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12月12日 审判全球通缉的头号国际恐怖分子“卡洛斯”

70年代中期,卡洛斯被确定为国际上最危险的恐怖分子,对他的追捕整整持续了19年,他是法国反间谍机构跟踪时间最长的一名罪犯。
访客 2016-12-12

  1997年12月12日上午11时45分,全球通缉的头号国际恐怖分子“卡洛斯” 乘坐的单人囚车,在2辆摩托和3车武装警察的押解下,由巴黎以南的弗雷纳监狱驶往市中心的司法大楼。此时,法院周围早已戒备森严,楼内有宪兵和检查爆炸物的军犬巡逻,院子里布满如临大敌的警察。从前一天开始,法院入口处就增设了安全装置,连平时进出自由的法官和律师们,也必须接受严格检查。法国警方还特地调来一支75人的小分队,加强和配合原有的警卫力量。  

  这一天,巴黎重罪法庭开庭,公审“卡洛斯”(真名叫伊里奇·拉米雷兹·桑切兹,“卡洛斯”是绰号)。这是他被捕以来首次公开露面。他涉嫌于1973年至1984年间参与谋杀了20多人,他目前因5个攻击暗杀案在法国被起诉。  

  法庭由3名法官和抽签选出的9名陪审员组成,考虑到陪审员可能因惧怕报复突然放弃诉讼,法庭又指定了9名候补陪审员,因此,参加这场审判的司法人员多达24人,每个人自始至终都受到两名警察的特别保护。  

  下午1时30分,法官宣布开庭。卡洛斯进入大厅,仍是一身考究的打扮:一件浅灰上衣,内穿淡色翻领运动衫,颈披一条鲜艳的围巾。鬓发已显花白的卡洛斯在被告席坐下,低声同辩护律师交换了几句话。当法庭庭长问他从事什么职业时,他回答:“我是职业革命家。”庭长问他的住址,他说:“全世界都是我的地盘,我最后的地址是喀土穆”……开庭中,卡洛斯神情坦然傲慢,毫无服罪之意,他高谈自己的“革命观”,并振振有词地对司法当局反唇相讥。  

  卡洛斯是委内瑞拉人,48岁,出身世家。他15岁加入共产主义青年组织,父母离异后随母亲迁居伦敦,不久便因成绩不理想转赴莫斯科,在专门为第三世界国家培养人才的卢蒙巴大学继续学业。1968年,欧洲闹学潮,不安分的卡洛斯四处生事,1970年被前苏联驱逐出境。  

  在莫斯科期间,卡洛斯结识了一批巴勒斯坦青年,开始狂热地推崇巴勒斯坦解放事业。于是,他去了贝鲁特,参加了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并被派到约旦军训,掌握了游击战术。他想参加当地的武装斗争,没有实现,便另负使命返回伦敦,重新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他穿名牌,逐女人,满身香气地出入外交酒会和高级晚宴。事实上,此时卡洛斯的身份已发生变化,他已成为“一颗埋在欧洲的钉子”。1973年,他用手枪打伤英国知名连锁店马克斯—斯宾塞的老板,因为后者支持以色列。个把月后,他又在以色列一家驻英银行投放了一枚炸弹,伤数人。从此,卡洛斯作案不断,名字也一个个地更换。  

  从1974年8月起,卡洛斯同其他欧洲恐怖组织配合,在巴黎的商场和新闻机构制造多起爆炸案,“卡洛斯”这个名字开始同一系列轰动世界的恐怖大案连在了一起。

  1975年1月,他两次在巴黎奥利机场用反坦克火箭筒袭击以色列航空公司的飞机,扣留人质。同年6月,他枪杀了两名法国反谍报部门的警官和一名告发者。6个月后,他出现在维也纳,闯进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会议大厅,击毙3人,劫持了11名石油部长飞往阿尔及利亚。1982年,他的前妻德加莱娜·科普在法国被捕服刑。蛰伏多年的卡洛斯再次复出,在巴黎至图鲁兹的一列火车上安置炸弹,要挟法国政府放人,现任总统希拉克因临时改乘飞机,躲开了这场劫难。随后,他又相继策划恐怖爆炸事件,总共造成100多人无辜伤亡。  

  70年代中期,卡洛斯被确定为国际上最危险的恐怖分子,对他的追捕整整持续了19年,他是法国反间谍机构跟踪时间最长的一名罪犯。

  1975年6月27日,法国警方接到告发,卡洛斯潜匿在巴黎五区的一位朋友家中,警方派出3名警官上门盘查。由于信息传递不准,3人都赤手空拳,其中1人重伤,两人惨遭卡洛斯杀害。同事的被害激怒了菲利浦·隆多。这位经验丰富,化名“马克斯”的反间谍人员,立即衔命追寻卡洛斯的踪迹。

  直至1994年8月14日,卡洛斯要做手术,在麻醉剂的作用下,他昏昏睡去,等候多时的法国警方人员立即将他牢牢铐住。当卡洛斯在飞机上醒来时,他半天没搞清身边究竟是什么人,当飞机在巴黎降落,他才无奈地蹦出一句:“干得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