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炮战

金门炮战(又称第二次台湾海峡危机、台湾称八二三炮战)是指1958年8月23日至10 月5日之间,发生于金门及其周边的一场战役。国共双方以隔海炮击为主要的战术行动,因此被称为炮战。开战原因历来有数种说法,有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此次炮击系为攻取金门而发动之战役,也有谓开战不为攻取金门而是为防止台独,另有认为毛泽东发动炮战是为阻止苏联与西方国家和解,同时此战反映了中国内部政局及毛泽东心理状态者。解放军在炮战时(8月23日-10月5日)向金门射击炮弹达47.5万发炮弹,中华民国陆军金门防卫司令部(金防部)司令陆军上将胡琏要求国军死守金门,并得到美国海军护航,维持金门补给线。其后中华民国陆军获得八吋口径
赵马非马 2013-08-22

1949年金门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未能攻下金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解放军渡海攻台难度倍增,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隔台湾海峡对峙的态势基本确立,至1958年间,双方未进行大规模军事冲突,但依然保持敌对紧张状态。朝鲜战争刚刚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即着手在东南沿海修建鹰厦铁路,浙闽、赣闽、粤闽战备公路,及福州、龙田、漳州、晋江、惠安、连城机场,1955年-1956年,铁路、公路及六大机场相继完成。1956年解放军仿制苏联米格17的歼-5亦试飞成功。1958 年7月中旬,伊拉克人民推翻伊拉克王室,建立伊拉克共和国,并退出巴格达公约,美、英立即派兵进驻黎巴嫩与约旦,中东形势紧张。中华人民共和国便以“声援中东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为理由,加强沿海兵力,形成将要攻打台湾的态势,15日中华民国宣布台澎金马地区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开战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种说法:攻取金门说1958年9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中国政府声明,直接威胁厦门、福州两海口的,为国民党军队所占据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必须收复。”中国共产党记载“在8月23日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言简意赅地说:我们的要求是美军从台湾撤退,蒋军从金门、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政治目的说:防止台独解放军上将叶飞后来回忆,金门炮战并不为攻取金门,而是一场政治仗。 2009年《大公报》亦声称防止“台独”势力的滋长也是此战目的之一。政治目的说:支援中东、牵制美军1958年7月1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军委召开紧及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议上宣布:“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中东,最近那里很热闹,搞得我们远东也不太平;人家唱大戏我们不能只做看客,政治局做出了一个决定─炮打金门!”毛泽东表示,中国民众上街游行示威是在道义上和政治上支援“中东人民反侵略”,但光是道义支援不够,必须有实际行动,攻打金门马祖地区,牵制美军在远东的兵力。华府情报部门的分析美国华府情报部门在炮战开打后两个月的10月28日研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无取得外岛的坚决目的。研判其动机:1.试探美国。2.分化台美。3.贬损中华民国(台湾)和美国的声威。4.突显中华人民共和国力量。5.防止出现两个中国(如东西德和朝鲜半岛的分裂)。6.打击中华民国(台湾)民心士气。综合中国内政与国际情势分析台湾作家朱和之从当时的国际情势和中国国内政治情势综合分析金门炮战的发生原因。1956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提出《秘密报告》,揭露许多斯大林的不当行为,全盘否定了斯大林,引起共产世界波动。当时赫鲁晓夫欲推动与西方阵营和解,因此借由打破斯大林神话,以调整其路线。中国立即表态反对赫鲁晓夫的说法,中苏两国关系出现裂痕,毛泽东遂借由炮击金门阻止苏联和西方的和解。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记录毛泽东对他说,赫鲁晓夫要和美国拉近关系,中国就炮击金门,“美国最好插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个一两千万人。看你赫鲁晓夫怎么说。”李志绥认为毛泽东不但不想进攻台湾,即使金门和马祖也并不想以武力占取,对毛来说,金门炮战只是一场表演,一场赌博,一场游戏。不过根据同样在毛泽东什么工作过的林克、徐涛、吴旭君等人的看法,李志绥和毛泽东的接触很有限,根本不会知道关于这方面的资料,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出于他的个人的和一些其他的目的,故他的说法很不可信。此外中国内政的情势变化也是毛泽东炮击金门的原因之一。由于第一个五年计划成效斐然,毛泽东提出的农业集体化生产却成效不彰,中国共产党内部倾向采取计划经济,毛泽东因此担忧自己在党内的地位,以及刘少奇等人的挑战,于是他先后发动双百运动和反右运动,在政治活动中重新确立了他的权力地位。随后又开始推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台湾作家杨照分析,毛泽东误以为大跃进粮食增产大成功,“要找个方式发泄他自己的狂妄情绪。”同时把台湾根金门拉得更近,并测试美国政府的反应。朱和之综合分析道,中华人民共和国若想占领金门,必不会采用全岛滥射的战术,而会有海空军和两栖部队的协同作战。金门炮战的打法毫无战术或战略上的章法可言,只是一种炫耀性的火力展示。“毛泽东炮击金门,是出于对苏联的反感、对美国的试探、对中国内部士气的凝聚,也是大跃进最高潮时狂妄心态的发泄。”。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Ross Terrill)认为,毛泽东在推动大跃进此一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社会实验之同时炮击金门,符合他一贯“视斗争为拯救之道”的作风,毛泽东并不真的想打一场战争,但外部危机能够为大跃进浇油点火,便于动员。当时毛泽东推动全民皆兵,而他说台湾打炮,民兵才能这么快组织起来。过程金门八二三炮战之前的炮战在金门八二三炮战之前,双方进行了不少炮战,其中以九三炮战为最大。1954年9月3日下午1时50分,厦门方面向金门方面发动了突然炮击,对金门方面造成损失,这场炮战一直持续到9月22日。金门八二三炮战爆发与发展1958 年8月23日下午6时3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开始猛烈炮击金门,两小时内落弹达四万余发,是日落弹数更达五万七千余发,重点集中指挥所、观测所、交通中心、要点工事及炮兵阵地。由于当时正值晚餐时间,突发炮火造成死伤440余人,金门防卫司令部三位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当场死亡,吉星文重伤,于稍后因伤重不治。金防部司令胡琏、参谋长刘明奎与在金门视察的中华民国国防部部长俞大维均负伤。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出警告,如图谋夺取金门、马祖,美将视为威胁和平。第二天,解放军持续对国军在金门的滩头阵地、料罗湾码头、金门尚义军机场及炮兵阵地集中火力攻击。国军则针对攻击机场与码头的解放军炮兵阵地展开反击。而后解放军炮火稍有减少,直至9月7日-18日再恢复攻势。解放军的主要目标指向水头码头,企图阻止中华民国的海空运补工作,以达到封锁金门的目的。8月24日解放军军鱼雷艇于料罗湾击沉军租商船“台生”号(民生公司所有之战车登陆舰),并重创“中海”号战车登陆舰(LST201)。“台生”号上至少有200人阵亡。中海号阵亡 8人、受伤12人。解放军军东海舰队鱼雷艇六支队一大队175号鱼雷艇被击沉。炮战发生之后,为了回应解放军的猛烈攻击,美国国防部在8月24日将第七舰队布防于台湾海峡,此后第七舰队协助中华民国海军补给金门,并且与中华民国空军、中华民国海军陆战队、中华民国陆军举行一连串防空两栖作战联合演习,并派驻F-100战斗机及胜利女神导弹营至台湾,同时也成立作战指挥中心。8月25日以后,国军企图维持金门的海上补给,利用夜晚运补。而解放军则以舰艇与岸轰,企图维持封锁。9月1日,由马公启航准备运补金门的中华民国海军巡逻舰沱江号,在9 月2日与解放军在料罗湾发生遭遇战,史称料罗湾海战,沱江号在此役遭到重创,但仍成功达成运补任务。9月8日,解放军持续向金门群岛射击53300余发,其重点指向金门新头码头,途中解放军海岸炮兵第150连的炮火击中正在卸货中的美乐号中型登陆舰(LSM242),官兵死伤11人,登陆舰则中弹引爆船运军火烧毁 。炮兵于下午一时三十分开始还击,共发射10,100余发,迄六时三十分,解放军受压制而停止射击。9月15日,在华沙举行的中美大使级会谈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王炳南提出要求蒋撤出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承诺一定时期内不进攻台湾,王炳南要求“中国政府声明,直接威胁厦门、福州两海口的,为国民党军队所占据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必须收复。如果国民党军队愿意主动地从这些岛屿撤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不予追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求台湾方面撤出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的要求下,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以美国政府名义表示美国政府曾以金门岛群、马祖列岛并不在《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的防御义务之中因而要求中华民国当局放弃金门,并允诺提供当时美国陆军5个师的标准装备作为补偿并提供运输工具供金马地区军民后撤。但此要求被蒋中正所拒绝。美国遂通过第三国表示可能在保卫台湾外岛的战役中使用战术核武,美国同时支援国军重装备。苏联共产党总书记赫鲁晓夫警告北京不可触发美苏核武对抗。美援台八吋炮9月中旬,美军支援国军六辆203公厘口径的M55自行火炮,俗称八吋炮,由国军陆军第1军炮兵607营接用,在台湾实行一周的熟悉训练后,分两梯次自左营军港由国军海军美字号运输舰运到澎湖。9月18日和21日,国军启动“轰雷计划”,由美军和国军合作运送八吋炮前往金门。为分散风险,仍分两梯次进行,每次由三艘国军海军通用登陆艇(LCU)各装载一辆M55,LCU又停置于美军一万吨级船坞舰(LSD)中,在国军军舰护航下驶往金门。美军船坞舰在离金门3浬处停泊,三艘登陆艇接着航向金门,在炮火中抢滩上陆。9月26日,第一批三辆M55首次投入战斗,摧毁围头地区炮阵地,下午四点,围头近海岸边的阵地火炮后撤,M55以火力追击。9月29日第二批三辆 M55投入战斗,主要攻击大嶝及莲河炮阵地和工事。9月27日国军炮兵607营第三梯次抢滩成功,金门增加6门M2牵引式八吋榴弹炮,至此金门国军共有 12门八吋长程重炮。对于国军八吋炮的战果,国共双方有不同的记载。在台湾方面,当时俞大维得到战报,称国军观测和射击准确,围头解放军炮位工事散飞火炮破碎,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八吋炮一个多小时的射击中,彻底歼灭解放军40几处目标。中华民国和国军因此士气大振。金防部司令胡琏也记录:“只是一百多发的奇袭射击,眼看到敌岸上炮毁人亡、烟幕冲天。我军官兵久处敌人弹幕压抑,至此欢声雷动。”当代台湾军史作家分析,12门八吋炮到位后,国军取得火力上的优势,其影响所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在炮战上转为劣势,无法再以炮战封锁金门或削弱其防守态势。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考虑到在政治上已有收获,又不愿冲突升高引发美苏势力直接投入战场,乃至使战火延伸到华南地区,因此接连宣布“停火一周”、“停火两周”、“单打双不打”,降低冲突能量。在大陆方面,报告文学作家沈卫平提出,他查阅大量当时厦门前线的作战文书、电报往来、情报分析、战斗简报和总结,对金门使用203榴炮情况只有个别资料提到寥寥一二笔,重视程度远逊对待台湾部署“屠牛士”地地导弹和“响尾蛇”空空导弹,以及美国航空母舰特混舰队。9月16日之后,解放军厦门前线的炮兵火力从未减弱。9月26日之后的战斗损失统计,也未见有大幅度增加的情况。同时他访问参战士兵与民兵,受访者多表示大陆方面的炮工事相当坚固,加之 203榴炮的命中率很有限,同时金门方面为避免曝露203榴炮位置而未频繁使用。沈卫平总结道,“203榴炮的抵达,无疑增强了金门的防务,但并未改变火力方面大陆强金门弱的总体态势;该型巨炮肯定给大陆制造过麻烦,但麻烦则肯定不像台湾所讲的那样邪乎。” 国际反应和“两个中国方案”金门炮战开打后,国际间和美国内部的舆论因为担心区域冲突升高为大战,多反对中华民国坚守大小金门和马祖等外岛,也反对美军介入。9月11日,英国外相塞尔文·劳埃表示,美国协防外岛乃至使用战术性核武显然会有连锁反应的危险,而中华民国自外岛撤军则可加强其国际地位。9月29日,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称美国须防卫台湾,但必须摆脱外岛。新西兰总理 Walter Naoh建议台湾自外岛撤军,而由国际间保证其地位,成为一个独立而中立的国家。10月1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表示中华民国将众多部队布防在金门不是好办法,但国军不能在敌军压境的状况下撤退。10月21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飞抵台北与蒋中正会面,杜勒斯表示要突破大陆的炮轰封锁必须动用核子武器,蒋中正最初表示或许可以考虑使用战术性核子武器,但当得知必须动用相当于广岛威力的核弹时,便表示不愿因为使用核子武器以引起世界大战或将美军卷进大规模冲突。杜勒斯指出美军支援金门在政治上的困难与限度,并向蒋中正提出若干条件,暗示台北当局接受“两个中国”的解决方案。杜勒斯离开后,蒋中正和其子蒋经国会商,决定与北京接触、降温。蒋氏父子秘密派人传话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说,如果大陆持续炮击,台湾不得不自外岛撤军,中国就有分裂之虞。美国学者陶涵认为蒋中正和毛泽东都把金门当成台湾与大陆连系的枢纽,在这点上双方默契一致。冲突降温10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宣布,“基于人道立场,对金门停止炮击七天”。10月13日再宣布停火 2周。惟至10月20日下午,解放军称因美方军舰参加对台湾运补船团护航,宣布停火无效,并于当日下午四时开始,恢复炮击,迄黄昏时止,共射击 11,500余发,国军炮兵亦于下午五时集中七个营之火力,予以反击。10月25日后解放军放弃强攻,双方炮兵在此时仍持续炮击作战。随后解放军方面宣布采行“单打双停(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的方针持续炮击,隔年1月八日至十五日,一连五天均无战事,十五日,解放军突又作零星扰乱性射击。自此以后,每逢单日,则仅有小规模之射击,或发射宣传弹,国军亦常利用单日对大陆进行零星射击,或发射宣传弹,至于大规模之炮战,则从未再发生。之后的炮战与单打双不打金门炮战之后二年(196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又发动较小规模的六一七炮战、六一九炮战,尔后采“单打双不打”方式陆续鸣炮,直至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建交为止。至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声称金门炮战为一场不求杀伤和占领,而是政治意义高于军事意义的战争。炮战正式结束1979 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徐向前发表了《停止炮击大、小金门等岛屿的声明》,历时21年的金门炮击,正式划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