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之战

1860年(清咸丰十年)9月至1861年9月,在太平天国运动中,太平军为保卫安徽安庆与湘军展开的一场战略性决战。
思想者蹲着 2013-10-27

安庆自1853年6月为太平军占领后,是仅次于天京(今南京)的政治、军事中心。1858年5月九江失陷后,又成为天京上游唯一的重要屏障,一旦有失,湘 军便可直窥天京。1860年夏,正当太平军二破清军江南大营和东征苏州、常州之际,湘军统帅曾国藩和湖北巡抚胡林翼统率湘、鄂军水陆师5万余,自湖北大举 入皖,连陷太湖、潜山、石牌(今怀宁),直逼安庆。道员曾国荃率湘军陆师万余人相继进扎安庆北面的集贤关,与提督杨载福部湘军水师4000余人担任围城任 务;副都统多隆阿、按察使李续宜率湘鄂军2万人驻扎桐城西南挂车河、青草塥,阻击太平军援军。6月20日,杨载福水师攻陷安庆东路要地枞阳镇(今枞阳 县),安庆被合围。是年秋,曾国荃督军在安庆城外掘长壕两道,前壕围城,后壕拒援。时安庆由受天安叶芸来、谢天义张朝爵率2万余人驻守。太平军二破清军江 南大营后,天王洪秀全等决定俟东征苏、常胜利,即沿长江上取湖北,迫使湘军回撤以解安庆之.围。9月下旬,洪秀全从江、浙战场调集兵力,分五路由大江南北 并进,其部署为:英王陈玉成率军从长江北岸西进,经皖北入鄂东;忠王李秀成率军从长江南岸西进,经皖南、江西入鄂东南;辅王杨辅清、定南主将黄文金率军沿 长江南岸趋赣北;侍王李世贤率军经皖南入赣东;右军主将刘官芳率军攻祁门曾国藩大营。五路中,陈玉成、李秀成为主力,取钳形攻势,预定于次年春会师武汉, 以调动围攻安庆之敌。其他三路主要是牵制皖南和江西湘军,并伺机歼敌。11月下旬,陈玉成联合捻军龚得树等部共约10万余人,沿江北进至桐城西南挂车河一带。时安庆外围湘鄂军不足4万人,陈玉成于12月上旬试图直接救援安 庆,为多隆阿、李续宜所阻。1861年1月,陈玉成又分兵攻枞阳,欲打破敌合围,也未成功。3月初,陈玉成率部西进,入鄂东,3月22日在黄州会见英国参 赞巴夏礼,轻信其不要进攻武汉的“劝告”,停止向武汉进军,转而进攻鄂北。4月下旬,陈玉成鉴于安庆被围日紧,又不见李秀成部如期入鄂,遂率主力离鄂回 皖。李秀成对攻鄂不甚积极,所部经皖南入浙江,迟至1861年2月中旬才西进江西,6月上旬攻鄂东南,至中旬前锋迫近武汉。但得知陈五成部已回师东援安 庆,便停止进军,7月上旬率所部撤出湖北,折入赣西北。1861年4月下旬,陈玉成弃鄂回皖,经宿松、石牌,于4月27日进至集贤关,逼近围安庆城的湘军 曾国荃部,旋又分军扎营于城东北的菱湖,与城内守军相呼应。与此同时,天京当局鉴于“合取湖北”以救安庆的计划未能实现,决定派干王洪仁歼、章王林绍璋率 兵直接援安庆,定南主将黄文金在进军赣北失利后,也率部自芜湖西援。5月1日,洪仁玕,林绍璋及前军主将吴如孝率军2万余人进至桐城新安渡、横山铺、练潭 一带,连营30余里,谋与陈玉成部会师,共解安庆之围。两江总督、钦差大臣曾国藩闻太平军数路齐救安庆,急调湘军总兵鲍超部6000人自江西景德镇赴援。 坐镇太湖指挥安庆战局的胡林翼也调总兵成大吉部5000人往援,并提出“南迟北速”,先打洪仁歼、林绍璋,后对付陈玉成的作战方案。月初开始,太平军与湘 军在安庆外围展开激战。2日,多隆阿督兵万人进攻洪仁歼、林绍璋等,太平军败退桐城。6日,黄文金合林绍璋等督军3万进攻新安渡、挂车河,亦为多隆阿所 败,退守桐城孔城镇。此时,陈玉成得知援兵将至集贤关,便留靖东主将刘仓琳等率4000精兵守卫赤岗岭各营,自带五六千人于19日赴桐城,会晤洪仁歼等, 再谋解围之策。24日,陈玉成合洪仁玕、林绍璋、黄文金等部2万余人分三路进攻挂车河,又为多隆阿所败,伤亡较大,又退回桐城。驻守赤岗岭各垒的太平罕孤 立无援,6月9日被鲍超部击败,刘跑琳及所部全部阵亡。7月8日,菱湖太平军营垒亦被曾国荃攻破,守军退入安庆城。此次救援又告失败,战局更加被动。安庆 太平军被围年余,粮弹将绝,出城降敌者日众,形势极为危急。下旬,正在皖南的杨辅清应陈五成之约,渡江西援安庆。8月6日抵太湖,7日东进至挂车河之南, 与驻桐城的林绍璋、吴如孝、黄文金部合攻挂车河多隆阿部失利,退至桐城。21日至24日,陈玉成、杨辅清率四五万人陆续进入集贤关内,扎营40余座,城内 守军亦列阵于西门一带。25日至28日,太平军十余路猛攻湘军后壕,前仆后继,轮番冲锋十余次,均为湘军凶猛火力所阻,损失甚重。28日至9月2日,太平 军又连连进袭,亦未得手。时城中粮尽弹绝,湘军乘势猛攻。5日凌晨,湘军于北城轰塌城墙,蜂拥登城,攻入城内,滥肆屠杀。叶芸来及平西主将吴定彩与万余守 军全部殉难,安庆陷落。点评:此战,太平军先后投入数十万兵力,最终归于失败,从战略上看,太平军为一城得失所左右,被迫同敌人进行战略决战,在战略上始终处于被动地位;同时, 作战指导上亦缺乏坚定果断的决心和集中统一的指挥,且急躁盲动,终至城陷军覆,天京西线屏障遂失,战局随之恶化。湘军则以建瓴之势,乘胜东下,直逼天京, 对整个战局影响极大。