗水堆积而成。他的舞蹈之所以比别人跳的好,是因为别人练8个小时他会练12个小时,别人一天不睡觉他可以两天不睡,成功就是这么来的。而当年这么年轻便获得如此成绩,他也并没有感到半点的骄傲和放松。他加倍努力地唱歌和练舞,踌躇满志地计划着自己的未来。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如果没有后来的“兵役” 事件,等待他的一定是更辉煌的星光大道。
  “兵役”事件,从天王到罪民
  谈话进行到这里,很快便进入了一个尴尬的话题:当年的“兵役”事件。显然刘承俊对此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他非常平静地谈起这件事情。
  2001年,就在刘承俊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遭遇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因为“911”事件的波及,美国政府对外国人入境上加大了难度,那时刘承俊的父母和女友都已在美国,今后的他,如果想和和家人相会,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移民美国。而当时正是刘承俊在韩国面临服兵役的阶段,矛盾重重的他曾对歌迷明确表示:“要当兵而不要美国”。但后来迫于家人和经纪公司的压力,他违背了自己的诺言,选择加入美国国籍而放弃了服兵役。这一举措惹怒了韩国国民,韩国政府更是下达封杀令不允许他再踏进韩国土地。即使后来刘承俊的祖母在韩国去世,他多次陈情、上书,希望可以在坟前尽孝,但韩国政府依然铁石心肠,丝毫不为所动。
  韩国的封杀,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刘承俊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当时,他曾希望对韩国公众表示,他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但是没有人给他解释的机会,无数的歌迷对他深深地失望,所有的朋友都离他远去,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在那个“众叛亲离”的日子,他没有别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歉意,只有发一句誓言,希望能借此安慰一下“痛恨”他的人:“三年之内,我绝不踏上舞台半步。”
  他真的遵守了三年的誓言,经历了三年的痛苦和思考之后,他终于回来了。今天看待这件事情,他释然了很多,也冷静了很多:“当时我选择的不是韩国还是美国,我选择的是事业还是爱情。那个爱情包括的是我家人对我的爱,还有一直在后面支持我、爱我十四年的妻子的爱,我不能放弃。”、“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向韩国籍人道歉,就已经被赶出韩国了。”、“再次向歌迷道歉,他们那么信任我,但是我没能守约的去军队,对不起。”、“但是那是一个年轻人为了自己选择的生活而做的一个决定,正如我今天在努力地生活。”
  然而当年他在韩国引起的举国震怒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抹去的,直到今天,大部分韩国人都不肯原谅他。他们认为他丢了韩国人的脸,他们呼啸着:“刘承俊已经不是韩国歌手了, 他选择了美国国籍!他就是美国人!我们永远不会接受他的!!”对此,刘承俊感到万般的无奈和伤感,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回韩国的愿望:“每次来中国时都会从韩国的上空飞过,我很难受,不管怎么样,韩国是我的家乡,回家乡是我一生的目标。”
  中国很大,大鱼应该在大河里玩
  和刘承俊聊了那么久,有时候我竟忘了他是韩国人,他的中文说的那么好,大多数时候都用不上翻译,他可以清楚地聆听并且准确地用中文表达出他的意思。最让我吃惊的是,刘承俊居然会使用中国“谐语”——“很高兴来到中国,我‘相当’喜欢中国!”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凑巧碰上了宋丹丹的名言,但当他说到“中国的东西不是很好吃,而是‘相当’好吃”的时候,我终于大笑起来。
  刘承俊说,中国的歌迷也给了他意想不到的热情,让他重新体会到了做歌手的魔力。他也感慨地说,今天的他,仿佛在演绎10年前的自己。十年前,为了圆歌手的梦,他孤身一人背着包从美国来到韩国;今天的他,为了同一个梦,又重新出发了,并且,他感触颇深地说,“这是我人生的第二次挑战。”
  对于为什么选择把中国做为重新起步的目标,刘承俊坦城地说:“中国很大,韩国语里有一句话,‘大鱼应该在大河里面玩’,我相信自己是一条大鱼。”至于其他来中国发展的韩星,刘承俊说那只会让他觉得亲切,而且,他肯定地说:“我相信有一天,他们会因为和刘承俊同台而感到压力。”
  即使信心十足,但是刘承俊依然坦言,把根移到中国来是件很困难的事,就像大树一样,把根移走的话,就很容易死。所以他为了下这个决定,曾经费了很多的力量和勇气。但现在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做到最好,十年前他是怎样起步的,今天将以更大的力量去做。他并不知道自己在中国的成绩会是怎样的,但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采访即将结束时,刘承俊主动地把话题引到了让他成长的三年。他真诚地说,那三年里,他感受过站在悬崖边上的感觉,也感受过站在暴风雪里的感觉,之所以挺过来,有两个原因:一是三年来他走过阿富汗和非洲的很多国家,那些地方让他领会到真正的苦难是什么,让他觉得自己的困难很渺小;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和另一半历经十几年坚贞不渝的爱情,那个从高一时就认识的女孩子,十几年来一直默默地支持他,直到去年两人在美国踏上红地毯。
  刘承俊诚实和坦率的表情,让我想起曾经打动过我的两个场景:第一个场景是几年前他被迫离开韩国时,部分伤心的歌迷要他发誓永远不退出歌坛,他认真地说:“我永远都不会退出,可万一我结婚了呢?你们同意我结婚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神情凝重的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很好,那你们也结婚吧。”;第二个场景是在刘承俊的婚礼现场,当他与妻子和亲人相拥的一刹那,竟哭得像个孩子,那一刻,他终于将所有的痛苦、委屈和感激统统宣泄。
  经历之后,宣泄之后,感悟之后,我们有理由相信,对这个可爱的、勇敢的大男孩来说,他真正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大事记 

【专辑】 

《西部》(West Side) 1997 年 
《售卖中》(For Sale) 1998 年 
《演唱会现场》(98 Live Album) 1998 年 
《只在此刻》(Now Or Never) 1999 年 
来台发行单曲『PASSION』 1999年 6月 
《反反复复》(Over And Over) 2000 年 

【光荣纪录】 

无线电视SBS TV 新人奖 
无线电视KBS/MBS TV 排行榜节目冠军 
有线电视M.NDT/KMTV/I-TV/HBS 排行榜节目冠军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