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开国元首、前总统尼雷尔病逝

1999年10月14日,坦桑尼亚开国元首、前总统尼雷尔因病情恶化在英国伦敦逝世,终年77岁。
访客 2015-10-14

  1999年10月14日,坦桑尼亚开国元首、前总统尼雷尔因病情恶化在英国伦敦逝世,终年77岁。

  尼雷尔的灵柩18日运抵坦桑尼亚,在接受公众瞻仰之后,安葬在其家乡布蒂亚马。坦桑尼亚现任总统姆卡帕下令全国哀悼30天。

  尼雷尔出生在一个酋长家庭,曾在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获得文科硕士学位。回国后在英殖民统治下的坦噶尼喀教书,随后投入政坛。1964年,尼雷尔推动坦噶尼喀与桑给巴尔实现统一,建立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尼雷尔是坦桑尼亚的国父、南方国家委员会主席,但人们更喜欢亲切地称这位平易近人的老人为“姆瓦里穆”(老师),这倒不完全因为尼雷尔年轻时当过老师,独立后又长期兼任达累斯萨拉姆大学校长,而是因为他对整个民族作出的独特贡献。

  作为国家总统,出门坐车理所当然,但尼雷尔却有徒步下乡的习惯。穿上休闲服,戴上太阳帽,蹬上长筒雨靴,下乡了解民情,一走就是几十公里。他和农民亲如一家,一起吃饭,晚上同睡在一张牛皮上。他没有像其他非洲国家领导人那样的高薪,没有国外存款,1981年获得“第三世界基金奖”10万美元,也全部献出来建了国家图书馆。他没有高级别墅,住在郊外一所普通的公房里。房子与普通村居没什么两样,摆设和窗帘旧不堪言,刮起风来沙尘飘扬。尼雷尔卸职时政府要给他在老家建一处住宅,也被他严词拒绝。

  尼雷尔从不回避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很大的错误,包括某些政策失误。他常常为没把国家带出贫困而自责。但他胸襟坦荡、克己奉公、廉洁自律的品质始终为世人所称道,直到暮年他仍然为国事和第三世界的团结与进步而奔波。尼雷尔曾长期担任非统组织解放委员会主席,作为前线国家的坦桑尼亚则成为南部非洲国家民族解放的堡垒。

  非洲战乱不断,坦桑尼亚却始终保持着少有的和平与稳定,被称为非洲的和平之岛,尼雷尔在其中起着最关键的作用。年富力强时主动让贤是他人格魅力中最闪光的部分,不仅人民和执政党称他为国父,反对党也称他为国父,这在非洲是罕见的。尼雷尔并不欣赏什么多党制,当坦桑尼亚在西方压力下实行多党制时,尼雷尔警告说:你们愿意多党,我也就不反对了,但有一条,谁把国家搞乱了,我就领着群众上街示威!

  尼雷尔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元老之一,享有极高的国际声望。也正因为如此,大湖地区才推举他作为布隆迪部族冲突国际调解人,以促进布隆迪国内和解。但对于一位古稀老人来讲,要解决图西族和胡图族之间的多年恩怨谈何容易!尼雷尔既要苦口婆心地说服各派握手言和,又要以尼雷尔基金会的名义筹集资金。布隆迪谈判让他心力交瘁,加速了这场疾病的提前爆发。据姆卡帕透露,去年8月医生发现尼雷尔患上了慢性淋巴白血球过多症,根据情况暂无需治疗,但1999年7月举行的关于布隆迪问题的谈判让这位和善的长者颇为窝火。用他的话说谈判是胡搅蛮缠,一片混乱。当晚尼雷尔便发现腰部出现带状疱疹,经查白细胞骤然增多,但他仍坚持参加完阿尔及利亚非洲首脑会议。随后病情日益加重,不得不于8月30日启程去英国就医。

  尼雷尔是中国人民熟悉的老朋友,为加强中坦友谊作出了重大贡献,一直为中国人民所敬重。他曾先后13次访问中国,几乎每次访华后都要说,来中国能学到很多新东西,还不止一次地强调:事实已经证明中国是可信赖的,它的确是在为第三世界国家说话。

  作为中坦两国关系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尼雷尔把建立中坦友谊看成他政治生涯中重要的的一页。坦桑尼亚是接受中国援建项目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尼雷尔在辞去革命党主席职务前夕作出了一个很不寻常的举动:对他在任期间中国援建的项目统统视察了一遍。在一次群众大会上,尼雷尔满怀感情地回顾说:1965年我去中国访问时谈到希望中国能帮助坦桑尼亚建一个纺织厂,当即得到中方的同意。后来工厂建成后,我们建议取名为毛泽东纺织厂或周恩来纺织厂,但中国表示没有以人命名的习惯,想来想去就叫友谊纺织厂,这个名字很贴切!我知道那时中国并不富裕,会谈中不好意思再提其他项目,可刘少奇主席却问我:除了纺织厂,就没有别的了?这时我才提到坦赞铁路。刘少奇主席听了后说:如果需要,我们就干!你们听到了吗?如果需要,我们就干!这个项目得到了毛主席的批准。当时西方说中国是在纸上谈兵,可事实上中国把它建成了!它是中国在国外最大的援助项目,这是我们的光荣!近年来在坦桑尼亚推行私有化的过程中,有人建议把友谊厂卖掉,尼雷尔闻讯大为光火,他一语双关地说:出卖友谊就是出卖朋友,中坦友谊是不能出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